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手机搜狐
SOHU.COM

鲜为人知的秘密网络:渗透硅谷的红杉“猎人”

天使湾
2017-02-17
+关注

红杉资本已经为许多正在寻找和投资新想法的企业家和学者出资数百万美元,让他们能为自己挖掘初创企业。

(左:Clara Shih是Hearsay Social的CEO;中:Matt MacInnis是Inkling的CEO;右:Marco Zappacosta 是Thumbtack的CEO。图中三人在出席2014年红杉资本的“猎人计划”会议,他们都是红杉扶持的初创公司创始人,并且都参与了“猎人计划”。)

5年前,天使投资人Jason Calacanis给一家几乎默默无闻叫做UberCab的公司投资了2.5万美金。而这笔对如今称为Uber科技有限公司的投资,其价值已将近1.1亿美金,足足翻了4400倍。

Calacanis从没在公开场合透露过这笔资金的来源:红杉资本,硅谷最著名的风投机构之一。从2009年起,红杉已经花费数百万美元在一批拥有广泛人脉的企业家和学者身上,他们被称为“猎人”。

猎人往往去挖掘并投资一些红杉会感兴趣的项目或创意。Calacanis曾把Trumbtack的创始人介绍给红杉的一位合伙人,据VCExperts估算,自从红杉的合伙人投了这家提供本地服务的公司后,估值至今已经上涨了50倍。

展开剩余89%

而Trumbtack的创始人Marco Zappacosta现在也在为红杉发掘线索,他说:“红杉是一家伟大的机构,我们很乐意向他们输送一流的企业家”。Marco已经通过红杉提供的资金投资了好几家初创公司。

挖掘爆发性增长的投资机会,对风险投资机构来说是个永远都不会结束的狩猎,而“猎人计划”这个依靠金钱与人脉建立起来的秘密生态是对这种“狩猎”的异乎寻常地有力地阐释。

大部分红杉的猎人都曾获得红杉的投资,也意味着他们会更了解红杉的偏好和风格,也更乐意去向其他企业家推荐红杉。

与投资的企业者打造亲密的关系可以给风投机构带来新的投资机会,特别是创业成本日益降低的今天更显得重要。首先,创业公司数量的飞速上升增加了风投机构挖掘到最佳投资机会的难度;其次,由于新资本像洪水般的涌向这个科技创新领域,风投投资人之间的竞争也变得激烈。

数十年来红杉一直是风险投资行业的标杆机构,这家坐落在Menlo Park的硅谷投资机构,早期曾投资过当今科技巨头,包括苹果、谷歌和思科。

Facebook在2015年以22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WhatsApp,而红杉是WhatsApp背后的唯一的风投机构,他们以35亿美元的估值投资了6千万美元。红杉现有持有33家独角兽的股权,超过其他任何一家风投机构。

芝麻开门

红杉的投资成绩吸引了非常多的项目,而他们精心培养的“猎人网络”则为更多的投资机会敞开了大门。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这张“猎人网络”包括Dropbox首席执行官Drew Houston、Airbnb三位创始人、Facebook高管Mike Vernal、斯坦福以及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教授、红杉某管理合伙人的女儿Douglas Leone。

红杉的猎人们

不过也有例外,红杉也曾向Stripe的创始人兄弟-John和Patrick Collison发出“猎人”邀请,但被拒绝了。这家成立5年的线上支付公司早期曾接受过另一位“猎人”Sam Altman的投资,也就是现任YC掌门人。红杉曾投资过Altman创立的公司-Loopt,后来Altman帮助红杉投资了Stripe。15年7月,Stripe宣布获得Visa等公司的投资,使其估值达到50亿美元。(译者: 11月,Stripe表示已获得谷歌与General Catalyst Partners等共1.5亿美元最新一轮融资,令公司估值达到92亿美元)

总之,红杉的猎人们已经将资金投入到数十家初创公司中,但我们很难知道它的真正规模,而红杉也拒绝对此发表评论。

“这个行业的所有人都希望能有自己独特的项目源”,红杉的合伙人Roelof Botha说道,他也是“猎人”计划的主管,“这是我们这个行业面临的挑战之一:怎样才能让你在创始人眼里与众不同?”。

Botha还补充,“很幸运地,猎人计划让我们拥有了比别人更好的机会去接触这些初创公司并评估是否适合我们去投”。

如果猎人的投资是成功的,那么其将与红杉的LP共享巨大的回报,而其他猎人和红杉的合伙人则得到一小部分的回报份额。

当然,“猎人计划”自2009年成立以来收获的回报都是账面上的,还不是现金回报,Botha解释道。

红杉说他们会引导猎人向投资的初创公司说明资金的来源,但他们会通过奇奇怪怪的有限责任公司的名义以避人耳目,尤其是竞争对手。这些奇怪的公司名字包括:Dragonsteed、Vermillistock、Rocketbooster等等。

红杉说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不让这些曾获得猎人资助的初创公司在未来的融资中遇到阻碍,因为投资人会认为红杉拒绝对这些初创进行后轮更大金额的投资,这样会让初创公司很难堪。

“我并不喜欢秘密这个单词”,Botha说道,“我们只是在这件事情上执行得非常谨慎”。

红杉的“猎人计划”曾在2012年被科技博客PandoDaily曝光过,一部分的猎人的名字已经被公开。

华尔街日报辨识了78名猎人,包括73名男性和5名女性。这些人的名字出现在44家不同的有限责任公司的文件里,而除了2家其他全部都是注册在红杉总部地址。

红杉证实了一些猎人的名字,而当被华尔街日报询问时,很多猎人要么承认对此事的参与,要么对此事拒绝发表评论。

一些出现在名单的人说道,他们已经不是活跃的猎人或不再做投资,Botha补充道红杉正招募新的猎人。

当然,红杉也像其他风险投资机构一样在大学校园里有所行动。不仅仅是教授们会成为他们额猎人,一支由斯坦福大学、哈佛大学、哥伦比亚大学以及其他顶级大学的学生组成的团队,无偿为红杉挖掘有前景的创意和创业者。

