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法医秦明

手机搜狐

SOHU.COM

国务院智囊详解:债转股在国企改革中的正确打开方式

导读

从去年10月本轮债转股正式落地至今,一系列债转股项目正在有序推进。据媒体统计,目前已经披露的债转股项目的企业包括武钢集团、云南锡业、厦门海翼集团、广晟资产经营有限公司、广州交通投资集团、重庆建工投资控股有限责任公司和山东能源集团。除了武钢集团为央企以外,这些企业均为所在区域的重点国资企业。而从今年各地两会情况来看,债转股也可能成为国企混改的主要抓手。

随着债转股的推进和国企改革的深入,就债转股本身发挥的作用、实施方式等问题,学界、业界各方仍在不断观察思考,也形成了不少极具参考价值的观点。今天与您分享的文章来自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部部长赵昌文。

赵昌文认为,本轮债转股可能会对银行体系或者资本市场产生开放式的资产替代效应,成为今后银行的创新点。借助本轮债转股,要把国有资本布局结构调整放到更重要的位置,还可以通过债转股观察作为实施机构的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的实际效果,从而为解决国有金融资产和国有工商企业之间目前存在的资产分割管理带来新的可能性。此外,还可以在债转股过程中适时解决国企的一些历史遗留问题。最后,要通过债转股建立一个解决国有资本经营收益的长效机制。

对于债转股这个话题,我有以下三点看法。

第一,债转股问题比较复杂,它的长短期成本收益都很难衡量。我个人对它的态度是从最初的抵触,后来的困惑,到现在的看看再说。刚才听了前面两位发言人和几位嘉宾的评论,我愈发感觉到债转股这件事情的复杂性。我们知道,任何经济决策都需要考虑成本与收益,但是从不同的时间期限与角度出发,得出的结论可能都不一样。所以,我认为应该先看看再说,可以先试着搞一段时间,看看效果如何,等到明后年再开会讨论时或许我们就会对这个问题有一些新的认识和体会。

第二,债转股可能对银行体系或者资本市场产生开放式的资产替代效应。债转股主要涉及到银行和国企两个对象。从银行的角度看,过去的金融改革主要解决了三个问题。首先是市场准入问题;其次是价格市场化问题,包括利率,金融产品和资产的价格市场化;最后是资产替代限制问题。市场准入和价格市场化在过去几年取得了不小的进展,但资产替代限制问题似乎并没有取得什么成效,其中核心的原因就是银行体系和资本市场之间的联动机制存在问题。

尽管现在银行体系已经相对开放了很多,但从资产替代限制这个层面来看,仍然相对封闭。去年以来,几个政策都可能在这方面有一些进展。一个是投贷联动政策,刚刚开始试点,目的就是希望可以在“大胆探索、小心求证”的过程中改善银行体系和资本市场之间的联动机制。当然,投贷联动是否会有效果,我们现在还不能确定,但起码这是新的方向。互联网高科技企业(比如蚂蚁金服)在金融业的开疆扩土对银行业产生了一定的冲击,也使传统银行业开始反思、创新。今天债转股也类似,可能会对银行体系或者资本市场产生开放式的资产替代效应,成为今后银行的创新点。与此相关,监管部门也要尽早对下一步可能出现的新问题进行研究,提前应对。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