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生活大爆炸

手机搜狐

SOHU.COM

老国王霸占太子老婆生下儿子,为废长立幼合谋谋杀太子,结局竟然是|烂泥里长出棠棣之花

人常说“六经皆史”,今日我们读《诗经》,决不能只把它当做美妙的文学作品来欣赏,里面的许多诗篇,和史实能够对应。《诗经》和《春秋》在许多地方是可以互证的。

《诗经·邶风》最末有两首诗编排在一起。一为《新台》,一为《二子乘舟》。《新台》吟道:

“新台有泚,河水弥弥。燕婉之求,蘧篨不鲜。有洒,河水浼浼。燕婉之求,蘧篨不殄。鱼网之设,鸿则离之。燕婉之求,得此戚施。”

这首诗是以新娘的口吻抱怨说:新筑的高台很漂亮,下面的黄河在流淌。本来想嫁给一个美少年,没想到碰上癞蛤蟆新郎。

《二子乘舟》里唱道:

“二子乘舟,泛泛其景。 愿言思子,中心养养。 二子乘舟,泛泛其逝。 愿言思子,不瑕有害。”

译成现代汉语大意是:兄弟俩乘船,船儿随波浪荡漾;想起兄弟俩,心中满是忧伤;兄弟俩乘船,随波消逝在远方。想起兄弟俩,愿他们远离祸患。

如果不懂当时的历史背景,可能读完会觉得莫名其妙。这两首诗,说的是春秋时代卫国一大丑闻和一场悲剧。而丑闻是因,悲剧是果。

卫宣公还是公子的时候,就和自己父亲卫庄公的小妾夷姜通奸,生下了一个儿子名曰急(也写成伋)。这叫烝其庶母,是严重的乱伦,古代上淫为烝。他父亲、哥哥接连翘辫子后,他继承了国君之位。

两人乱伦生下的儿子急也长大了,该娶媳妇了。于是让人说媒给儿子娶了一个齐国的美女,姓姜,乃齐国的国姓,应该是贵族的女儿。在黄河边搭了个台子准备办婚礼,当老公公的卫宣公一看新娘好漂亮,就据为己有,不给儿子了,这个女人后来称为“宣姜”。

唐代的高宗李治封伺候过他父亲李世民的武则天为皇后;唐玄宗将自己儿媳、寿王的妻子杨玉环纳为贵妃。这卫宣公,比他俩更过分,烝母扒灰都占全了。

尽管一开始,美女嫁给老头,未必乐意,但权力的诱惑是巨大的,能抵消男人的年岁。如果唐玄宗不是天子而是小老百姓,如花似玉的杨贵妃会和他发誓“在天愿作比翼鸟”么?不久,宣姜接受了现实,和卫宣公接连生了两个儿子寿和朔。

人老珠黄的夷姜——也就是宣公原来的庶母、后来的夫人、公子急的母亲,可能不堪忍受,上吊自杀了。这下宣姜更肆无忌惮干政了,他和儿子朔一起密谋,要搞掉理当继承君位的公子急。这宣公本来自己夺了公子急的老婆,父子俩有芥蒂,这下儿子的亲母亲死了,又听年轻貌美的宣姜吹吹枕头风,他也下决心将大儿子除掉。

于是,宣公派公子急出使齐国,然后买通杀手在卫、齐两国交界的地方守候。宣公和宣姜所生的另一个儿子寿知道了,这人心地善良,马上去报告急,让他别去。急说,父亲的命令我哪能不听?于是寿设酒宴为哥哥饯行,等哥哥喝醉后,他穿着急的衣服,拿着急的旗帜前往边境,因为走的是水路,寿在船上被杀手杀掉了。

急酒醒后,知道弟弟寿代自己去送死,连忙坐船在后面走,等赶到的时候,弟弟已经被杀死了,杀手还没有撤离。他对杀手说,你们要杀的是我,现在杀错人了,寿有什么罪过?干脆把我也杀了。——于是杀手连他一起杀了。这个杀手真敬业,买一送一,杀了国王两个儿子。

卫国百姓编了《二子乘舟》这首诗传唱,就是怀念两位非常友爱的同父异母兄弟。后来宣姜的另一位儿子朔继承了君位,是为惠公。但如此得位,国内贵族和平民都不服气,鲁桓公十六年(公元前696年)发动政变,拥立另一位公子即位,惠公只好逃到外婆家齐国。

这当然是一段非常悲伤的故事,不知道那个宣姜,自己害死自己的亲生儿子后,作何感想。人常说春秋礼崩乐坏。其标志是:政治上,在国际层面是征伐不由周天子出,诸侯们不尊周室,相互攻伐不已;在国内为了权力,兄弟相残,臣弑君子弑父的事很多。而在道德伦理层面,贵族的道德水平更是没有底线,君夺臣妻,君臣一起宣淫,家族内乱伦的事也不鲜见。

可以说那是个堕落的、荒淫的时代,但是堕落、荒淫之中,总能看到人性的光芒。比如寿和他同父异母哥哥急的棠棣之情——古人将兄弟比作棠棣,就是腐烂的泥土中长出的纯美之花。按利益考量,寿应该支持自己的母亲和同母的兄弟,而他选择了公道与正义,慨然去替急送死。中国的历史上多权谋、血腥,然而正是还有这样的亮色,尚能慰藉读史者。

▲棠棣之花

往期精彩回顾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