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贴身校花2

手机搜狐

SOHU.COM

“一国方案”难解巴以困局

美国总统特朗普15日在会见到访的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后表示,只要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双方愿意,他对以“一国方案”还是“两国方案”实现以巴和平均表示支持。这一表态颠覆了美国在巴以问题上一贯坚持的“两国方案”立场。

分析人士普遍认为,虽然目前巴以和谈止步不前、“两国方案”举步维艰,但巴以重新实施“一国方案”仍难度大,难解巴以困局。

2002年6月,美国总统布什宣布了中东和平新计划,内容包括:在巴更换领导人、建立新的政治体制并与邻国达成新的安全保证条件下,支持巴建立一个临时性国家;巴以双方通过谈判解决边界及其他有关主权问题后,再建立一个与以共处的正式国家;以应结束对巴领土的占领,停止修建犹太定居点。

目前,在建立独立国家道路上,巴勒斯坦已经有所收获,被世界上100多个国家承认,加入了包括联合国在内的多个国际组织。拥有一个独立的国家已经在巴勒斯坦深入人心,也得到了阿拉伯国家的普遍认同。在此基础上,若想从两国“变轨”为一国,将巴以关系推倒重来,无异于一场大地震。

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研究员、国际关系研究室主任王林聪也认为,“一国方案”目前非但不可能实施,反而可能给中东和平进程特别是巴以问题的解决带来巨大挑战,使美国同阿拉伯国家的关系更加紧张。

分析人士同时认为,这一方案恐怕难以得到巴以双方支持。实施“一国方案”将让巴勒斯坦人建立独立国家的梦想破灭,势必遭到巴勒斯坦人的坚决反对。对于特朗普在巴以问题上态度的巨大转变,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16日发布声明,坚称不放弃“两国方案”。

对以色列来说,如果巴以组建一个国家,那么以色列政府多年来致力于建立一个犹太人占多数的国家的梦想也可能会破灭。目前,巴以地区阿拉伯人和犹太人人数基本持平,但是因为高生育率,阿拉伯人数可能会迅速领先,以色列不仅将失去国家的犹太属性,而且在民主选举制度下,也难以保持犹太人对于政权的控制。

于美国方面来说,打着“美国优先”旗号上台的特朗普,把解决国内经济问题作为头等大事,对中东事务多次有抽身的表示。那么,特朗普能够拿出多少精力去关注和推动巴以问题?更何况要在巴以地区从零开始推动一个全新的“一国方案”?这势必需要付出百倍努力。对于被国内众多事务缠身的特朗普政府来说,恐怕有心无力、分身乏术。

对此,北京外国语大学阿拉伯学院教授薛庆国指出,当下特朗普正被国内众多事务困扰。特朗普外交方面经验尚少,并未全盘考虑实施“一国方案”的严重性,尚难在巴以问题上取得较大的进展。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