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贴身校花2

手机搜狐

SOHU.COM

一位大文豪与正露丸的故事

森鸥外(1862~1922)本名森林太郎,日本小说家、评论家、翻译家。

不少人听说过一种名叫“正露丸”的止泻药,但极少人知道这种药背后的历史故事。一代大文豪是如何与它扯上关系的?

日本小说家森鸥外出生在医学世家,从小受到良好的汉学教育。1882年毕业于东京第一大学医科学校,曾任陆军军医;1884年赴德国留学,广泛涉猎欧洲古今名著,深受叔本华、哈特曼的唯心主义影响。哈特曼的美学思想成为他后来从事文学创作的理论依据。

森鸥外留学归来,以启蒙家的姿态开始文学活动。他1890年发表的处女作《舞姬》,连同他的《泡沫记》和《信使》被认为是日本浪漫主义文学的先驱之作。《舞姬》的主人公是一个留学德国的日本青年官吏,他曾爱上一个德国穷舞女,但在日本专制官僚制度和封建道德的压力下,终于遗弃了她,酿成爱情悲剧。作品反映了个性解放的要求与社会现实的矛盾。它被人们认为是日本近代文学初期的代表作品。

《舞姬》的文段。

森鸥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明治时期的日本陆军军医首长。当时的日本陆军士兵大都患有脚气病,森林太郎认为脚气病是未知的细菌感染造成的,而具有巨大杀菌力的杂酚油,应该也可以治疗脚气病。在日俄战争期间,日本陆军高层接受森鸥外的建议,大量配给参战的官兵用杂酚油制成的药丸,而且规定要定时服用。这种药丸俗称“征露丸”,“露”即露西亚(俄罗斯),“征露”即打败俄罗斯之意。

1923年征露丸的广告剪报。(图片来源:日本《朝日新闻》)

这种征露丸气味难闻,可以说是奇臭无比,隔着几层的包装,人们都可以闻到它的臭味,这让许多士兵都不敢服用。军官们想尽办法,甚至在集体监督下强迫军人吞下药丸仍然效果不彰,事后能在地上找到很多被军靴踩碎的药丸。这些军人假装吃下药丸,然后偷偷地从嘴角让药丸掉落地上。后来,军官们想到了一个方法,就是假借天皇的命令,说是天皇要求士兵们服用的。日本人历来有誓死效忠天皇的观念,因此这个命令取得了很好的效果。一个陆军士兵每个月要吃90颗药丸,所以有人估算过,当时日本药厂制造的征露丸,一天供应给陆军的数量大约是2,000,000 颗。药厂很不客气地发了一笔“战争财”。

森鸥外坚持己见的后果是,日本在对沙俄的战争中有250,000陆军得了脚气病,其中有27,800个生命葬送在异国的土地上——征露丸并没有如愿打败脚气病。但由于日本战胜了沙俄,让征露丸有了“打败露西亚的万能药”之称,日本许多药厂竞相制造,广告还把它吹捧成为无所不医的神药,最终使得它成为日本国民家中必备的药品。

1939年征露丸的广告剪报。(图片来源:日本《朝日新闻》)

因为森鸥外的判断失误,他被海军军医高木兼宽比了下去。高木兼宽在寻找脚气病病因时,幸运地在海军“筑波舰”1875年的航海日志里找到了灵感。他发现海军士兵在到了美国和澳洲训练的时候,患脚气病的人数就会大大减少。于是,他在海军医院里找到几位脚气病患者进行实验,结果证明和(日式)洋(西式)混食的饮食方式可以作为脚气病的治疗措施。后来,当筑波舰前往新西兰作远洋训练时,他力荐长官替官兵准备和洋混食的菜单。果然,舰上官兵患脚气病的情况较之前少了。这个食疗方法被收录在医学历史文献内。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日本药商继续利用征露丸在日本人民中的名声,生产止泻药出售,为了不刺激邻国,他们将“征”改为“正”,让“正露丸”的名称流传到现在。正露丸没有因为败给脚气病而销声匿迹,却让捧红它的森鸥外郁郁而终。

(编撰 涵量 图片来自网络)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