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手机搜狐
SOHU.COM

指望房产税来压制房价?再等50年吧

财经全集
2017-02-17
+关注

刚一开年,“房产税”就成了舆论热议的话题。

2017楼市利空连连,多地房贷收紧,分析师纷纷预测房价是要大降了。此时国务院再次提及的房地产税更是让楼市投资者叫苦连连,他们认为房产税一出房价必将无疑。那么,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这有现实市场背景:春节刚过,楼市利空连连,多地房贷收紧,融资弹药库——私募资管产品被盯牢,房企尤其是中小房企的钱袋子堪忧。

而国务院在年前出台的《关于创新政府配置资源方式的指导意见》,本是7000余字长文,不过稍稍提及房地产税,便被媒体反复咂摸,刷屏朋友圈。

其实,稍读文件便知,原话是“在维护全国统一大市场的前提下,支持各地区在新型城镇化、国资国企改革、区域性金融市场和金融机构、房地产税、养老和医疗保障等方面探索创新”。

只要见了风,就是满城风雨。房地产税一出现,似乎便显得其他几项探索存在感全无。

房价

展开剩余81%

房地产税对房价影响:房地产税仍在草案阶段,房地产税如果能够顺利开征,在以供求关系为主导因素的房地产市场上,此税有利于楼市挤泡沫,减少投机,稳定市场,但指望它带来房价大降,恐怕也是想多了。从已试点数年的重庆、上海来看,无论是对高端存量征收,还是对增量征收,由于涉及人群有限,对房价的影响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那么这次房地产税真的要来了吗?房价果真要降?楼市眼看要黄?

拜托,明明房地产税的草案还在艰难的起草阶段。看看隔壁的《慈善法》,早在2008年底,民政部就将起草的草案报送国务院法制办审查,次年全国人大常委会甚至将慈善法列入了年度立法预备项目。由于许多重大问题难以形成共识,搁置数年,又经历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重新起草,去年3月才正式通过。虽然后期进展神速,但从全周期看也经历了8年。

即使相关立法能够奇迹般地火速通过,房地产税顺利开征,在以供求关系为主导因素的房地产市场上,此税有利于楼市挤泡沫,减少投机,稳定市场,但指望它带来房价大降,恐怕也是想多了。从已试点数年的重庆、上海来看,无论是对高端存量征收,还是对增量征收,由于涉及人群有限,对房价的影响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那么设计房地产税的目的又是什么?总的方向是,在保障基本居住需求的基础上,对城乡个人住房和工商业房地产统筹考虑税收与收费等因素,合理设置建设、交易、保有环节税负,促进房地产市场健康发展,使房地产税逐步成为地方财政持续稳定的收入来源。

不过从重庆、上海的试点来看,目前对地方政府财政税收贡献可谓微小,想让房地产税承担大任,道阻且长。

前提

去年7月,被市场认为是直言不讳的改革派人士之一、时任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在G20税收高级别研讨会上表示,个人所得税和房地产税方案目前仍未正式推出,主要是受制于信息征集能力弱以及利益调整阻碍,“只要是真正的税收再分配,就会受到真正的阻碍,但我们义无反顾地要做。”11月4日楼继伟再透露,房地产税等改革正在积极推进。

虽然仅仅3天后的11月7日,楼继伟便卸任财政部部长之职,但他提到的“真正的”三字,却意味深长。改革进入深水区,触动利益比触及灵魂还要难。

法理与技术

兜兜转转这么些年,2015年8月,房地产税法终于正式进入全国人大立法规划。去年“两会”上,全国人大常委会预算工作委员会副主任刘修文透露,调整后的人大常委会立法规划已将房地产税法列入了第一类的立法项目。不过到7月时,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郝如玉透露,房地产税仍在起草过程之中,试点虽然征收了5年多,但是操作难度很大。

有专家指出,本届人大任期到2017年底,因此,房地产税法最快将在2017年底前通过,慢的话可能会在2017年底提交审议,在下一届人大任期内通过。就目前而言,这一观点恐怕还是乐观了。

难度大,原因莫过于复杂的利益调整。

与以往只对城镇经营性物业课税的房产税不同,房地产税的课税对象可能将涉及所有房产。而且房地产税的起草,并非在一张白纸上全新设计,而是在现行税制和收费体系下的再设计。在中国目前的税收体制下,围绕房地产的税收及土地费用很多。企业拿地阶段有契税、印花税,建设阶段的建筑业营业税金及附加、印花税、土地使用税,销售阶段有营业税金及附加、土地增值税、印花税、房产税、契税等。如果是二手房交易,还有营业税、土地增值税、个税、契税、印花税等。如此多的税种重新调整,复杂程度可见一斑。

在实际操作上,各地发展不均衡,不同地方的楼市、政府税收、居民收入水平不同,房地产税的征收范围和税率如何确定?是否该设置免征额?免征额度又该设置为多大?

由于房地产税是典型的地方税,作为直接税种,让税务局直接面对居民个人征收房地产税,不同的房屋持有者又各有不同的情况,难度可想而知。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郝如玉去年就曾表示,房地产税试点征收了5年多,但是操作难度很大,有的地区税收成本甚至和税收收入相当。

凡此种种选择题背后,都横亘交错着无数利益群体的不同诉求。所有这些博弈的结果,一旦写入法律条文,便不是朝令夕改的事了。看看隔壁的《预算法》,光修订就花了10年,两度搁浅,仍有遗憾。

案例详解:作业成本法的运用及对企业的影响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