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催眠师

手机搜狐

SOHU.COM

阅读厅 | 王松奇:宏观政策选择问题上的歧见与共识

“新常态”按照美国人最初提出时的意思实质上就是“新无奈”,如果按照“新无奈”的思路再套用晏殊的句式,我们可以“无可奈何稳增长”、“无可奈何搞改革冶”、“无可奈何抓‘三去’,如此这般,不一而足。总之,所有这一切都不过是形格势禁,在所难免。如果大家都这样想,却也罢了。问题是经济研究历来是众说纷纭、各说各话的充分竞争领域,无论在短期问题还是中长期问题上经济学界和实务界都不可能形成一致的看法,明白不明白真明白假明白或者揣着明白装糊涂、揣着糊涂装明白等各色人都会奋臂出袖大声疾呼。在这里,我们不能用正确不正确的标准去做简单的判断,只要看发声人是否认真严谨即可。信口雌黄就是不认真,不认真你的假设和论点就可能经不起推敲;不严谨就是说你的论据和论证可能存在纰漏, 这样你的论点最终会缺少支撑。之所以写下以上这么多缠绕而啰嗦的废话就是因为看到了最近网上热传的一篇许小年教授的文章《被人遗忘的经济学常识》,受其刺激,不平则鸣而已矣。

许小年认为,多年来学界和政策制定部门共缺少四项常识。

常识一:中央银行印钞票不能创造价值。

常识二:财政部门不创造价值。

常识三:中央计划配置资源的效率不可能比市场高,这里讲的中央计划包括各式各样的规划。

常识四:由于货币政策不创造价值,由于财政政策不创造价值,由于中央计划配置资源的效率比市场低,所以经济的增长是不可能依靠宏观政策来实现的。

许小年讲的以上四点“常识”好像是学界的“共识”, 既然是“共识”,那我们还有什么强调的必要呢?看来,其中隐藏着重要的“歧见”,即在宏观政策选择实践方面理论界和实务界可能存在着不同看法。许小年也许不是在空谈理论,前不久他在一篇文章中说,2016年5月9日权威人士的谈话给中国刚要兴起的刺激势头刹了车,“制止第一季度的做法,是今年以来在经济政策方面的一个重大调整”,这说明他是在时刻关注和联系中国现实。现在,许小年又绕到经济学原理上来否定货币政策财政政策在反周期实践中的决定性作用实际目的就是变相否定在扭转中国经济下行趋势时可能要采取的适当刺激政策。

学术大师胡适先生早在五四新文化运动时期就提出了一个重要的研究方法叫“大胆的假设,小心的求证”。我们可以尝试用这一方法对许小年让大家牢记经济学常识的呼吁进行检验。

许小年认为犯了错误的主流经济学界和政策制定部门显然不仅指中国还包括外国,是以“包举宇内、并吞八荒”之心进行全方位的批评,而这种批评一直到直指凯恩斯主义。在这里,如果许小年的批判成立,那么我们能假设一:中外经济学界的主流派别及政策制定部门的专家们都是一群傻瓜白痴。对于这样大胆的假设我们该怎样进行求证呢? 显然,最有力的求证就是无论1929~1933年大危机还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如果没有宽松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应对,实体经济到底会衰退到何等程度,这是不难想象的。所以,秉持反周期理念的主流派经济学家和政府部门的专家们不仅不是白痴笨蛋而且还是一些务实治国的聪明人。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