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法医秦明

手机搜狐

SOHU.COM

若中美爆发贸易战,中国今年GDP或难守6.5%

导读

受困于印度“废钞”计划对该国经济的负面冲击,大部分人士曾预计,印度央行会在2月降息25个或者50个基点。但最终我们看到,在2月8日的议息会议中,印度央行决定维持回购利率于6.25%不变,并对特朗普政策风险给予了高度关注。印度央行行长帕特尔表示,来自于美国宏观政策、尤其是财政政策的不确定性,促使其仍需更多时间等待局势明朗。

从印度央行的表态中,我们或许可以管窥全球新兴经济体在特朗普保护主义“大旗”之下日趋谨慎的情绪。而最近来自国际金融协会(IIF)的预测也显示,受特朗普“美国优先”政策的影响,今年流入新兴经济体的外商直接投资将大幅下滑至3860亿美元,相比3年前,该数据的跌幅接近30%;这也将创下该数据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最低点。

类似的悲观情绪在野村集团近日发布的报告中也有所体现。该报告认为,特朗普提出的“美国优先”政策对整体新兴市场来说都是负面的,尽管不同市场并不会受到同等的冲击。这份报告提出了两个主要观点:1、亚洲或比大多数人想象的都更脆弱,不过仍有不少的财政刺激空间;2、墨西哥经济十分脆弱,但从经济现状和政策应对角度出发,土耳其才是受冲击最大的国家。唯一能够受益的新兴市场可能是俄罗斯。

以下节选自野村研报EM’s struggle with‘America First’ policies.

“美国优先”政策对新兴市场的考验

◎文丨苏博文 野村亚洲(除日本外)首席经济学家、全球市场研究主管

赵 扬 野村中国首席经济学家

走势各异的新兴市场

美国总统特朗普为复兴美国所推出的政策总体来看或对新兴市场不利。美国财政刺激政策的确将产生一定的提振作用,但其影响可能要在2017年后期甚至2018年才能显现;而在此之前,我们预计两股更强大的反作用力会先产生影响。一个是美联储升息步伐加快和美元升值:由于多数新兴市场自2008年以来负债水平明显上升,这会令其面临资本外流和信用违约的风险。另一个则是特朗普团队“美国优先”政策和谈判策略的核心:日益抬头的美国贸易保护主义、更严苛的移民政策和美国外交政策的调整。我们认为这对新兴市场的冲击要大于发达经济体,因为新兴市场经济对贸易的依赖性更高且地缘政治风险大。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