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灌夫:能屈不能伸是懦夫,能伸不能屈是匹夫

至简历史
2017-02-17
+关注

西汉七国之乱时,太尉周亚夫部下有一对父子,作战十分勇猛。这对父子姓灌,父亲叫灌孟,儿子叫灌夫。

事实上这对父子原本不是姓灌,而是姓张,但由于灌孟早年当过西汉开国功臣灌婴的家臣,受到灌婴的赏识和推荐,所以才把张姓改为灌姓。到吴楚七国之乱时,灌孟年纪已经很大,但仍然龙精虎猛,不惧强敌,不虑生死。每逢作战,他总是带着儿子灌夫冲锋在前,哪里的敌人最强最硬最难啃,他们父子就出现在哪里。

在一次战斗中,灌孟不幸死在吴王刘濞的军中。按规定,父子一起从军参战,有一人为国战死,未死者可以护送灵柩回去。但灌夫不肯随同父亲的灵柩回去,而是希望留在军中斩下吴王刘濞或者吴国将军的头,以替父亲报仇。

灌夫的直接领导——第二任颍阴侯灌阿(灌婴的儿子)被灌夫的话感动了,答应灌夫继续留在军中效力。

于是,灌夫披甲持戈,召集军中与他有交情的勇士几十个人,准备向吴军发起突击。等走出军门,同来的几十个人没人敢再前进,只有两人和灌夫属下的奴隶共十多名骑兵飞奔冲入吴军中,一直杀到吴军的将旗之下,杀死杀伤敌军数十人。但由于寡不敌众,灌夫等人无法再继续前进,只好飞马返回汉军营地,所带去的奴隶全都战死,只有灌夫一人回来。

展开剩余81%

这一战打下来,灌夫身上所受的重创就有十多处,其他小伤更是不计其数,幸好当时军中有名贵良药,灌夫才得不死。

灌夫的创伤稍稍好转,又向灌阿请求出战。灌阿认为他勇敢而有义气,爱惜他,怕他战死,便把情况报告给太尉周亚夫。其时,周亚夫的策略是坚守不战,因此拒绝了灌夫的请求。后来吴军被攻破,灌夫也因此名闻天下,一战成名。

七国之乱平定后,论功行赏,灌阿把灌夫的情况汇报给汉景帝。汉景帝于是任命灌夫为中郎将,后来又任命灌夫为代国国相。到汉武帝时,汉武帝认为淮阳是天下的交通枢纽,必须驻扎强兵加以防守,因此调灌夫担任淮阳太守。但不久,汉武帝就把灌夫内调为太仆,其后又把他派去燕国任国相。

灌夫此人个性十分鲜明,优点与缺点同样突出。一方面,灌夫为人刚劲直爽,爱打抱不平,答应别人的事,一定办到,极讲义气,不喜欢当面奉承人。对皇亲国戚及有势力的人,凡地位在他之上的,他不但不想对他们表示尊敬,反而要想办法去凌辱他们;对地位在自己之下的士人,越是贫贱,他就越恭敬,跟他们平等相待。因此,士人们十分推重他,在他家中,每天的食客少则几十,多则近百。

另一方面,灌夫又不学无术,不喜欢文章经学,缺乏权谋,好发酒疯,是个直肠男。他的宗族在颍川一带横行霸道,垄断利益。颍川因此有童谣唱道:“颍水清清,灌氏安宁;颍水浑浊,灌氏灭族。”

灌夫在官场上处处碰壁,不断被调换工作岗位,也与他的缺点有关。汉景帝时,灌夫被任命为中郎将,但只当了几个月,便因为犯法而丢了官职;汉武帝建元二年(前139),被内调为太仆的灌夫,与窦甫(窦太后的兄弟)喝酒。灌夫喝醉了,把窦甫狠狠暴揍了一顿。窦太后当时权势还很大,汉武帝害怕窦太后杀灌夫,这才调派他去燕国任国相。但灌夫死性不改,几年后,又因犯法丢官,从此长期闲居在家中。

灌夫闲居在家,虽富有,却失去了权势,往来的达官贵人及宾客逐渐减少。他心理不能平衡,于是便与魏其侯窦婴混在一起。

窦婴是窦太后的侄子,在平定七国之乱中立下大功,一时权势滔天,成为与太尉周亚夫平起平坐的大人物。窦婴还曾担任过汉武帝的丞相,但后来因为得罪窦太后而被罢官,此时已失去权势。灌夫与窦婴,两个同样失去权势的天涯沦落人混在一起,抱团取暖,大有相知恨晚之感。

