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手机搜狐
SOHU.COM

22家P2P问题平台宣判! 两家最惨(附表)

互联网金融头条
2017-02-17
+关注

来源:网贷之家、盈灿咨询

作者:陈晓俊

摘要:本文根据公开资料对22家已宣判的网贷平台进行了汇总分析。以银坊金融、融信宝为例,这两家均为集资诈骗罪,判刑期限为无期徒刑,主要也是因为这两家平台的集资诈骗的金额较为巨大,巨额经济损失无法追回,因此判决较重。

截至2017年1月底,P2P网贷行业停业及问题平台数量为3493家,其中问题平台数量为1811家。我们根据公开信息收集统计发现,问题平台被立案的或不足5%,而已经完成宣判的平台数量更少。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7年1月底,历史累计共有22家平台进行宣判,其中2014年共有3家、2015年共有5家、2016年至2017年1月底共有14家,以下将根据22家宣判后的公开资料进行汇总分析,介绍22家宣判网贷平台的基本情况、涉案金额(发生问题时平台待还本金)、审理周期(发生问题至宣判的时长)、平台交易损失情况、宣判结果、宣判依据。

1基本情况汇总

展开剩余92%

从下表已宣判的22家P2P网贷平台的基本情况看,浙江、广东、北京宣判的平台数量最多,分别达到了5家、4家、3家。

除了中宝投资外,22家平台的上线时间主要分布在2012年、2013年、2014年,而问题时间也大多发生在2013年、2014年,这两年时间内22家中共有16家爆出问题,可见目前宣判完成的平台大多为前几年的问题平台,也反映了受理过程比较漫长的事实。

2宣判平台运营时间

在宣判的22家平台中,平台运营时间最长的为中宝投资,运营时间高达37个月;2016年年末宣判的速可贷的运营时间也较长,达到32个月。而运营时间最短方面,淘金贷的运营时间不足1周即选择跑路,诈骗本质极为显著。22家平台中,共有14家平台的运营时间不超过半年,主要分布在4个月、5个月、6个月,可见对于不少中小平台半年是个较大的坎。

3宣判平台涉案金额

涉案金额指平台尚未偿还投资人的贷款余额。据统计,有3家平台的涉案金额达到亿元以上,分别为中宝投资、网赢天下、速可贷,其中中宝投资有共计3.6亿余元款项未归还,网赢天下涉案金额约为1.67亿元,速可贷涉案金额约为1.2亿元。除了这3家外,尚有7家平台的涉案金额超过5000万元。汉泽天下、淘金贷、足鞋贷涉案金额较小,不足千万元。(注:鲁润创投、泰堃财富未公布涉案金额,所以此处并未涉及。)

4宣判平台审理时间

审理时间指平台实际控制人被刑事拘留到被判决期间的时间段。由于问题平台涉及的投资人数较多,且存在地域分散、取证难等特点导致审理时间普遍跨度较长。有钱贷、南瓜P2P尚未公布相关信息,因此此处剩余20家为样本进行分析。20家平台的平均审理时间达到了18.45个月,其中16家审理时间超过1年。足鞋贷由于涉案金额较小,审理时间最短仅为6个月。审理时间最长的是优易网,审理时间长达38个月。

5宣判平台涉案资金占比情况

从公布数据的20家平台看,大多数涉案平台涉案资金占比并不大,仅有5家平台的涉案资金占平台累计交易的比例超过50%,主要原因在于大多数平台的爆雷原因是高息揽金、发布虚假标的,自融后因资金链断裂导致提现困难后跑路,而这一般需要一个过程,导致先期介入的投资人尚有收益,因此这部分平台涉案金额资金占比并不大,其中足鞋贷、家家贷、徽州贷、乐网贷、雨滴财富涉案金额占比不足20%。而对于纯诈骗的平台,投资人资金损失比例较大,例如淘金贷由于上线1周即跑路,导致平台的投资人资金遭受重大损失。

622家P2P网贷平台宣判情况

P2P网贷平台负责人定罪是法院根据法律规定以犯罪事实为依据所做出的判决,22家宣判的平台中主要负责人的定罪类型分为合同诈骗罪、挪用资金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集资诈骗罪。由于合同诈骗罪、挪用资金罪尚好理解,此处先对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集资诈骗罪做出解释说明:根据我国刑法的规定,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是指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扰乱金融秩序的行为;集资诈骗罪是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诈骗方法非法集资且数额较大的行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与集资诈骗罪最大的区别在于是否具有主观占有意愿。

