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手机搜狐
SOHU.COM

【重磅】2016中国财富管理报告

华夏信财财富管理
2017-02-17
+关注

导读

投中信息联合敦煌财富共同发布《2016年中国财富管理行业研究报告》。本报告包括财富管理行业发展概述、私人银行现状、财富管理机构发展状况等。

1财富管理行业发展概述

在投中研究院发布的《2015年中国财富管理行业研究报告》中,回顾了我国财富管理行业的发展历程,将财富管理行业发展阶段划为潜伏期、萌芽期和生长期3个时期,并分析了不同时期的发展特点,对2016年以前我国财富管理行业的发展情况做了全面梳理和系统总结。本文在此基础上,探讨2016年我国财富管理行业出现的新趋势和新变化。

1.1财富管理与资产管理差异

在分析财富管理行业发展状况之前,需要对“财富管理”和“资产管理”这两个易混淆的概念进行区分。

从概念上看,在《2015年中国财富管理行业研究报告》中将财富管理的含义概括为“以客户为中心设计出一套全面的财务规划,通过向客户提供现金、信用、保险、投资组合等一系列的金融服务,将客户的资产、负债、流动性进行管理,以满足客户不同阶段的财务需求,帮助客户达到降低风险、实现财富增值的目的”的金融服务;而资产管理是由资产管理人根据资产管理合同约定的方式、条件、要求及限制,对客户资产进行经营运作,为客户提供证券、基金及其他金融产品。

展开剩余94%

由此可见财富管理为客户提供的不是金融产品,而是以客户需求为中心,为客户提供以金融产品为工具的理财服务。财富管理与资产管理的区别主要表现在以下几方面:

投中研究院整理,2017.01

1.2国内财富管理市场发展现状

我国财富管理行业起步较晚,目前国内财富管理业务还处在相对初级的发展阶段。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M2(货币和准货币)总量155万亿元,较2011年的85万亿元增长82.4%,虽然近5年M2增长速度呈缓慢下降趋势,但增长率维持11%以上,投中研究院预测,2020年我国居民可支配收入总量将超过200万亿元,而目前财富管理规模远低于我国居民可支配收入总量,还有较大市场空间。

2016 年是中国财富管理行业发展历程中的一道分水岭,在经历了较长时间的“野蛮生长期”后,中国财富管理行业监管日益加强,2016 年被业内人士称为财富管理的“规范元年”。2016年4月15日,中国基金业协会发布《私募投资基金募集行为管理办法》(简称“私募新规”),并于2016年7月15日正式实施,规定“私募基金管理人委托未取得基金销售业务资格的机构募集私募基金的,中国基金业协会不予办理私募基金备案业务。”私募新规的出台旨在规范私募机构募集行为,短期可能会带来私募行业及财富管理行业的阵痛,但从长期来看监管趋严对于私募行业和财富管理行业规范发展是利好。

1.3国内财富管理市场发展趋势预测

中国财富管理行业处在快速发展阶段,基于当前国内财富管理行业发展现状的判断,投中研究院认为,未来可能出现以下发展趋势:

1.行业面临洗牌,优胜劣汰步伐加快

2016年出台的私募新规对于财富管理行业是一次大洗牌,随着监管的严格执行,从业人员无证、机构实力较弱、牌照不齐的财富管理机构都会受到一定冲击,甚至惨遭淘汰;对于实力较强、牌照齐全、规范运营的财富管理机构而言,由于整个市场规模并没有因为监管趋严而缩水,幸存的财富管理机构反而能获得更多的发展机会。

2.加速布局海外资产

2016年“资产荒”仍在延续,国内优质资产较少。随着美联储加息、人民币加入SDR(Special Drawing Right,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配置海外资产更加便利。目前我国居民海外资产配置比例较低,未来存在较大发展空间,个人投资者倾向借助有海外投资背景和经验的机构来实现海外资产配置。目前国内有一些财富管理公司已经开始着手海外资产布局,未来这一趋势还将在更大范围内延续。

