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科技 欢乐颂2

手机搜狐

SOHU.COM

内容消费升级在即,资讯APP何去何从?

文|波波夫

克里斯·安德森曾断言,凭借一种把货物和服务的成本压低到零的新型卓越能力,免费将是未来商业的主流。但讽刺的是,克里斯·安德森的两部全球畅销书《长尾理论》和《免费》均不是免费。

恰恰相反,知识正在变得越来越昂贵,过去100年多,美国四年制大学学费从150美元增长到4万多美元,涨了300多倍;在中国,不过一年时间,从分答、得到,甚至连微博、微信等社交网络,都争相恐后地推出知识明星的付费阅读,从市场反应看,人们对优质内容仍有很强的购买意愿。

内容付费火热的背后,不仅仅是粉丝对IP热爱的经济兑付,更揭示了一股潜在未能满足的内容需求。

1、知识付费兴起,内容消费升级的前兆

消费升级并不陌生:投资银行普遍将之视为未来二十年的中国投资主线,就连政府部门也认为是提振中国经济的主要突破点。

《2016 麦肯锡中国消费者调研报告》称,「中国消费者群体正在成为一股影响世界的力量。」随着消费者越来越成熟,越来越挑剔,普遍性的市场增长时代逐渐走向尽头。消费形态正从购买产品到购买服务,从大众产品到高端商品转变。

内容产业正是中国人「购买服务」的主场:2015 年电影院线票房收入飙升50%;2016年,中国最大的网络文学平台——阅文集团向旗下作家共计发放稿酬近10亿元,年收入过百万的作者人数已超百人。

付费墙的崛起正是消费升级在内容产业崛起的标志性事件。设立付费关卡最大价值在于,把优质内容从一般内容中清晰地圈出来,帮助用户进行内容的优劣识别。

过去看「知音」、如今看「快手」的人群依然庞大,因此,草根信息流依然拥有巨大市场。但是看外刊、看纪录片的人群也不在少数。好在流量的价值并不完全建立在数量基础之上,更关键的还得看质量。

窄众优质信息流往往比大众草根信息流拥有更高的商业价值,这一点在传统媒体的广告市场上早已得到印证。特别是考虑到中国逐步从中等收入国家迈向高收入国家时,大众草根信息流势必将会分化为更多窄众优质信息流。

瑞士信贷银行在2016年10月发布的《全球财富报告》,把个人财富在2.8万到28万美元的中国人列入中产阶级,达到这一标准的有将近1亿人。他们正是内容付费的主力军。

2、小流量与大流量

基于对内容消费升级这一主线的把握,再来看付费产品与免费平台之间的关系。

一如大V和平台之间的相互赋能,现阶段,付费产品还需要依靠免费平台的孵化和抚养。很难想象,一个脱离知乎平台的值乎,从哪里去筹集义演的粉丝和出台的大V?脱离「得到」的专栏作家们,是否还能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收获过亿的订阅费?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