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手机搜狐
SOHU.COM

新三板公司富电绿能借款数亿,投资还是借壳

待秒投资
2017-02-17
+关注

近日,华夏时报记者王俊仙撰文,深交所上市企业宏达新材(002211.SZ)实际控制人朱德洪不仅遭到证监会的处罚,其通过江苏伟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持有的宏达新材一大部分股权目前质押给了自然人庞雷,质押规模为一亿股,质押期限截止到今年3月17日。以近期股票价格为基准,以低于市场平均抵押率的三折计算,最少获得自然人借款不低于3.7亿元人民币,作为新三板公司的董事长,自然人庞雷身价如何,如何拥有如此庞大的现金,他身后的新三板上市公司又是如何经营的;为何朱德洪不惜食言于投资者与广大股民,也要尽快推动质押,难道又是一次“卖壳”的动作,是否会再次招致证监会的处罚,这一系列问题,相信我们能找到一些答案。

庞雷是谁?

记者查询资本市场公开信息发现,赛特康(834855.OC)和富电绿能(430087.OC)的董事长均名为庞雷。2月9日,赛特康相关人员向记者核实称 ,赛特康和富电绿能的董事长庞雷实为同一人。

资料显示,赛特康是一家专业高端工业铝电解电容器和薄膜电容器的研发及制造企业,2015年实现的营业收入和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3亿元和2529.79万元,2016年上半年的对应数据为4873.94万元和698.86万元,庞雷为其第一大股东,持股49.85%,2015年8月至今任赛特康法人代表、董事长和总经理,并在16年11月减持100万股,价值约为660万元人民币。

展开剩余71%

富电绿能是国内社会资本在公共领域充电设施建设和运营方面的龙头企业之一,2015年成为新三板第一家充电桩企业,2016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2.74亿元,实现归母净利润900.12万元。富电绿能的第一大股东为庞雷的妻子吕勤燕,庞雷从2015年10月至今任富电绿能法人代表和董事长。

坐拥两家新三板上市公司的董事长,经营规模有多大呢,根据公开披露资料整理了两家企业的经营状况:赛特康16年半年报利润近700万元,对应销售额所示利润率14.3%,富电绿能16年半年报利润900万元,对应销售额所示利润率仅为3.3%,而根据富电绿能的公开信息,这家新三板上市公司居然也是“借壳上市”的,其原名为“威力恒”,主营业务为妇科医疗器械;借壳上市也能成瘾,会不会又是一次资本的豪赌,我们不得而知。

两家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在16年底减持股份仅获得660万人民币的背景下 ,如何出资3亿多元,为非关联企业进行股票质押出资,会不会是自有资金呢;通过对富电绿能的对外投资查询发现,富电绿能旗下全资投资北京富电新能源汽车销售有限公司,销售吉利帝豪新能源汽车,接近汽车销售行业的业内人士表示,销售公司占用自有资金进货销售的模式已经不可能,在北京地区的汽车代理商均会获得来自银行和主机厂的贷款及担保支持,即银行与吉利汽车会为富电系企业提供有限滚动贷款,销售一批,再贷款一批的模式。由此可见北京富电新能源汽车仅开设一家实体销售店、广泛发展二级代理商的销售行为,并没有十分庞大的资金背景,而其在全无汽车销售经验的背景下,成为吉利新能源汽车的全国第一家经销商,没有来自主机厂的支持与担保,是不可能的。那么富电绿能有没有钱呢?

通过对富电绿能公开披露信息的梳理,发现其关联交易频繁,且交易对手均为赛特康、北京富电科技等控股或持股企业。是否存在富电绿能向关联企业赛特康购买零部件,再交给富电科技生产充电桩,并回购生产成品,做大关联交易所产生的销售额,并且输送利益的行为呢?这样是否可以解释赛特康的利润率远高于富电绿能呢?而上市公司在16年9月以870万元的对价,收购北京富电科技所持有的充电桩专有技术的行为,是否可以看作“左手与右手”的交易呢,毕竟北京富电科技并非上市公司,没有公开数据可供查询,这一点我们不得而知。而通过北京市工商局网站查询,北京富电科技有限公司2016年内多次变更企业注册地的行为更加让人如坠迷雾,其多重的股东结构与资本构成绝对如盗梦空间般值得探究。

2016年初,富电科技董事长庞雷先生曾表示,2016年预计将建设710个超级充电站,建成28800根充电桩,市场占有率争取达到70%,投资规模将达35.5亿元。2017年计划投资还要翻一番。通过富电绿能的披露文件,2016年初以来,两次取消对外发行股票方案后,分别于8月、9月再次发布股票认购延期公告,最终获得投资6700余万元,与预计募集资金8亿元有较大差异,实际募得资金不足9%;经过查询北京市充电设施公共管理平台显示,富电在京上线运营的充电站共有12座,安装并运营充电桩269台套。

2017年已进入2月,相信达到2016年预计建设目标已经没有可能,自2014年以来,富电绿能投资建设并上线运营的充电桩总数未能达到庞雷先生预计规模的1%,以此计算投资规模不会超过预计规模的2%,也就是7000万元,如果计入北京市政府固定资产投资补助的收益,富电绿能是否已经实现了“零投入、拿补贴”的运营状态呢?作为上市公司的掌门人,具备三个亿以上的投资能力,仅获得9%的社会资本投资,个中缘由也许只有庞雷先生本人才能清楚。

案例详解:作业成本法的运用及对企业的影响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