3.财富管理与资产管理业务协同发展

目前国内规模较大的财富管理公司如诺亚财富、宜信财富、钜派投资等,采取的都是财富管理和资产管理混合的业务模式,将服务者角色和产品供应者角色相结合,未来可能会有更多财富管理机构积极向资产管理产业链上游拓展,推动财富管理与资产管理业务协同发展,完善自身产品线。

4.智能投顾

智能投顾是指利用大数据分析、量化金融模型以及智能化算法,并结合投资者的风险承受水平、财务状况、预期收益目标以及投资风格偏好等要求,为其提供多元化、自动化、个性化的智能理财服务。

随着居民可支配收入的增加,客户对金融理财产品的需求提高,同时互联网技术的发展,使得国内投资者对网络的接受程度越来越高。智能投顾较传统投资顾问的管理咨询费率更低,能降低雇佣投资顾问的人力成本;智能投顾“去人工化”的特点使得更多投资者有机会享受过去仅提供给少数客户的理财服务。虽然目前国内还不具备全面推广智能投顾的条件,但智能投顾未来可能在财富管理领域有更多的应用。

2全球财富分布

根据Credit Suisse Research Institute(瑞信研究院)发布的《Global Wealth Report 2016》(《2016年度全球财富报告》)报告显示,2016年全球财富总值为256万亿美元,增长率为1.4%,成年人人均财富约为5.28万美元,其中亚太地区家庭财富增长最为明显,增长率达8.3%,但中国和印度家庭财富都出现不同程度的负增长;北美地区家庭财富小幅增长2%;而欧洲、拉丁美洲、非洲地区受经济、政治等多方面因素影响,家庭财富较去年同期均有所减少,非洲地区减少幅度最大,增长率为-5%。

金融资产在全球财富中的占比首次出现下降趋势,自2008年以来,全球家庭财富增长主要来自于金融资产,但据2016年数据显示, 非金融资产2016年增长量为4.9万亿美元,在全球金融资产、非金融资产及债务总增长量中占比69.89%,可见非金融资产已成为全球家庭财富增长的首要因素。

美国

根据瑞信数据显示,美国近10年人均财富总体呈增长趋势,2016人均财富较2006年增长19%,其中金融资产比例高达72%,人均债务为5.68万美元。

美国是全球财富前1%持有者最多的国家,全球有接近41%的百万富翁来自美国,个人财富在5000万美元以上的人数是中国的六倍。

日本

根据瑞信数据显示,因日元贬值,用日元来计量,日本人均财富较2015年增长1%,在全球排名再次到达第二的位置,但长期趋势不容乐观。日本在2000年人均财富是19.19万美元,2016年用美元计量增长了20%,用日元计量则只增长了7%。

日本金融资产和房地产价格的增长都不稳定,金融资产在家庭总财富中占比60%,债务占比有所下降,和国际水平持平,为14%。

日本与其他国家相比有更均衡的财富分配,基尼系数为0.63。年收入10万美元以上的人数比例是全球比例的7倍,同时日本也是前10%和前1%全球财富持有者人数第二多的国家,仅次于美国。

中国

根据瑞信数据显示,目前中国家庭财富全球排名第三,仅次于美国和日本。人均财富增长强劲,在2000到2016年间,中国人均财富从5670美元增长到22864美元。由于2015年房地产投资回报优于股票,2016年房产在非金融资产中的占比为53%,较2015年上升3%;人均债务为2100美元,总占比8%,近几年呈上升趋势。

印度

根据瑞信数据显示,如果按卢比来算,从2000年到2016年印度人均财富的增速保持在6%左右,若以美元计量,印度人均财富从2000年的2040美元增长到2007年的5100美元,在2008年下降了26%之后,又恢复到2010年的5100美元,但之后不断下降,2016年人均财富为3840美元,其中财产和其他实物资产占比高达86%;人均债务仅有376美元,占比9%。

