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时尚
手机搜狐
SOHU.COM

【侠骨柔情】朱亚宾 | 回忆初中

心在江湖
2017-02-17
+关注

回忆初中

今天在网上遇见了久违的初中同学,真是高兴!初中毕业至今,二十三年过去了,他们一个个为人父母,一个个变了样,微信群里的照片有的依稀认得能叫上来名字;有的变化太大,已认不得,更不用说叫上名子了。岁月的沧桑浸蚀着我们这一代人,一个个都不再年轻,可心里的那份友谊还在,那份同学情还在,这让人激动不已!

或许是人到中年常思既往的缘故,回想起初中生活,很令人怀念。二十六年前,上深沟初中的我们,大多十四五岁,正值年轻,可谓同学少年,风华正茂;而我们的学校深沟初中,则是全乡的唯一一所初级中学,学校的学生,都来自我们全乡的各个村社。入校的学生十四五岁的居多,十二岁入学的很少。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中国农村普遍很穷,农家生活都很清贫,孩子上学的年龄普遍迟。

进入深沟初中校门,左面是老师办公室,右面是教室,中间是一条五六米宽的走道,直通向学校操场。我们的学校与乡政府仅一墙之隔,学校前面是笔直的公路,学校的对面住着村民。

我们的教室分为前后两排,每三间教室一排,每排的三间教室都连在一块。两排教室相距大约五十米中间还夹着一块田地。其时全校共三百多个学生,十几位老师。全校三个年级初一初二初三,六个班,每个年级分为两个班,每班约五十人。老师每人一间办公室,同时兼作卧室。 我们的教室都是土坯房,人字形的房顶上铺的全是瓦片,教室是土地面;教室的前面是讲台,稍高,讲台的下面全是课桌,每一横排有六张桌子,每张桌子都配一个板凳,六张桌子两两分开,两边的四张桌子两两并排靠墙,中间的两张并排居中,每人一桌,这大概是中国农村的教室最普遍的课桌布局。——我被分到第二排居中位置。

展开剩余79%

我们这一级是1991年入校,其时我已十四岁了,在一班,给我们代语文课的则是刚从师专毕业后,就到我们学校教书的王坚老师,他兼作我们班的班主任。他的课讲的很好,普通话也标准,在传道授业解惑的三尺讲台上,辛勤耕耘了许多年,尽心尽力,尽职尽责!我到现在还清楚地记得他给我们上课时的情景:他站在讲台上,左手拿着课本,右手拿着粉笔,面带微笑,一边讲一边慢慢地左右走动,目光时而停留在书上,时而又转移开,神情并茂,伴随着所讲的书本内容,手在空中不时地慢慢抖动;他的抑扬顿挫充满节奏感的声调,回荡在教室里,听着心里充满了愉悦!王老师的课讲的非常生动,详实,很富有吸引力,常常达到一种忘我的境界。我们都认真听课,有时入神,很少有人玩耍……现在回想起来,听王老师讲课真的是一种很美的享受!

他用标准的普通话给我们讲课,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送走了不知多少届学生。冬去春来,岁月变迁,二十几年过去了,可是王坚老师对每届学生负责任的态度始终没变,一直含辛茹苦地教育和载培着一代一代的年轻学生,默默地奉献着他的年华,可谓桃李满天下,从未误人子弟,这是我听家乡人说的,我虽无所作为,但作为他的学生我从心理感激他,感谢他的悉心教导!说真的,我们这一届学生都从心眼里感谢他,因为并不是所有老师都象他这样尽职尽责。——一同给我们教课的,还有杜武生杜老师,刘选林刘老师,还有好多老师,记得起他们的形容却已忘记他们的名字了!

我们学校里的学生,有的步行上学,有的骑自行车,有的住校。不过住校生很少,他们都是家离学校太远路不好走不能骑自行车,所以只好如此。

刚上初中那会儿,见到新同学,很高兴。我的初中第一个同桌是王孝军,年纪和我相仿,说话很犀利,语速也很快。和我同在一班的还有同村的小玲,同村的堂哥芳义还有仲喜被分配到二班了。

记得那时我刚上初一,见到比自己年龄小且上小学的同村的弟妹们,还常常以自己是初中生为荣,小小的年纪,有那么一点点的自豪感,现在想起来,那时的自己多么可笑,多么滑稽,多么纯朴,心思是多么的简单!

