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欢乐颂2

手机搜狐

SOHU.COM

制造业出海,是逃跑还是拓疆

最近,曹德旺、宗庆后等制造业企业家不断呼吁降低中国制造业税收负担,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而在此前,台湾制造业巨头富士康、日本科技企业软银集团都纷纷加码对美投资,其背后动因无疑是特朗普计划大规模对实体经济和企业部门减税让利。在美欧等发达经济体和新兴经济体的两头挤压下,中国制造企业将何去何从?

近几年中国企业家投资海外的热情逐渐高涨,根据Rhodium Group提供的中国对美国直接数据,2016年中国对美国投资项目为142个,总投资金额达450亿美元,接近2015年总投资额153亿美元的三倍。中国公司逐渐从中国公司逐渐从单纯的货物出口过渡到在海外进行直接实体投资。而除了“玻璃大王”曹德旺在美国投资建厂之外,包括江南化纤、山东泉林纸业等在内的制造企业也早已出海拓疆。赴美建厂是中国企业集体试水全球化,还是民营企业为高昂的成本和税负所困的冰山一角?事实又是否真的如曹德旺所说,“美国恢复制造业大国的决心比我们中国人大”?

曹德旺们为什么“跑”?

根据美国波士顿咨询集团(BCG)最新发布的全球生产成本分析报告显示,美国制造成本与中国经济发达地区的成本大致相当。如果考虑运输成本、存货以及其他成本,中国和美国制造成本的指数是99:100。也就是说,在美国制造成本是1美元,那么在中国的制造成本就是0.99 美元。中国与美国的制造成本的优势已经从2004 年的14%降低到2016 年的1%。

具体来看,中国的土地成本、物流、能源成本高于美国,虽然在人工成本方面相较美国有着明显的优势,但按照目前国内工人工资上涨趋势,再过5 到10 年,中国在人工成本上也占不到任何优势了。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制造业流向美国,似乎也就不足为奇了。

全球制造业“呼叫转移”?

就目前来看,高端制造业回归美国,低端制造业产业链大规模转移到东南亚、墨西哥等价值洼地已成大势所趋。美国方面,特朗普不仅在竞选时提出“买美国货,雇美国人”、对自由贸易的反对和将对来自一些国家的产品征收特别关税;在当选后更频繁地将矛头指向美国制造业,近期更是向美国三家汽车制造商施压,导致福特汽车在2017 年1 月宣布将搁置在墨西哥的投资计划。在这样的大环境中,在制造业上拥有更精细的材料、工艺、产品升级的发达国家在技术上更有优势。因为,制造业的复兴,不能仅停留在低廉的成本上。

以德国为例,尽管德国与美国的制造成本指数是115:100,成本相较美国更高。但自“德国工业4.0”于2013 年4 月在德国推出以来已迅速成为德国的另一个标签,进一步巩固了德国作为生产制造强国的地位。同时,就美国的制造业自身来说,其始终保持着高端制造业在IT、研发等方向的优势。从制造业自身价值链来看,美国制造业也几乎占据了利润最为丰厚的产业,并低附加值的环节主动配置到海外,让美国制造业能够获取远高于全球平均水平的制造业利润率。而持续领先的创新能力更是其保持利润优势的根本因素。因此,在全球范围内的制造业之争中,如果中国企业能够借鉴美国和德国先进科技以及初创企业的经验、完善相应的高端制造技术、提高生产操作人员的劳动生产率、结合产业结构的调整,才能弯道超车,真正成为世界制造业强国。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