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法医秦明

手机搜狐

SOHU.COM

有效调控房地产关键靠终结房地产暴利

如今,房地产业已成了千夫所指的暴利行业,房地产开发商似乎成了没有道德血液的不法商人,那些商品房也似乎像“有毒食品”一样坑害国人。国家实施调控房价政策的力度和频率是从没有过的,先是颁布实施了新“国八条”,派出了巡查小组深入各地彻查房价,制定了房价调控目标及各种限价措施,目前发改委正着手出台反房地产暴利法;整个房地产业如临大敌,房地产商为之喊冤叫屈,也深感忧虑和不安。当然一些民众也为之抱屈:把房价过高的板子仅打在开发商身上,太不公平;房地产价格过高及其暴利形成不是房地产商的错,它是我国经济体制中深层次矛盾的一个缩影,也是经济利益格局混乱的总显现。对此,我们必须做出理性反思:

急于求成的经济体制改革,埋下了房价上涨的定时炸弹,不能让房地产业成为舆论攻击的出气筒。二十世纪末中国进行的住房、医疗、养老等三项重大经济体制改革,是在各种保障制度没有建立健全的情况下实施的。医疗、养老两项改革实现了小范围社会统筹但没有覆盖全社会,城镇职工与居民在实行福利分房后,基本住房保障权被打入了另册,把本应由政府承担的建立中低收入阶层保障性住房的义务全部推向了市场,推行城市居民住房全面市场化。由此,房地产业应运而生,国家在金融信贷、税收政策等方面曾给予大力倾斜。房地产业发展初期,对改善城镇居民居住条件、拉动城市经济发展、带动国民经济增长等方面做出了巨大贡献。可以说,没有中国房地产业的发展就没有第一轮的农村劳动力向城市迁移、也没有中国城市的迅速扩张、更没有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但由于中央及地方政府对房地产业发展缺乏前瞻性的引导与规范,比如制定《房地产业发展方向与目标指引》、《房地产业与国民经济发展关系》及其他法律规范等等,使中国房地产业处于一种无序的、自发的、盲目的发展状态;加之物价、审计等部门监督不到位,房价混乱和涨幅过高现象不断发生,已影响到了国民经济健康发展。面对此,中央政府惊慌失措,不在体制上找原因,而是把精力放在抓房价过高这个表现上,并在舆论导向上发生失误,似乎物价上涨引发通货膨胀、城镇居民买不起住房都是房地产业带来的恶果。其实,经济体制改革失误才是问题关键所在,失误的责任应记在中央政府头上,不应该由房地产商来当这个冤大头,更不能让房地产业成为民众发泄怨恨的出气筒。当前应重在经济体制上加大改革力度,实行政府政策保障性住房开发与开发商市场性住房开发两条腿走路的方式:中央与地方政府加快城镇居民保障性住房建设,满足城镇中低收入居民对住房的要求,让中低收入阶层买政策保障性住房;让高收入阶层买商品房。只有这样才能真正把房价控制住、也能保证城镇居民有房住。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