从财富分配上看,96%的人持有财富低于10000美元,只有0.3%的人持有财富高于10万美元,贫富差距较大。

英国

根据瑞信数据显示,受公投脱欧的影响,英国汇率和股市都出现明显的下降,但若以英镑来计量,人均财富相较于2016年年初增长了6%。

英国人均财富中金融资产和非金融资产大致相等;债务不断上升,2016年人均债务是2008年的180%。2013年英国债务收入比为150%,如今已上升到170%,债务在总家庭财富中占比为15%。

英国超过一半的人(51.3%)财富在10万美元之上,有220万个百万美元富翁,占全球百万富翁的6.8%。

新加坡

根据瑞信数据显示,2012年以前,新加坡家庭财富增速较为强劲,但之后相对缓慢,若以美元计量,还有小幅下降,2016年新加坡人均财富为27.69万美,较2000年的人均财富11.28万美元增长1.45倍。

金融资产在总财富中占比为54%,和瑞士、英国相似,人均债务为5.48万美元,在总财富中占比17%。

在财富分配上,财富低于10000美元的人数仅占新加坡总人口的18%,财富超过10万美元的人数占比为全球的6倍,22.2万人属于前1%全球财富持有者。

3国内活跃财富管理机构发展状况

3.1国内财富管理发展格局

根据胡润研究院发布数据显示,中国千万资产人数超过130万,高净值人群在地域分布上集中在东部和南部地区, 2016年华东六省一市(山东、上海、浙江、江苏、安徽、福建、江西)千万资产人数合计为58.11万人,约占比43%;华北地区(北京、天津、河北、山西、内蒙古)千万资产人数略少于华东,为30.85万人,占比约为23%;华南地区(广东、广西、海南)千万资产人数为25.25万人,占比接近20%;中西部省份千万资产总人数占比最低,合计约15%。

胡润研究院,2017.01

2016年,全国千万资产人数排名第一的为广东省,千万资产人群达24万人;千万资产人数排名第二的为北京市,共23.8万人;千万资产人数排名第三是为上海市,达到20.5万人;千万资产人数排名第四的为浙江省,共16万人,4个地区千万资产人群合计为84.3万人,占全国千万资产总人数的63%。

目前国内从事财富管理业务的机构可分为银行、信托机构、公募及私募基金公司、保险机构及独立财富管理机构五类,其中信托机构、公募及私募基金公司和保险机构虽然掌握着一部分高净值用户,但所能提供的产品较为单一,难以拓展其他类型的产品线,国内较活跃的财富管理机构为私人银行和独立财富管理机构。

3.2私人银行

3.2.1发展状况

私人银行是针对高端个人客户量身定做的财富管理服务,是商业银行业务中最顶尖的部分,目前在国内尚处于起步阶段。2005年瑞士友邦银行在中国开业,这是中国出现的第一家私人银行。2007年,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在北京和上海创立了私人银行业务服务部,这是国内真正意义上的本土私人银行服务。随后招商银行、工商银行等分别展开了各自的私人银行业务。2011年8月28日,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发布《商业银行理财产品销售管理办法》,规定“私人银行客户是指金融净资产达到600万元及以上的商业银行客户”。各大银行在此基础上设定了更高的门槛标准,目前国内私人银行门槛有1000万元、800万元和600万元三档,其中建设银行和招商银行的私人银行门槛最高,为1000万元(各家银行私人银行门槛标准详见下表)。

投中研究院整理,2017.01

近年来除农、工、中、建、交五家大型商业银行外,各家中小商业银行也在积极布局私人银行业务。相较于中小商业银行,大型商业银行客户基础更加广泛,品牌认知度更高,同时在人才储备、资产布局能力、内外部资源整合等方面有较大优势,而中小商业银行在以上方面都处于劣势,但自身体量小,在策略调整上更加灵活,目前大多数中小银行的私人银行业务仍处于试探阶段。