窦婴失势后,曾在窦婴面前卑躬屈膝如同奴仆的田蚡却迅速鹊起。田蚡是汉武帝母亲王娡的同母异父弟,能言善辩,口才很好。窦婴任丞相时,田蚡任太尉,后来窦婴与田蚡一同被免职,但因为田蚡是当朝国舅,所以即便被免职,权势仍在。

公元前135年,窦太后逝世,丞相许昌因办事不周被免官,田蚡于是顺理成章地成为丞相,天下的士人以及郡守和诸侯王,纷纷依附于他,对他都是毕恭毕敬,唯独灌夫不把田蚡当回事儿。

有一回,灌夫在服丧期内去拜访丞相田蚡,田蚡随口说道:”我想和你一起去拜访魏其侯(窦婴),只是你现在服丧期,不便前往。”

田蚡这话只是场面话,说说而已,但灌夫却又犯了直肠男的毛病,马上跑去转告窦婴。窦婴信以为真,亲自与夫人连夜打扫房子,布置帷帐,准备酒宴,一直忙到天亮。

次日,窦婴让府中管事在宅前伺侯,一直等到中午,也不见田蚡到来。窦婴怀疑田蚡忘了此事,灌夫很不高兴,说:“我灌夫不嫌丧服在身而应他之约,他应该来。”于是便驾车前去催促田蚡。

我们前面说了,田蚡前一天只不过是说场面话,其实没有打算赴宴的意思。所以等灌夫前来时,田蚡还在睡觉。由于灌夫催促,田蚡勉为其难,驾车前往,但路上故意走得很慢。

灌夫因此十分生气,在酒席上喝醉了,自己起身舞蹈了一番,又邀请田蚡一起舞蹈,田蚡不起身,灌夫便用话讽刺他,从此,灌婴与田蚡便有了矛盾。

汉武帝元光四年(前131)夏天,田蚡娶燕王的女儿为夫人,太后王娡下诏令,叫列侯和皇族都去祝贺,窦婴与灌夫也在邀请之列。

酒席上,田蚡起身敬酒,在坐的宾客都离席伏地,表示不敢当。过了一会儿,轮到窦婴敬酒,却只有那些老朋友离开席位,其余半数的人照常坐在那里,只是稍微欠了欠身。

灌夫见状,又不高兴了。他也起身敬酒,敬到田蚡时,田蚡坐在那里,只稍欠了一下上身,说:“不能喝满杯。”灌夫挖苦道:“您是贵人,这杯先记着!”田蚡不肯答应,灌夫于是转而去敬临汝侯。当时,临汝侯正巧在跟程不识附耳说话,不便离席。灌夫没地方发泄怒气,便趁机大声辱骂临汝侯和程不识。

俗话说,打狗还得看主人。今日是田蚡迎亲的大好日子,灌夫在酒席上辱骂宾客,显然是不给田蚡面子。所以田蚡也很生气,对灌夫说:“程将军和李将军是东西两官卫尉,现在你当众侮辱程将军,你难道不给你所尊敬的李将军留有余地吗?”灌夫说:“今天便是砍我的头,穿我的胸,我都不在乎,还顾什么程将军、李将军!”

田蚡与灌夫这边一吵,宾客们情知不妙,纷纷借尿遁离去,不欢而散。面对如此局面,田蚡当然不肯就此善罢甘休,他命令骑士扣留了灌夫。

老好人籍福起身替灌夫道歉,并按着灌夫的脖子让他道歉。灌夫越发火大,不肯道歉。田蚡于是让骑士把灌夫捆绑起来,并以灌夫在宴席上辱骂宾客,侮辱王太后诏令,犯了“不敬”之罪弹劾灌夫,把他囚禁在特别监狱里。元光五年(前130)十月,灌夫和他的家属全部被处决了。

能屈不能伸是懦夫;能伸不能屈是匹夫;能屈能伸方为英雄。灌夫凭借匹夫之勇一战成名,却少了为人处世的圆融,最终被抄家灭族,实在怪不得别人。

孫郎谈古之浅谈王审知与闽南文化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