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手机搜狐
SOHU.COM

北大刘俏院长谈资本大鳄怎么逮?要砍掉利益

华夏信财财富管理
2017-02-17
+关注

“私募一哥”徐翔近日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同时处罚金110亿,此案也被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公开提及,并称“有计划的把一批资本大鳄给逮回来”,备受舆论关注。那么,资本“大鳄”究竟怎么逮? 2月13日,央视《新闻1+1》评论员白岩松邀请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院长刘俏共同探讨。

白岩松:对徐翔110亿的罚金几乎史无前例,透露什么样的信号?

刘俏:我想从某种程度上讲,徐翔操纵证券市场案这个裁决本身有一个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它表明了证监会等监管机构在打击资本市场的这种违规交易方面的力度与决心。

白岩松:刘主席说“有计划的把一批资本大鳄给逮回来”,您看中这句话的哪个关键词?

刘俏:“有计划”,本身我觉得是可能通过系统的监管流程、法治流程加强打击违规行为的力度。“一批”,我想可能也是彰显了市场秩序的这种决心。“逮回来”,这个事情我觉得挺有意思,像刚才您也说到可以说是回到国境的一个概念,从海外回到国内,也可能是回到资本市场,所以不管从什么角度去理解它,我觉得都是彰显这种打击违法违规的交易行为的力度,而且它的内涵在扩展。

展开剩余75%

白岩松:没错。那您又怎么看待资本大鳄已经给资本市场带来的伤害?

刘俏:我理解“资本大鳄”本身是一个中性的词汇,它指拥有大量资金,他的交易行为、买卖行为会带来市场很大的影响的一些机构或者是个人,但是像刘主席讲的“资本大鳄”我想可能是那些兴风作浪,可能通过他们的买卖行为,利用他们的信息优势、资金优势给市场带来巨大伤害,给一般投资人带来巨大损失的这些机构或者个人。

因为资本市场就两个功能,一个是融资功能,一个是价格发现的功能,资源配制的功能。大量的“资本大鳄”违规行为的存在本身使得投资者丧失信心,最终市场失去流动性,它会影响到资本市场的融资功能。另外扭曲价格的本身也会影响资本市场实现价格发现的这样一种职能,最终是资源有效配制不能得以实现。

所以,我想这种情况下,最终你会发现中国的资本市场会变成一个跟实体经济无关的秀场,这样就会违背我们发展资本市场的初衷。

如何界定资本大鳄的好与坏

白岩松:我想刘主席说的这个“资本大鳄”指的当然是坏的“资本大鳄”。您怎么看待如何“逮回来”?

刘俏:我个人理解,这里面首先要砍掉这个利益。为什么说很多资本大鳄变成坏的资本大鳄,我想主要的原因有两个:一方面是因为利益太大了,另外一方面是因为违法成本太低。未来从监管角度讲,我想一方面真正砍掉这种利益,因为我们现在看到大量的违法交易是围绕着壳价值来进行的,我们对资产重组这一块能不能加强监管,我们对IPO制度、退出制度能不能进行一系列的改革,从而使壳价格最终消散掉,这些都是值得监管层去思考的。

白岩松:刘主席说这句话很豪迈,但是真正执行起来边界怎么掌握?

刘俏:我们现在看到很多的资本市场上的所谓创新或者是乱象本身都涉及到交易结构的一种重新设计,你确实很难做出一个非常清晰地界定。但是我想,这里面从监管层面角度讲,它可以回归到一个比较简单的底线思维,就是看这个交易本身它会不会破坏公平透明的交易环境,给资本市场上的这些一般投资人带来信息上的或者是资金上的劣势,从而使他们遭受不应该遭受的损失。

中国资本市场的根本问题在于缺乏好的上市公司

白岩松:接下来我们就关心怎么逮。这过程当中仅靠证监会够吗?

刘俏:如果只是从监管层面上讲,我觉得可能需要各个部门、各个监管机构的联动,对“资本大鳄”的理解涉及到险资,这样的话保监会可能有责任;涉及到一些理财产品,这样银监会有责任;涉及到私募基金,或者是一些对冲基金,这样的一些基金的组织形式,证监会的责任。而真正要解决中国资本市场,我们讲到的资本市场职能的丧失,可能要面对它最根本的问题,我个人理解最根本的问题还是在于我们还是缺乏好的上市公司。

白岩松:我这儿插一句话,在刘士余主席的讲话当中,他说的最多就是上市公司的质量,这是不是跟您的想法是一样的?

刘俏:对,因为我自己做了很多这方面的研究,比如我发现中国上市公司整体投资收益率大概是3%的样子,而美国大概是10%,这种情况下上市公司其实给投资人的回报应该是非常有限的。从资本的角度讲,可能最终的方法还是通过IPO制度的改革,通过退市制度的改革,用一些联动的方式,真正保证我们好的优秀的上市公司能够到资本市场上来,让投资者可以得到投资机会。同时让一些质量比较差的公司,能够退市,从而维持一个比较高质量的资本市场。

白岩松:非常感谢刘院长给我们带来的解读。谢谢。

微信公众号“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

案例详解:作业成本法的运用及对企业的影响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