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楚乔传

手机搜狐

SOHU.COM

【荐读】特朗普时代,美国媒体路在何方?

“与媒体开战是一场永远也打不赢的战争。”这是美国前总统尼克松的名言,其白宫生涯最终因为“水门事件”惨淡收场也充分印证了这一点。然而,今天的白宫主人对此显然不认同。就任总统第二天,特朗普就在视察中情局时高调宣称:“我正在与媒体进行一场战争。”自此以后,白宫与美国主流媒体不断交恶,媒体成为“反对党”(白宫首席战略顾问班农语)已经成为现实。

1974年《华盛顿邮报》关于尼克松辞职的报道。该报以“水门事件”为题展开的调查报道是对尼克松政治生涯的致命打击。

特朗普团队面对媒体的强硬态度、对“推特”等社交媒体的极端借重,彻底打破了白宫与美国媒体传统相处之道。愤怒之余,美国媒体也开始沉下心寻找适应特朗普时代的报道方式。除《国家问询报》等极少数支持特朗普的媒体外,美国传媒界普遍认为,面对特朗普这样一位“非典型性”总统,媒体要坚守“政治正确”,做好死磕到底的准备,但同时也需把握策略,保持冷静,靠站得住脚的新闻报道赢得舆论争夺战。

特朗普在视察中情局时高调宣称:“我正在与媒体进行一场战争。”图为CNN相关报道截屏。

死磕到底

在批特朗普问题上,美国媒体似乎形成了一场竞争。

日前有消息传出,《华尔街日报》不少员工因为自家报纸批特朗普不够凶,开始闹情绪。该报总编杰拉德·贝克不得不出面安抚手下,强调报道的目的在于让新政府负起责任,而非造成对立。他还列举了一系列该报的独家报道和深度文章来证明《华尔街日报》并非胆小,包括特朗普的业务冲突、与外国的交易和围绕刚辞职的前国家安全顾问弗林的争议。

在由100多名《华尔街日报》新闻部门员工(全球其他员工通过电话接入)参加的内部论坛上,总编杰拉德?贝克对该报关于特朗普的报道进行辩护。图为NPR相关报道截屏

美国国内舆论语境中,媒体素来被塑造为公众利益的守护者。面对特朗普全方位挑战美国政治传统的战斗性姿态,美国传媒界普遍认为自己不应低头,应坚持自身定位,与特朗普针锋相对地展开较量。

布鲁金斯学会不久前专门就“特朗普时代的媒体和记者”主题组织研讨。该学会治理研究领域资深研究员迪翁表示,对媒体来说,“闭嘴”不能成为选项。在他看来,未来几年,媒体的确会成为“反对党”,因为媒体是爱国者,必须做好自己的工作,不能以“任何事情都有两面”为借口,消解任何判断。

布鲁金斯学会网站专门就特朗普时代的新闻报道这一主题刊登专家观点。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