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催眠师

手机搜狐

SOHU.COM

四个角度,看透中国经济与就业真相

偌大的中国,从寒冷的黑龙江畔,到浪涛浪涌的黄浦江边,各地联袂上演一出冰与火之歌,地区分化触目惊心;不同行业间的相背而驰愈发严重。与一些互联网产业相比,传统产业更显萧条凄清。而任何单方面享受自我安乐状态的行业、企业,都将与中国经济的真实面渐行渐远。

这是大洗牌加速的关键节点,财富,以及追随财富的人才正在重新布局,再构中国经济新版图。

新经济进入快车道

2016年人们最频繁提到的一个词是“新经济”。“新经济”今年甚至首次写入政府工作报告,这是中国经济转型希望所寄。

当原有的经济增长模式走到尽头,大力发展新经济,既是顺势而为,也是不得不为。以电子商务和共享经济为代表的新经济,正成为中国的新动能和新就业提供者。

2016年7月,移动出行发布的相关报告称,中国已有50万钢铁煤炭产业工人通过开网约车再就业,山西、四川、黑龙江等产能过剩大省煤炭钢铁占比最高。“新经济支撑就业的能力超出预期”背后,是人类生活方式变革的加速,催化新经济模式的成熟。

新经济已经进入快车道,它正贪婪地吸纳着资本和人才。尤其对于年轻人来说,这个行业无疑将诞生最多风口。

实体经济遭遇断崖式下滑

2016年,我们听到了一个新说法“中国进入干啥都不挣钱的年代”,其实,准确地说,部分“中国实体经济进入干啥都不挣钱的年代”。与“新经济这边风景独好”形成强烈对比的,是实体经济的萎靡不振。

最新的例子,是东北最大的特钢企业东北特钢连续六次发生债务违约,违约总额近40亿元而仍束手无策。东北特钢的困境,是中国钢铁行业乃至所有产能过剩行业的缩影。不惟钢铁、煤炭企业,几乎中国整个实体经济都感受到了寒冬的肃杀。

2016上半年中国民间投资遭遇滑坡,增幅仅为2.8%,不仅惨淡,而且极其严峻。实体经济现在遭遇的是左右为难的窘境,一头是需求端的饱和乃至萎缩,利润大幅缩水,另一头是供给端的信心缺失和大步撤退,实体经济的前景,无法叫人乐观。

实体经济遭遇断崖式下滑也直接反映在就业市场上。能源、电气、办公用品及设备行业在今年第二季度的就业景气指数皆锐减超过一半,这意味着,在求职者数量保持不变的情况下,这些行业的岗位需求缩水超过一半。

此时,中国城市发展的马太效应近年愈发显著,这从房价的涨幅上便直观的反映出来,东部的上海、南京、苏州、深圳、厦门都在限购,而东北的大部分城市则为“去库存”而发愁。两极化愈发明显,而中部重点城市正借助资本和政策的羽翼跟随东部城市腾飞,其未来同样值得期待。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