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催眠师

手机搜狐

SOHU.COM

深度:高端制造业回美国 中国还剩下什么?

特朗普和以前当选美国总统的人最大的不同是,他真的在兑现他在竞选时的很多承诺,尽管这些承诺极具争议。

以他“制造业回流”美国的政策为例,特朗普的“雇美国人,用美国货”的口号似乎不现实,但他对制造业的重视却值得我们学习。

特朗普是一个开发商,但他的竞选纲领中更多的是打制造业的牌,这一方面迎合美国国内蓝领阶层对美国制造业外流的不满以及出现的美国实体经济与金融服务业之间严重的“断层线”的担忧,另一方面,从08年金融危机以来,主要的经济大国的重要经济策略看,主要大国都开始反思制造业政策,反思“后工业化”的思维,重视制造业成了后危机时代经济大国争夺全球新的经济战略制高点的关键。

出于这样的考量,特朗普的前任奥巴马在金融危机之后大力推行“再工业化”和“制造业回归”,为了强调制造业的重要性,2009年12月公布《重振美国制造业框架》,2011年6月和2012年2月相继启动《先进制造业伙伴计划》和《先进制造业国家战略计划》,2013年发布《制造业创新中心网络发展规划》,推动所谓的“制造业回归”,奥巴马的努力,相对于过去似乎取得了成效。

从回归美国的企业数量看,2010年仅有16家,2011年为64家,2013年有210家,2014年有300多家,逐年增长。

当年奥巴马强调 “再工业化”,目的是为了保持美国在全球制造业竞争方面的领先地位,并为新一轮产业革命进行充分的准备。

本质上是实现美国产业的升级,抢占国际产业竞争制高点。

特朗普的制造业政策和奥巴马政策的不同在于,特朗普除了希望美国公司回流美国,更希望制造业的振兴可以带动更多的就业。

很多人过去一直认为,美国制造业在衰落,判断的标准在于美国制造业占全球制造业的份额,美国制造业产值占GDP的比重,以及美国制造业创造的就业。

按照这些指标,美国制造业的确在衰落。

1950年,美国制造业占全球制造业的比重高达40%,美国制造业占GDP的比重高达30%以上,创造就业早高峰时的1979年,制造业就业人数接近2000万,占总就业人数的比重也接近30%,而现在,美国制造业占全球的比重不到19%,占美国GDP的比重不过13%左右,创造的就业占总就业人数的比重甚至不到10%。

然而,这些数字完全误读了美国制造业的全球竞争力。

以上数字的变化,一方面是美国产业结构变化的结果,美国服务业的崛起是制造业比重下滑的重要原因,另一个面,美国制造业在全球比重的下降也是“产业漂移”的结果。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