由于各银行2016年年报尚未发布,投中研究院从各银行2015年年报中整理了私人银行业务相关数据,从下表可看出,大型商业银行在私人银行客户总量和管理资产规模上总体超过中小型商业银行,但中小型商业银行增速较快,招商银行在这项指标上增长率均位居首位,光大银行私人银行客户总数和管理资产规模增长率均超过30%,浦发银行和平安银行管理资产规模增长率超过30%,中小型商业银行在私人银行业务上还有较大发展潜力。

投中研究院整理,2017.01

3.2.3存在问题

1.产品结构相对单一

尽管私人银行有大量优质的客户资源,但内部的理财产品非常单一,几乎没有配比高净值客户需要的PE、VC、海外资产、及结构化的复杂产品等最主流的产品。

由于银行不能直接参与资产管理,目前国内私人银行业务,大多只停留在销售理财产品的阶段,未能真正实现资产的有效配置和保值增值。受制于国内监管层对银行混业经营的限制,目前私人银行能为客户提供的自主开发产品有限,影响了业务和产品的创新力度。国内部分私人银行希望通过寻求跟券商、基金、保险、信托、私募等方面合作来改变现状,却往往变成产品代销平台。

2.管理团队专业性欠缺

国外成熟的私人银行经过多年发展已经培育了一批具有专业知识丰富的顾问团队,而国内的私人银行业务起步较晚,至今不足10年,管理团队中缺乏经验丰富且具备投资理财、法律、税务等方面知识的复合型人才,难以满足客户财富保值增值的需求。

3.3独立财富管理机构

3.3.1发展状况

独立财富管理机构是指独立于其他金融机构(银行、保险公司、基金公司等)、不偏重任何一家金融产品供应商、只以客户需求为导向为其提供综合性财富管理服务的金融机构,有自身独立的风险控制和投资决策体系,在为客户推荐产品的时,不接受来自任何一方的胁迫或指示。独立财富管理机构的业务优势之一,就是它不隶属于任何所谓资产端,而可以根据自己的独立判断为客户提供解决方案及产品组合。

目前国内独立财富管理机构数量已达数千家,但整个财富管理市场相对分散,成立时间较长、规模较大的独立财富管理机构如诺亚财富、宜信财富、恒天财富、海银财富等占据较多市场份额,但行业中还没有占绝对主导地位的机构出现。

2016年,为进一步扩大市场份额,巩固行业地位,独立财富管理机构在激烈的市场竞争和国内“资产荒”的双重压力下,纷纷把视线转向海外,开拓新的市场。

由于过去人民币海外投资不便利,高净值人群海外资产配置比例较低,2014年起全球经济分化,美元回归强势,全球主要货币大幅贬值;2015年8月11日人民币汇改后,人民币对美元波动较大且呈现阶段性贬值趋势;进入2016年以后,一方面人民币于12月1日加入SDR(Special Drawing Right,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配置海外资产更加便利;另一方面美元进入加息周期,12月14日美联储上调短期基准利率,并预期2017年将较之前预期更快加息,人民币承受着一定的贬值压力,为满足客户收益要求,近年来财富管理机构纷纷加大了全球资产布局力度。

例如宜信财富在香港、新加坡、欧洲等地设立办公室,并于2016年1月成立“宜信财富全球资产配置委员会”,涉及领域包括全球范围的私募股权、对冲基金、资本市场、家族办公室、固定收益、资产证券化、移民、海外房地产等方面;敦煌财富在美国和英国设置服务点,打造无缝的投资服务站,其中家族信托业务设立在信托法最健全的英国根西岛。投中研究院根据公开数据整理后发现,2016年中国有超过半数的高净值人群的全球资产配置比例低于10%,另有近三成的高净值人群未配置任何海外资产,未来高净值人群配置海外资产还存在较大提升空间。

相较于国内资产配置而言,海外市场尤其是欧美市场发展相对成熟,高净值人群在配置海外资产时更加关注长期投资趋势,因此财富管理机构海外资产投向主要为地产、私募股权基金及债券等。目前北美和中国香港是财富管理机构全球资产配置的首选地区,美国在主要发达国家中经济发展相对稳定,通缩压力较小,而中国香港税率较低,经济环境相对开放自由。

