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神探狄仁杰4

手机搜狐

SOHU.COM

煤炭行业去产能之思考

煤炭行业去产能之思考

今日智库特约撰稿人李颍繁

该不该去产能?

2015年煤炭消费量39亿吨,而国内产能57亿吨,产能远大于消费量,并且不少煤企受制于区位因素,地质条件,发展阶段的限制,开采运输成本比海运进口还高。中国的工业化已经发展到中后期,从发达国家的经验看,中国能源爆发式增长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尽管能源需求量还会增长,但是由于新能源的冲击,煤炭市场存在产能的绝对过剩,必然要有部分产能退出。

市场手段还是行政手段?

从12年到15年,国家不是没有给煤炭市场自发调节的机会,那时候政府的口号也是“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但是企业固有的求生本能下大家都硬挺着不减产,一减产银行会就要上门催还贷款,还有政府保就业的压力。煤企为了维持生产,拖欠工资,拖欠付款,甚至借高利贷,就是指望有一天煤炭行情能回暖,可是煤价指数一直降到十多年来的最低点372元/吨,非但看不到市场好转的迹象,反而放大了整个金融市场的风险。

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理论很美好,但是现实中煤炭企业不是经济学意义上自私自利的理性人,而要满足地方政府意志,煤炭市场和金融市场都不是完全的金融市场,要服从地方大局的需要,经常承担盈利之外的政策性任务。而对任期制的地方大员来说,所谓“地方大局”不过是把问题往后拖,别在我任期内爆发危机。于是我们看到中央喊出“市场自发调节”的口号,到了地方就变成煤炭企业通过不断加杠杆举债维持生存,僵尸化,透支宝贵的救市资源。拖了3年之后,已经到了非常危险的地步。无奈权威人士出手:

加大环保、能耗、质量、标准、安全等各种门槛准入、制度建设和执法力度;处置“僵尸企业”,该“断奶”的就“断奶”,该断贷的就断贷,坚决拔掉“输液管”和“呼吸机”

依靠过剩产能支撑的短期经济增长不仅不可持续,而且承受的痛苦比去掉这些产能要更大、痛的时间会更长

行政手段去产能是迫不得已的。

去产能的难点

问题在于大量的关停并转带来的人员安置,债务处理等问题。和西方发达国家矿业城镇从一开始就考虑资源枯竭后当地发展问题不同,我国计划经济时期形成的煤炭企业只是国家工厂的一个车间,利润全部上缴国家统一分配,没有给当地留下足够的储备发展基金,到90年代时期东部部分老矿已经开始出现困难,包括去年闹的地动山摇的双鸭山,在1999-2000年那时候当地财政已经非常困难。03年之后的黄金十年,本是转型的天赐良机,但相当一批煤企领导人又目光短浅,拿着利润去挥霍,或者出一些脑残政策,或者投资失误,更多的钱通过灰色黑色链条流出了煤企,流出了当地。有多少煤企在黄金十年将巨额利润投到落后的水泥、电解铝上产业的?大潮退去,大家发现煤炭靠不住了,可是这时候想转型却没钱了。现在不仅是没钱,更是债务缠身。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