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科技 明日传奇2

手机搜狐

SOHU.COM

同仁堂的300年:三次力挽狂澜

毫无疑问,从全球来看,2016年成为了黑天鹅之年,而这些黑天鹅事件的结果,也将在2017年里逐一显现。这其中最为重要的两个结果,在我们看来就是:从全球化到逆全球化,从去工业化到再工业化,正在宏观上成为新的趋势。

而逆全球化和再工业化势头的崛起,不仅源于欧美发达国家对自身市场问题的反思,更源于中国经济,尤其是中国制造业在欧美国家全球化和去工业化进程中的快速发展,给这些国家带来的巨大压力。因此,可以相信对制造业价值的重估和对制造业优势的争夺,将成为2017年全球范围内新的主题。

而从国内来看,制造业似乎也正在逐渐超越互联网和双创,重新回到中国政商学界讨论和关注的核心。

事实上中国制造业正面临着巨大的困难和压力,运行成本居高不下,资金周转捉襟见肘,市场需求持续疲软,投资回报不断下降,野蛮人频频敲门,以及大量资金流入房地产、金融、互联网和娱乐业,种种趋势都在某种程度上加速着中国制造业的空心化。

而面对经济形势日趋下行和技术颠覆不断加剧的不可逆趋势,2016年末对企业税负的讨论和民间资本的加速外逃,更是深刻地折射出了深藏于中国制造业企业内心之中的恐惧感。

这种恐惧感不仅来源于企业对中国的大势之忧,更来源于自身的转型之困。事实上由于中国经济较欧美起步更晚,且长期以来处在单边的高增长路径之中,包括像华为和阿里巴巴等这些在改革中崛起的最优秀的民营企业,也只不过有30年左右的发展历史。在多年快速增长的凯歌之下,事实却是中国企业并未真正经历过深刻的危机,因此缺乏应对风险的意识与能力。

这与欧美那些几经经济危机,有着成熟的心态和强大的能力的跨国企业相比,仍然有着很大的差别。因此,在不确定的未来之下,心态的不稳和能力的不足,或许才是中国企业,尤其是制造业企业内心恐惧感的真正来源。

当然,这种对不确定未来的恐惧感并不只是意味着迷失和困惑,更驱动着深入的思考和全新路径的发现。这也正是我们以现代管理理论为工具,进行此次同仁堂案例系列研究的目的。我们希望通过对这家有着近350年历史企业的深入研究,来帮助中国的制造业企业在变革的大潮中,坚持自己的原则,在经济下行的大趋势下,找到自身转型的路径和未来发展的方向。

就同仁堂而言,300多年的发展绝非一帆风顺,其历经朝代和制度的山河改观,人员与组织的沧桑巨变,市场和竞争的深刻冲击,却仍能在绝境中实现转型并顽强生存,其案例不能不值得深入思考。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