3.3.2存在问题

虽然独立财富管理机构能抓住高净值人群理财的需求缺口,迅速做大规模,但仍面临不少挑战。

1.团队稳定性不足

目前国内财富管理市场中玩家众多,竞争日益激烈,获取客户的成本越来越高。理财师在掌握一定客户资源之后,便自立门户。在独立财富管理机构中,理财师的服务质量决定着机构的品牌知名度,较高员工流失率对机构长远发展不利。

2.增值服务有限

目前独立财富管理机构为客户提供的主要是综合理财规划服务,仅少数独立财富管理机构能为客户提供健康医疗、法律咨询、高端商旅、税务咨询等服务,在市场竞争日益加剧的情况下,增值服务的种类和质量也将成为客户选择独立财富管理机构的重要标准之一。

3.4互联网财富管理机构

互联网财富管理机构是近年来兴起的财富管理行业新玩家,包含在独立财富管理机构范围内,但不同于传统第三方独立财富管理机构,故将其分列出来单独讨论。

3.4.1.发展状况

财富管理目前是以销售和理财产品为主导的,用户体验不够好,同时国内缺乏足够丰富的理财产品,理财师不能为客户实现多元化的资产配置方案。互联网财富管理本质是传统财富管理互联网化,将各类理财产品借助互联网平台实现新的销售模式,适应金融服务的便利性和高效性需求,对传统财富管理进行有益的补充,填补传统财富管理行业未达到的边界。具体表现在三个方面:第一,互联网财富管理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准入门槛和投资者门槛,使广大投资群体都有了投资机会。第二,互联网财富管理注重用户体验,做一些普通老百姓能够参与的优秀的产品,增加客户的选择。第三,互联网金融在一定程度上能降低交易成本,因此互联网在财富管理领域有较多机会。

根据投中数据终端CVSource显示,2016年互联网财富管理公司获得融资案例为92起,融资总规模为63.8亿元,相较于2015年,融资案例数量下降32.8%,但融资总规模增长40.5%,自2013年起,互联网财富管理公司融资总规模持续上升,融资案例数量在2015年出现拐点,出现这一现象与2016年互联网监管风暴有关。

2016年互联网金融监管趋严,4月12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中规定,互联网金融公司“未经相关部门批准,不得将私募发行的多类金融产品通过打包、拆分等形式向公众销售。采取‘穿透式’监管方法,根据业务本质属性执行相应的监管规定。销售金融产品应严格执行投资者适当性制度标准,披露信息和提示风险,不得将产品销售给与风险承受能力不相匹配的客户。”、“不得依托互联网通过各类资产管理产品嵌套开展资产管理业务、规避监管要求。应综合资金来源、中间环节与最终投向等全流程信息,采取‘穿透式’监管方法,透过表面判定业务本质属性、监管职责和应遵循的行为规则与监管要求”。在监管风暴的整顿下,一部分互联网财富管理机构因经营不合规而遭淘汰,一些规模较小的机构可能走向合并,而规模较大、经营合规、发展状况较好的机构获得次轮融资,进入新的发展阶段,因此2016年互联网财富管理公司融资案例数减少,融资规模仍保持增加。

2016年部分互联网财富管理公司融资情况见下表:

CVSource,2017.01

2016年银行高管出现离职潮(详情见下表),互联网财富管理平台成为热门选择之一。一方面,受互联网金融的冲击,银行业“揽储”压力加大,“结算”业务受阻,经济效益下降;2015年开始执行央企“限薪令”,银行高管收入水平下降,而互联网财富管理平台许以高职位、高薪水,吸引了不少银行高管加入,例如原兴业银行行长李仁杰加盟陆金所任董事长一职;原建行网金部总经理黄浩加盟蚂蚁金服任职副总裁,分管蚂蚁金融财富条线;原农行互联网金融开发部负责人杨夏耘担任短融网副总裁兼CTO;光大银行资产管理部总经理张旭阳离职加盟百度金融;原渣打中国总行副行长罗龙翔、原汇丰银行中国区首席法律顾问周莉莉,也在今年初齐齐入职点融网。

