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法医秦明

手机搜狐

SOHU.COM

影帝,票房数十亿,公司一直亏,他有着怎样正反面

红刊财经作者赵康杰

在《逃学威龙1》片头,有这样一出对白。周星驰饰演的飞虎队队长周星星(营救人质演习)潇洒地向Sir敬礼:“报告,任务已经顺利完成。”Sir:“周星星,你的手下呢?全都死了。我们要的是指挥官和团队合作,不是独行侠,不是Rambo(《第一滴血》续集的名称)。”周星星:“报告,人质已经顺利获救。”Sir:“拯救行动只是这次考试的其中一个项目,最重要的是你部下的安全和你的领导能力,但是我一点也看不到。”

在今年春节上映的《西游伏妖篇》中,周星驰饰演的孙悟空也留下这样一句金句:“这个世界,不是朋友,就是敌人。”

不只这些电影,在周星驰主演或导演的许多热卖影片中,有一条从未改变,即主角们总是在透过纷繁的世界看到一个真正的自己,而这个自己一定是独行侠。

这些主角正是周星驰的影子。他收获过比周润发、成龙只多不少的票房纪录,可身边的朋友却纷纷弃他而去;他演绎了众多经典,而且他导的一些新作更胜从前,他却说自己江郎才尽。

更“离谱”的是,他从日进斗金的票房分成中拿着数以亿计的回报,他旗下的公司却常常深陷亏损当中。

周星驰究竟有怎样的A面和B面?

贫民窟的孩子

1957年,一个名叫凌宝儿的姑娘背井离乡,只身从广东渡江,前往香港谋生。初来香港,又举目无亲,凌宝儿连找工作都需要找人担保。迫于无奈,她嫁给了九龙贫民周驿尚,于1962年诞下家中唯一的男孩周星驰。凌宝儿对儿子万般疼爱,热望他成才。她引用《滕王阁序》的“雄州雾列,俊采星驰”给儿子取名“周星驰”。

母亲的渴望在现实面前显得异常脆弱。一家几口困于蜗居,最难的时候一家五口全部挤在一间木板房里,睡的是“上下铺”的架子床,偶尔吃顿豉油捞饭,都觉得是天下美味。

那样一个贫寒的家庭,本该全家同心、相偎取暖。可周星驰最早记住的事不是家中温情,而是父亲的背叛。有一次他和妈妈看电影,他在漆黑的剧院里认出了前排座位里的父亲,父亲的身边坐着一名女子……四年之后,父亲周驿尚离开了家。

没有父亲的支撑,周家更加困顿。妈妈勉强让三个子女果腹,还是童蒙的周星驰却有了超过他年龄的思考。他常看着窗外发呆:三餐不饱,终日劳碌的街上人流,哪一个会是将来的自己?

9岁那年,周星驰看了风靡街巷的《唐山大兄》,他找到了未来的自己:“我要成为李小龙那样的功夫明星。”

母亲更希望他能学业有成,但他也只上到中学。彼时,周星驰与梁朝伟相识,两人相约一同报考TVB演艺训练班。梁朝伟一考过关,周星驰考了两年才得进入造星无数的TVB演艺训练班。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