根据宣判的结果,淘金贷被定为合同诈骗罪、挪用资金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包括东方创投等12家平台,集资诈骗罪包括网赢天下等8家平台,家家贷主要负责人定罪类型既涉及集资诈骗罪又涉及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从定罪性质看,合同诈骗罪和集资诈骗罪的平台负责人被判刑期较长,大多超过10年甚至到无期徒刑,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因为平台涉案金额、社会影响并不算最大,被判刑期均小于10年。而从主要负责人所处罚金看,银坊金融、融信宝由于负责人被判无期徒刑,所处罚金最重,均为没收全部个人财产,其余平台负责人所处罚金数额也从5万元至90万元不等。

722家P2P网贷平台宣判依据分析

定罪类型的不同对于量刑轻重有着本质的区别,我们可以从表2的宣判结果发现,集资诈骗罪的判刑时间明显长于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判罪长度。

对于同一个定罪类型的判刑期限也有显著区别,以集资诈骗罪为例:银坊金融、融信宝的判刑期限为无期徒刑,鲁润创投的判刑期限仅为7年6个月。出现较大区别的主要原因与平台涉案资金的大小、涉案资金偿还能力、负责人是否主动投案供述犯罪事实等等有关。以银坊金融、融信宝为例,这两家均为集资诈骗罪,判刑期限为无期徒刑,主要也是因为这两家平台的集资诈骗的金额较为巨大,巨额经济损失无法追回,因此判决较重。而中宝投资同样被定为集资诈骗罪,且涉案金额要远大于银坊金融、融信宝2家,但是判刑期限仅为15年,主要在于中宝投资的负责人的犯罪行为取得部分投资人的谅解,法院也予以证实,同时中宝投资能返还近半数涉案金额,有助于减轻判罚。

平台负责人被判刑期长短也有着严格的法律依据,以淘金贷为例。淘金贷被定罪为合同诈骗罪、挪用资金罪,也是唯一没有被定罪为集资诈骗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平台。根据合同诈骗罪定罪标准,个人合同诈骗,数额20万元的,法定基准刑为有期徒刑十年;每增加1.6万元,刑期增加一个月。因为涉案金额约为87万元,这也就可以解释淘金贷负责人因为合同诈骗罪被判刑期为13年的原因(累加挪用资金罪,共被判刑13年6个月)。

总结

目前从立案数量、宣判数量看平台数量较少,对于投资人的保护略显不足。从已经宣判的平台看,相比投资人可能遭受的损失,罚金加刑期并不算高,可见平台犯罪成本较低。对于投资人,对于网贷投资的风险要有足够的认识,如果已经踩雷就要学会保护自己,努力维权,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P2P网贷行业更加健康的发展需要各级监管部门、平台等各方共同的努力。

延伸阅读:

高标准、难操作:P2P平台入央行征信系统道路远

来源:法治网 作者:赵丽 周静

摘要:2月14日广东省金融办发布了《广东省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备案登记管理实施细则》(征求意见稿),记者注意到,其最引人关注的便是——征信管理部门应当将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的有关信息纳入征信管理系统。但根据业内以往的经验,网贷平台想要接入央行征信系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自2016年8月《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发布以来,各省市的动向一直备受关注。

今年2月13日,广东省金融办发布《广东省〈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实施细则》(征求意见稿),并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这是全国首个省级网贷监管细则。

2月14日,广东省金融办又发布了《广东省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备案登记管理实施细则》(征求意见稿),网贷机构有了相应的备案流程指引。

记者注意到,与去年银监会等四部委发布的“暂行办法”相比,广东此次发布的网贷管理征求意见稿有不少更加细化且严格的地方。而在网贷管理征求意见稿中最引人关注的便是——征信管理部门应当将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的有关信息纳入征信管理系统。

有业内人士认为,这是对网贷机构的重大利好,有助于降低借款人风险。不过,根据业内以往的经验,网贷平台想要接入央行征信系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接入征信系统尚存问题

在P2P网贷行业迅速发展背后,一直存在巨大隐忧。据业内人士透露,在平台洗牌的当前,过多的项目逾期和平台坏账往往是导致P2P网贷平台限制提现、停止兑付甚至跑路的重要原因之一。

“征信信息相对不足,是制约P2P发展的难题之一。因此,搭建信息共享平台、消除信息不对称势在必行。”在北京从事网贷业务的向毅对记者说。

据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法与金融研究室副主任尹振涛介绍,从2013年开始,民间金融介入到征信管理系统机构的呼声一直不断。

的确,在2013年,央行下发《关于小额贷款公司和融资性担保公司接入金融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有关事宜的通知》,试点小额贷款公司、担保公司接入央行征信系统。