投中研究院整理,2017.01

3.4.2.运行机制

互联网财富管理平台借助互联网技术实现了财富管理服务的便利性和高效性,从而使服务覆盖面更广、效率更高,在这一过程中,财富管理机构实现了信息化和集约化,互联网技术在其中发挥的作用更多是升级、融合和弥补,而非取代。

目前互联网财富管理公司经营模式主要为C2C模式,互联网公司在中间搭台,去除金融机构这个中间环节,让理财师和高净值用户直接对接,这一模式跟美国最大的独立经纪人平台LPL Financial公司类似。在传统第三方理财机构,理财师一般只能得到10%的佣金。这一模式一方面用互联网技术让理财师能便捷快速地掌握丰富的高端理财产品,另一方面越来越多理财师聚集在平台,有助于平台获得更多优质金融产品,拥有更强大的高端理财产品代理分销能力,能够实现理财师数量和交易量较快增长,因此互联网+财富管理的模式更具有成长爆发性。

3.4.3.存在问题

自2015年下半年起,我国互联网金融市场风波迭起、乱象重生,互联网财富管理平台的跑路潮频发,不仅表明我国互联网金融在征信环节存在严重缺失,同时也说明与金融创新相比,我国相关金融监管仍存在较严重的滞后。

1. 监管缺失

在2015年之前,我国尚未制定互联网金融相关法律法规,互联网金融行业长期处于立法和监管双双缺失的状态,2015年7月,中国人民银行等10个部门发布了《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正式确立了互联网金融行业监管的基本法律框架,由“一行三会”对互联网金融实施分类监管,但互联网生态系统较为复杂,在分业监管模式下,监管部门容易陷入无法把握“度”的困境。目前互联网财富管理是一项全牌照的混业业务,涉及多种理财产品,在不同机构和业务归属不同监管部门的情况下,缺乏统一监管标准,部分公司利用互联网平台擅自公开发行理财产品,企图规避合格投资者和人数相关限制。2016年4月《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后,要求采取“穿透式”监管方法,能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不合规理财产品的发行,监管缺失问题将逐步得到改善。

2. 征信缺失

互联网财富管理需要使用征信系统,互联网征信是一种高效、多维度、实时性大数据风控模式,获取的是用户在线行为数据,能更多地反映用户性格、心理等信息。对互联网征信及传统征信加以整合构建的征信体系能促进交易成本下降,提高社会经济效益。但我国无论在传统征信领域还是在互联网征信领域,与美国等发达国家相比,都还处在初级阶段,目前覆盖全社会的征信体系尚未形成,在一定程度上存在信息环境不透明、公信力有限、专业化程度低、立法滞后、失信成本低等现象。

征信缺失给互联网财富管理带来的负面影响主要体现在两方面:一是部分互联网财富管理机构无法加入传统金融行业的征信体系,缺少合法的融资渠道和规范的融资模式,无法形成有效惩戒;二是部分互联网财富管理机构有意放弃成本较高的征信环节,使投资者承担了额外的风险。

3. 风险控制能力不足

互联网财富管理机构监管和征信的缺失,很容易导致平台风险控制能力不足。目前在不依赖央行征信系统的情况下,互联网金融企业形成了自己的风险控制体系,一类以阿里巴巴为代表的互联网巨头通过大数据挖掘,自建信用评级体系,另一类是规模较小的企业通过贡献数据给第三方征信机构,再借助第三方获得信用评级咨询服务。互联网财富管理机构在追求用户体验和效率的同时,容易忽视金融安全与风险控制,相较于传统财富管理机构,风险控制能力普遍偏弱,容易成为其发展的瓶颈。

本文作者:投中信息 投中集团 邓绍鸿

做知人善任的教练式管理者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