搜狐首页 财经 宫主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乐天和三星,亚洲传统企业模式到底怎么了?

今天的乐天算是摊上事儿了!三星掌门人李在镕因为“干政门”被抓,这是继韩进海运集团之后,又一个韩国大企业遭到重大打击。几乎与此同时,昔日日本企业的代表东芝也在破产边缘挣扎。这一切似乎都在证明,建立在亚洲文化基础上传承了几百年的传统东亚企业模式已经彻底完了!

深陷“市侩谣传门”的乐天会长

一、传统亚洲企业是怎么起来的?

1、第一代创始人的杰出努力。从松下幸之助、稻盛和夫、李秉喆到盛田昭夫,传统亚洲企业无不经历了第一代创始人的个人艰苦卓绝努力和财富积累。所谓经营之父,说白了第一桶金是“攒”出来的。

2、初创阶段的宏观历史洪流机遇。有了第一桶金,日本大企业赶上了冷战、朝鲜战争和美国的亚太支持;韩国等东亚四小龙赶上了出口导向和进口替代好时机;香港大企业赶上了改革开放前中国大陆对外桥头堡的机遇;很多大陆传统企业则搭上了改革开往这班三十多年的快车。

3、政治依附性。既然赶上了历史机遇,传统亚洲大企业与国家的命运就不可分割,自然也割不断政治势力的联系。三星就是个典型的例子,政治和企业形成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利益共同体。

三菱重工成为二战国家机器爪牙

4、国家意志与使命。当传统亚洲企业与政治结合,就必然带来了国家命运共同体的战略使命,某种意义上赢利能力已经是次要,不计成本完成国家和政治意志与使命成为战略重点。日本、韩国、中国甚至东南亚的一些国家如新加坡淡马锡无不如此!

5、家长意识、家族等级式管理与大量关联企业抱团取暖。因为创始人至高无上的权威和世袭传承的家族管理模式,传统东亚企业从日常管理到重大决策无不体现了家长意识和等级意识,还衍生了大量产业链上下游以及资本集团的联姻与抱团取暖。

6、无所不为的超级无敌多元化。因为政治依附性、市场经济的不完善、政治和政策的动荡多变,传统亚洲企业体现出政治资源获取的“向日葵”属性,很多大企业都成为巨无霸的多元化产业集团,与西方有所为有所不为的专注型企业形成鲜明对比。这是传统亚洲企业和资本的必然选择,也是逐利与避险的自然结合。

三星几乎啥都干!

二、“富不过三代”思维到头了!

对传统亚洲企业来说,“富不过三代”并不是指企业里出了个败家子把企业败光了,而是个政治经济学概念。既然过去依附了政治势力,一旦政治势力像朴槿惠一样失了势,从本质上原有的政治根基就被连根拔起,政治风向180度转弯,过去政治给予的倾斜资源也可能一旦化为乌有。三星事件让这种“富不过三代”的传统思维给大批亚洲企业敲响了警钟,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轻轻的政治资源来了,呼啸着政治资源倒掉,卷走了所有本钱,就是这么残酷!万达集团的王健林为什么能说出“亲近政府、远离政治”的话也一定是历史的看到了亚洲传统企业中既需要借助宏观机遇又要借鉴避免过度依附政治的发展历程作出的判断,这才能让万达走了这么远!王石那从来不行贿的承诺某种程度上也成就了万科的今天!传统亚洲企业的这种情况与欧美企业形成了鲜明对比,德国家族企业有所为有所不为的专注精神和尽量与政治力量保持距离的独立自主创新理念造就了大批基业长青的德国传统企业。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