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法医秦明

手机搜狐

SOHU.COM

有的人借“去产能”搞投机炒作?要搞“钢超疯”?

今年以来,在两个月不到的时间里,钢铁产品价格出现了不断上涨,特别是春节过后不到半个月的时间里,钢材现货和期货市场价格大幅跳涨,螺纹钢的涨幅已经接近10%,市场上看涨预期强烈。

钢铁行业一直是我国产能严重过剩的一个“重灾区”。按照一般的规律,钢价猛涨,表明产品在市场上十分紧俏。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春节过后,我国钢材库存仍在快速上涨。中钢协日前发布的今年1月份钢材社会库存情况表明,全国20个大城市五大类品种钢材社会库存已经结束连续3个月的下降趋势,出现了回升。

一边是钢价猛涨的“火焰”,一边却是钢材库存猛增的“海水”,这种悖反的情况如果长期存在下去,对于经济的健康运行显然是不利的。

钢材是基础设施建设中的一个重要材料,在我国目前展开的以基础设施建设为主的投资项目上马后要派大用场,但价格上涨将拉高这些投资的成本,并且很容易引起连锁性的价格波动。而库存的继续增加又对钢企构成压力,由于产品事实上未销出去,钢企不可能享受到钢价上涨所带来的利益。

这种情况,与去年发生在煤炭市场上的情况几乎如出一辙。煤炭也是我国去产能的一个重点领域,但在金融资本的作用下,去产能很快成为市场投机炒作的一个题材。资本将价格炒起来后,就等着下游企业接棒转手,即使下游难以支撑,在价格炒高之后主动抛售也仍能有盈利。这就是投机商的如意算盘,但他们的这种行为却对钢铁市场的价格机制造成了扭曲,也使去产能增加了曲折。

钢铁市场出现的这种情况,是长期以来实体经济领域过度使用金融杠杆的一个后果。最近几年来,我国的货币政策总体上偏向从紧,但为了支持实体经济复苏,银行信贷一直在快速增长之中,远远超过了实体经济的真实需求,大量流向虚拟经济领域。在流动性过度充沛的情况下,市场投机资金充裕,有的投机商甚至以囤积市场紧缺的优质钢材来人为制造市场的紧张空气,推高价格。这种情况也不仅仅出现在钢铁一个行业,因此,为了平抑价格,必须收紧货币笼头。今年以来,央行多次利用短期货币管理工具收束货币供应,向市场发出了明确的信号,这有利于改变目前在钢铁市场上出现的这种扭曲情况。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