和我一同小学毕业升入初中的,除过芳义,堂哥外,还有杨鸿,杨列能,王钱旺,杨国珠,杨润国,杨金文,杨列能,杨丽君和王铁牛,等等。

初中几年,和我坐过同桌的除过王孝军外,还有我的小学同桌杨鸿,还有王海军,王等兵,杨冠冠,张丁喜,刘克让,等等,此外同班的还有王托喜,郭斌,王慧君,杨国珠,郭旺兵,郑元勤,李彪,郭润钱,杨爱娟,马凯鼎,杨新舍,刘艳,朱小玲,刘兴虎,杨文太,杨列能,王旭东,任谦,朱鸿昌,朱锦文,王淑贞,任兵孔,王玲芳,孙志清,孙春宵,杨斐艳,王旺平,孙小荷,王波,孙自清,杨丽君,王伯太,杨智慧,凡向红,能记起名字的只有这么多了……

二班的同学,我记得名字的有:任前军,王钱旺,杨小娟,刘君芳,刘亚亚,杨建明,任转子,孙银强,任开社,王鹏,朱仲喜,朱芳义,李变变,任静,刘耀峰,杨亮洁,张慧英,杨雄文,郭运辉,李志杰,王宗亮,等等。

上初中时,每天早晨起床要自己操心。初中功课多,学习时间紧张,星期一到星期六,每天都忙忙碌碌的,背书做作业演算习题,都觉得时间不够用,晚上要经常看书到深夜,这样才勉强跟得上学习。偶尔没交作业或课堂上回答不出老师的提问,被老师批评罚站则是经常的事!

记起孙志清写的作文《我的童年》,语文老师在课堂上念了全篇,我还记得文章中的这两句:“童年,我儿时的摇篮,你伴我度过人生的最早时期”,这两句话写得极好,我印象特别深,所以至今还记得。

记得那会儿上初中时我前排的杨新舍同学,刚学会划拳,便在课间十分钟,时不时的同别的同学划划,一边伸着指头,一边口里念着“二好”“四季财”等术语,神态甚是专注!

记起来的东西很多,很多……

遥想当年的时光,真是令人怀念,一个学校里共同学习,共同玩耍,一同上学,一同放学。学校的上空经常飘荡着我们的朗朗读书声和我们玩耍时留下的欢快笑声!我们在这里尽情展现着我们的青春活力,展示着我们的朝气蓬勃和对生活的热爱。同学之间偶尔打打闹闹,吵吵小架,绊绊嘴,这给我们的初中生活增添了无穷的乐趣和回味,也给我们的人生旅途添加了诸多音符,使我们的人生旅途不至于那么单调,这在丰富我们的人生阅历的同时,也增添了将来的对于这段时光的美好回忆!

记得刚上初中,我每天最担心的就是怕老师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批评自己,怕考试考不好受父母的批评!除此之外,很少有其他方面的忧愁!那时的自己,现在回想起来,活得是何等的轻松,何等的自如,何等的洒脱,生活在父母的呵护之下,没有生活压力,也不懂得生活的艰辛;一个人上学,赤条条来去无牵挂,自由自在!——我们学校的每个同学,在这块小小的热土上,象我一样都留下了自己曾经年轻的足迹,留下了自己曾经年轻的美好,给我们自己的人生征程增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生活总是在不经意间塑造和改变着每个人,当年的同学,现在都各奔东西,在不同的角落,不同的行业,不同的工作岗位上,奉献着自己的年华,做着自己的工作,体现着自己的人生价值,为家人,为社会,这对我们来说这已足够!

……

看着初中同学群里的同学名字,回想起他们,一个个熟悉的面孔从我脑海中闪现出来,我的思绪也跟着回到了从前,上学时的许多校园生活细节,比如谁和谁吵架了,谁乒乓球打得好,谁篮球打得好,谁爱吹牛,诸如此类的一系列情景,又一次在脑海中闪现。回想起那段时光,心里充满了愉悦,充满了怀念,现在我们一个个都到了不惑之年,群里聊天时说着家乡的方言,还和当年一样,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相互调侃,相互嬉戏,还是那样的调皮,还是那样的幽默,那样的充满欢快!

看着微信上的一句“老同学”,就足以让人热泪盈眶,这一句话,包含了多少的怀念,包含了多少的无耐和多少的不舍!是的,二十几年未见了,人生有几个二十几年,同学们,感谢你们,感谢你们对我的关心和厚爱,我相信,有你们的关心鼓励和陪伴,我心里会踏实许多,未来的路也不会那么孤寂,我会坚定地勇敢地走下去!

我的初中同学们,同班的同级的,我在心里默默地祝福你们:愿你们将来的人生道路越走越宽,永远有一颗纯朴的心,在幸福的生活道路上越走越远;不忘同学情,不忘友谊,不忘我们纯真的本色,相互激励,相互支持,不为别的,就为我们曾是同学,曾经在一片蓝天下读书,曾经共度过那么一段令人怀念的岁月;若有机会,再和你们相聚,共诉衷肠,话说曾经,一起回忆那段美好时光!

作者介绍

朱亚宾,网名蝶恋花,平凉市静宁县人,现在兰州打工。

心在江湖

xinzaijianghu666

664103863@qq.com

力推原创,拒绝抄袭

长按二维码关注

你好!菱形脸美少女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