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法医秦明

手机搜狐

SOHU.COM

祁斌:在纷乱的世界中做好自己的事情

刚刚过去的2016年堪称“黑天鹅”之年,特朗普上台,英国脱欧,全球范围内民族主义和本土文化开始全面反击二战以来的全球化浪潮。一个割裂的世界面前,一国政府需要穿透混乱看到方向,而对投资机构和创业者而言,也必须对宏观气候有一个清晰的认知。

今天,推荐祁斌1月8日在硅谷国际风险投资论坛上的一个演讲。这位原证监会高层现在的身份是中投公司副总经理,由监管层到中国国家主权基金的全球化战略的主要执行者,祁斌的多元化视野相信会对很多人有启发。

本文转载自清华金融评论

雾霾背后是经济结构的落后

我曾经有一次机会去韩国访问,看到韩国确实令人惊叹,每天都是万里无云。我跟韩国人说,我说你们太幸福了,他说我们也是从不幸走过来的,我们20年前跟北京是一样的,也是雾霾。30年前东京雾霾,50年前洛杉矶雾霾,80年前伦敦雾霾。

80年前有一个清华建筑师的梁思成,他想来想去最后决定在北京生活,不去伦敦,因为北京空气比较好,因为那时候伦敦正好雾霾。今天正好相反。所以我们说今天中国的环境问题、经济问题和社会问题,都跟它的发展阶段高度相关。你想回避也回避不了。你想解决这个问题,你只有快速的走过这个阶段。

中国这个阶段世界银行有个非常著名的说法,中等收入陷阱,不是说我们在陷阱里,而是说我们处在一个非常高危的发展阶段。有一个国家叫阿根廷,1913年的时候人均GDP4300美元,这一年美国也正好4300美元。100年之后,2010年中国是4300美元。美国今天是50000美元,阿根廷不到一万。

英国《经济学人》说阿根廷是如何花了一百年时间从发达国家沦为发展中国家的?这个《经济学人》水平很高。他讲了非常重要的问题,在这个阶段最好的办法就是加快发展,尽快的走过这个阶段。

所以我说今天首要的任务就是加快发展的步伐,提高发展的质量,能尽快的走过中等收入陷阱的发展阶段。我们无论推动中国的崛起也好,还是说搞一个基金也好,你非常重要的是要有一个良好的历史方位感和方向感。我们要了解今天中国所处的阶段,也要能够横向的跟其他国家比较,关键是跟这些国家他们当初的发展阶段比较。

要用资本航母战斗群推动海外并购

供给侧改革势在必行,怎么办呢?无非是两个办法,第一就是自我升级。第二个办法就是拿来主义、海外并购。

中国今天海外并购的所有的成功要素,第一是必须跟中国市场有协同效应,第二是必须能落地,能整合,不管是制造方面的整合还是营销方面的整合。第三必须能在A股或者H股上市,第四必须能让对方收益。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