不过,中央民族大学法学院教授、中国互联网金融创新研究院副院长邓建鹏对记者说,网贷平台想要接入央行征信系统的确可能会遇到一系列问题,“比如说以前我呼吁过行业自立,其中一点就是共享‘黑名单’,但有些平台认为无法排除将白名单也加入‘黑名单’中去的问题。所以,如何避免这种个别的恶意、乱象,需要一个规则”。

此外,邓建鹏还提出一个潜在问题,“比如说某个平台说某个借款人有恶意欠款行为,那么是不是在平台提交资料时,该有一些交叉验证的方法规避上述现象?另外就是征信体系需要一个比较权威的第三方收集平台,比如说央行的征信中心,如果交给某个网贷平台或者民营的机构,公信力不够的话,那么其他的网贷平台是否愿意分享征信信息,这恐怕也是一个问题”。

根据央行征信中心《小微金融机构接入征信系统服务介绍》,机构接入征信系统共分为五个步骤:申请、接入的前期准备、数据报送测试验收、开通报送用户、开通查询权限。

“最难的是获得批准。”据西部地区一家小贷公司的负责人透露,他的公司从去年年初开始申请接入央行征信系统,目前正处于测试系统阶段,预计还要1至2个月之后才能正式接入。

接入时间为何要如此漫长?邓建鹏的解释是,对网贷行业而言,前期的报送和审批过程需要比较长时间,“根据网贷行业监管办法,要接入征信系统,首先要在地方金融办备案,我所知道的全国1400多家网贷平台,在地方已备案的很少。备案之后还要经过很长一段时间才能获得地方相关部门的许可证书,就全国各大网贷平台来说,获得许可证书的情况也比较少。经过这两个过程,然后在形式上获得合规性以后,央行的征信中心才有可能接入信息,进入更深入的征信阶段”。

一些平台不愿接入

针对广东省的网贷管理征求意见稿,尹振涛也有一个问号,“这个征信管理系统到底是央行的征信管理库,还是其他的库,广东其实没有做一个准确的定位”。

之所以有这一疑惑,主要指因为目前的“库”并非只有央行一家。

“目前来说,网贷平台其实已经进入了诚信管理系统,在央行征信系统下有一个独立的网络库,可能目前有两三千家机构在里面,这个库是网络借贷平台之间或者民间金融之间的一个库,但并不与银行库相对接,这是第一个库。第二个库是网络金融协会,之前也在倡导做信息共享数据库,目前也正在做,这实际上也是一个征信管理系统。”尹振涛说。

在落实过程中,尹振涛也在担心一个现象,此前在小额贷款公司纳入征信管理系统过程中,很多企业并未接入,“原因是多方面的”。

“首先从小贷公司角度来看,央行中心管理库对小贷公司数据库接入准入门槛要求非常高,包括公司成立时间、资金流向、资质等要求,很多小贷公司并不具备这样的条件,所以很难接入。这是客观因素。”尹振涛向记者介绍说,另外,从小贷公司主观上来讲,虽然它能从数据库中获得各式各样的信息,对开展业务有很大的帮助,但同时也面临一个问题,就是接入成本比较高,“还有一个问题,当网贷公司的数据库和银行或者其他同业共享之后,很多客户有可能会被其他的同业或者银行撬走,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此外,如果银行看到其客户在小贷公司借款的信息后,就不会再给其发放贷款,客户也不愿意自己在小贷公司的借款信息上传到央行数据库。客户选择到小贷公司借款,其中一个很大原因就是不想上征信系统”。

“另外一点,有些小贷公司的利率很高,手法方法也很多,可能存在与政策打擦边球的情况,所以也不愿意把信息共享到数据库当中。”尹振涛说,同时还涉及数据安全问题,“之前就暴露出有一些机构接入到央行数据库后,将个人信息非法泄露出去,这其实也是数据中心存在的担忧,还包括有一些数据是不是真实的,或者污染了现有的银行数据库”。

想了解更多互金资讯请加【主编微信:jinrong0852】,与您共同进步,谢谢!

做啥生意最赚钱?看懂就发了!

随着电商的兴起,实体店的发展日渐式微,不少人感叹,现在赚钱越来越难了,光靠工资根本活不下去,想要创业又不知道该从何下,关注创业投资家,了解最新行业趋势,把握创富商机,为你的创业指点迷津,让创投君告诉你现在在中国做生意,什么行业才能赚大钱,看大佬们都是怎么赚钱的!

创业投资家

cytzjia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

案例详解:作业成本法的运用及对企业的影响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