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科技 法医秦明

手机搜狐

SOHU.COM

这些年,聊天机器人产业遇到的坑…

本文作者鲍捷,文因互联创始人、CEO。发于文因互联(微信公众号ID:wenyinx3b),致力于用人工智能解决金融数据分析问题。

我自己在某厂做了两年语音个人助理,后来自己出来创业,首先就否定了这个方向,或者它的变种(如问答系统、智能音箱、客服机器人、聊天机器人、陪伴机器人等等,各自有软件和硬件的版本),以下统称为Chatbot。

爬科技树不是一朝一夕

我估计中国过去几年,各种不同名目的对话型“机器人”的公司,从软件到硬件的,数百家是有的,也许有一千家?有一次,在一个会议上遇到一个公司,想做这个事情,想找一个“领军人物”来带,领导十多个人。我想,这个公司可能大大低估了做这个事情的难度:这种“领军人物”在中国可能不超过20个,也许只有10个?十多个人也难以做出一个工业可用的系统。就是有所谓的领军人物,有丰富经验的,想把工程重建,也不是短期可以奏效的。这个东西真的是没有捷径。

2012年随着Siri的发布,有一波中国的copycat,除了几个大厂的,大部分很快就灭了。过去一两年随着深度学习、知识图谱又起来一波。我认为其中的大部分是炒概念,超出现在的技术能达到的能力,两三年内就会群灭。

我觉得这个东西,属于典型的系统集成创新,只适合大厂战略布局用。大厂做这事,并不在乎场景的冷启动。而对创业公司,无论是技术链条长度,还是商业模式启动的困难,都是超出一般公司体量的。现在大家都想从问答、个人助理、目标达成的角度来切入。大企业玩玩可以,对小企业,想颠覆,不能走这条路,技术链太长,商业模式链更长。传统搜索肯定要被别的取代,但不能是直接拼大厂的长处。

往大了说,我对这一轮人工智能的几个热点应用:语音个人助手、问答系统、基于视觉的自动驾驶,都持悲观态度。我认为这种“准图灵测试”类产品,都超越了当前的盈利前沿,大规模应用是不现实的。例外是政府(特别是军方)和某些大公司不计成本地布局,瞄准十年之后。其他群众吃瓜围观就好。

各大厂推出的度秘、小冰、Cortana、Google Now,还有搜狗、京东、腾讯等等各种产品,技术上都各有惊艳之处。未来怎么样,我也很难现在做出评价。问答系统六个层次:基础搜索、词联想、本体知识库,短程关系、长程关系、基于上下文的自由问答,现在大家也基本只做到了短程关系,长程关系以上都要靠各种“人工”。爬科技树,绝非一朝一夕。

科技树是要爬的。导弹这种大家很容易理解,每一种零件,每一种生产工具,每一种生成工具的机器,缺一种都不行。钱学森学到了导弹的一切,回中国建立这个工业也花了三十年。对于问答系统这种软件,大家可能不太容易直观理解,其实也是同样的,做一个管用的之前要攻克的小问题太多了。就是别人把全套解决方案告诉你了,你都不一定能复制出来,因为还得有一整套的工业体系在后面支撑才行。从知识提取,知识存储,知识表达,知识检索,到人机交互、知识库,不知道多少个小零件要逐一打造。所以软件产业也和其他工业一样,要老老实实爬科技树。Siri的创始人80年代就是Lisp机器的创业者。大家只关注到国防部和Siri那部分渊源(美国政府在CALO上投了1.5亿美元。Siri独立后,风投又投了2400万。苹果花了大概1.5-2.5亿美元买Siri。这个买卖真是合算),哪里想到它成立前的二十多年,它的创始人就把知识表达的坑全趟了一遍了。所以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成功,也没有捷径。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