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刺客列传2

手机搜狐

SOHU.COM

小岛君·独家 | 《廖逊开讲》带你重温长征红色历史——“另立中央”谁倒戈

为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海南旅游广播特约评论员廖逊教授在《廖逊开讲》栏目以其独特的视角,带你重温长征红色历史。本频率微信、微博、网站三大新媒体也将同步推送,敬请关注收听!

廖逊开讲:“另立中央”谁倒戈

直到今天,1935年10月5日卓木基会议档案仍未解密,绝大多数历史学家还是按照徐帅回忆录来讲述。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第一研究部编著出版的《红军长征史》2006年第二版,是官方权威表述。张国焘回忆录也有文献价值。其余著作虽不乏新义,但对会议过程讲述,出入不大。前述三部书,有不少蛛丝马迹可寻。

倒戈者到底是谁?揭发了哪些内情,居然能打破冷场,让“另立中央”起死回生?上世纪80年此人肯定依然健在,还享有革命功臣身份地位,他当时“对中央不满”,肯定针对王明路线而非毛主席路线,否则早就身败名裂,没保密的必要。他的发言只是在特定场合,起推波助澜作用,有利于张国焘闹分裂。徐帅回忆录中说是“一个军级干部”,而张国焘回忆录则说“有红五军团的,也有红十二军(实为红三十二军即红九军团)的”。那就至少有两个军级干部。

徐帅实际上已经暗示:明明有四五十位军级以上干部在场,徐帅点的几个名,来自红一方面军的军级干部只有李卓然和罗炳辉两人。《红军长征史》也只点了几个名,红一方面军只有李卓然一人,紧跟在他后面的不是罗炳辉,而是罗南辉,那是一位四方面军出身的红五军副军长,1936年牺牲。这就更加强了徐帅的暗示,此人肯定是李卓然。李卓然1934年9月被任命为红五军团政委,一直到次年7月调离,去担任红四方面军政治部副主任,接任者是张国焘爱将黄超。为什么不是红五军军长董振堂?因为他即使在场,也被徐帅有意省略,更何况朱老总后来吃不上饭,还专门找董振堂要粮。

张国焘回忆录说红五军和红三十二军,都有人发言,斥责毛“行为不当”,那就至少还应有一名原红九军团的军级领导参与。既然不是罗炳辉,只能是何长工,因为参谋长陈伯钧接下来就受排挤。尽管李卓然何长工先后都被调开,但他们都是“临时中央”的中央委员,李改任红四方面军政治部副主任,还提拔成正主任;何则改任粮食总局局长,还当上政治局候补委员。两人长征后都没得到重用。改革开放后何长工才成为全国政协副主席,李卓然仍是全国政协常委,最后两人从中央顾问委员会离休。

李卓然和何长工对中央的不满,更多的是对博古中央和王明路线的不满。遵义会议没有否定王明政治路线,只否定了王明军事路线,许多问题就说不圆。何长工是毛主席心腹爱将,李卓然曾任毛主席办公室主任,都是深知内情、一肚子猛料。再加上毛主席和以张闻天为首的政治局,以非常手段出走,不仅甩掉了红四方面军,也甩掉了红五、九两军团,和中国工农红军总部。人家怎么可能没有一点怨气呢?尤其是红九军团,被周恩来称为“战略骑兵”,多次为了掩护主力部队吸引敌人,走的“弓背路”最多,部队减员也最大,一旦被中央“抛弃”,上上下下的怨气自然最大,即使倒戈也有情可愿。

改革开放后,不仅他们的这段历史已获平反,就是张国焘的两名心腹爱将黄超、李特也获得平反,两人1938年被处决,罪名竟然是“托派分子”。其实“托派”与红四方面军风马牛不相及。沾得上“边”的将领,早都被张国焘杀光了。黄超、李特毕竟都是老红军和老首长。功是功,过是过,平反说明功大于过。

海南旅游广播·特约评论员:廖逊

《廖逊开讲》播出时间:

每周一至周五

早07:30首播

08:30、11:30、18:30重播

采制:陈伟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