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法医秦明

手机搜狐

SOHU.COM

新“上山下乡” 大有可为?

2010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新生代农民工”概念,指那些没有返乡意愿、渴望融入城市的年轻人,在当年的两会上,这一群体的前途和命运备受关注。

又到2017年两会时间,各界热议的却是“城归”,一群要从城市转战回故乡的创业者。据农业部统计,近年来全国农民工返乡创业人数累计已有450万人,中高等院校毕业生、退役士兵等返乡创业者则有120多万人。过去居住在城镇的科技人员、中高等院校毕业生等,也有130多万人到农村创业创新。

7年时间,为什么会出现如此大反转?

在大连郊区的一个樱桃庄园,瓦果农夫创始人高呈说,他要圆一个农业梦,而家乡的土地最适合樱桃,天时地利。 在原本“贫甲天下”的宁夏西吉县龙王坝村,今年的元宵节游客突破两万人,带来这一巨变的是从城里回来的焦建鹏——宁夏西吉县心雨林下产业合作社理事长。

无论是圆农业梦,还是为家乡脱贫,从城市回归农村,脱离不了中国经济发展的背景基础,特别是城乡协调发展的内在需要。比如城乡户口一元化加速,促进了城乡人口双向流动;农村土地三权分置,在政策上为回乡创业扫清了障碍。同时,中国政府正不断号召并且支持三农领域的大众创业、万众创新。

2017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要壮大农村新产业新业态,拓展农业产业链和价值链,支持农民工返乡创业,带动现代农业和农村新产业新业态的发展。此前,中国国务院也发文支持返乡下乡人员创业创新,促进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

数百万大军浩荡返乡,几年下来,返乡创业一条街、农村青年电商创业创新孵化中心、民营创业孵化基地等在各地开花……

“城归”究竟给农村带来什么?

上海交大新农村发展研究院教授黄国桢表示,“城归”首先对冲了日趋严重的农民老龄化、农户兼业化以及土地细碎化,在城镇化进程中可以有效解决未来“谁来种地”的问题。

此外, “城归”把现代技术、生活方式以及经营理念注入农村,提高农业的质量效益和农产品的竞争力,催生了农村的新业态和新模式,有利于带动农民分享二三产业增值收益。

同时,城归”还是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有力抓手。 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内在目标,就是让生产要素流向效率更高的经营者,推动新兴需求和供给能力在新的基础上对接,形成经济发展的新动能。“城归”大都以“农业+”的方式代替以前单家独户耕作的传统模式,比如休闲农业、有机农业、民宿经济等等,这些新业态嫁接附加值更大的服务业,从而提升农业经营收益。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