下一个扎克伯格

“VC都希望能在大学校园营造自己品牌”,Daniel Liem说道,他在斯坦福大学念计算机科学专业的时候曾是一名红杉猎人,“他们渴望找到下一个Zuckerberg或Spiegel”,Daniel引用了Facebook和Snapchat创始人的名字。

Liem现在在一家运用数据以及人工智能技术预测立法的初创公司工作。

通常,红杉猎人的每次投资额会在3万美金,他们的首次被授予的额度是10万美金一年,当然如果猎人能挖掘到更多的热门创意,他会得到更高的额度。

为了建立猎人网络,红杉大部分是求助于他们投资过的公司创始人、企业家或者一部分计算机科学领域的教授,因为远在创业者考虑接触风险投资机构之前,他们通常会找这群人寻求建议。

而对猎人来说,魅力在于顶级精英俱乐部的会员资格和免费的投资资金,而这些资金有时对他们来说并不是一笔小数目。

“红杉的猎人计划是在我有能力自己去做投资之前,让我接触到初创公司以及天使投资人群体非常好的途径。”Steve Garrity说道。他是Hearsay的联合创始人并担任CTO职位,而红杉持有这家媒体科技公司的一部分股权。

对大部分企业家和初创公司来说,资金是条有约束力的纽带。Matt MacInnis在苹果工作7年后,于2009年离开苹果创立了电子书平台公司:Inkling。

一年后,红杉投资了这家公司。MacInnis表示,红杉投资后,他就被红杉的一位合伙人Bryan Schreier邀请加入“猎人计划”。

MacInnis决定以红杉的资金和自己的钱投了一家叫Clever的初创公司,Clever是一家教育领域的软件开发公司,是由MacInnis在Harvard Crimson Newspaper一起共事过的朋友创立的,包括Clever的CEO:Tyler Bosmeny。当Bosmeny发起新一轮融资的时候,MacInnis帮他对接了Schreier,也就是当时邀请他加入“猎人计划”的红杉合伙人。红杉在2013年领投了一轮1030万美金对Clever的投资,并跟投了之后总额3000万美金的投资。

MacInnis说自己是不错的滑轨润滑剂,而现在Bosmeny也成为了一名红杉的猎人,与MacInnis一起投资了Captain401,一家帮助企业建立401k计划的初创公司。

MacInnis还投资了Zenefits,为中小企业提供免费的一站式云HR管理工具的初创公司。Zenefits最新的估值已高达45亿美金,不过这一次红杉并没有对Zenefits进行跟投。

“猎人们是一个早期项目提示系统,就如设置在硅谷各个角落的小卫星群,捕捉着在雷达上显示的各个光点”,MacInnis表示。

Omar Hamoui在2009年成为了红杉的猎人,当时他是AdMob的CEO。AdMob是一家红杉投资的手机广告公司,后来以7.5亿美金被谷歌收购,这对红杉来说是一次意外的收获。Hamoui在2013年成为红杉的合伙人。

2012年,也就是红杉40周年的时候,Calacanis在自己的Google+主页上感谢红杉让自己成为了一名天使投资人。天使投资人一般是有一定富裕资金并用自己的钱做早期项目投资。Calacanis是最早的一批猎人之一,当时他是Inside.com的创始人,一家红杉投资的新型手机平台新闻初创公司。

Calacanis在Uber第一轮融资的时候就投了从红杉获得的2.5万美金,这一轮的总融资额不到200万美金。

而到今天,Uber从投资人手里获得了超过80亿美金的投资,估值达510美金,成为全球估值最高的未上市科技企业。红杉所投的2.5万美金已经上涨至4000万美金。Calacanis表示他还没有出售任何Uber的股份,而红杉也并没有跟投Uber后续的融资。

Calacanis还把一部分猎人资金投到Thumbtack,一家提供本地服务的初创公司。当时,Calacanis在一家旧金山牛排餐厅组织了一场聚会,Zappacosta(Trumbtack的CEO)恰好也参加了聚会并推荐了自己的项目,几个月后,Calacanis投资了Thumbtack。

Calacanis还把Zappacosta介绍给Botha,也就是主管“猎人计划”的红杉合伙人,同时Botha也担任Inside.com的董事。

Zappacosta回忆说Calacanis后来要求他接受一笔红杉的直接投资,“他们有时会很苛刻,但这正是你所需要的,他们会推动你变得更好”。

去年9月,Thumbtack的估值达到13亿美金。

Zappacosta前三年并不知道来自Calacanis的第一笔投资的资源来源是红杉,但他表示这个秘密并不会影响到他。“在那时,红杉有一些内部规定,并不想泄露这些投资的资金来源,但现在他们会希望你能告诉创始人”。

猎人们在投资新项目之前,会给红杉提交一份简短的关于初创企业的问卷回答,当然一般来说红杉不会说不,只要这些所被投的公司是在美国境内和他们并不是经营有争议的业务,比如枪支、酒类等。

有时猎人们会收到跟投机会的邮件。

部分猎人每年还会有聚会,Botha表示推进这些事情打造了一种“社群氛围”。

例如去年,一少部分猎人受邀前往Los Altos参加在Botha家后院举办的聚餐,他们互相交流各自所投项目的发展情况。

晚餐结束后,Botha给各位猎人发了一封邮件附带了当晚聚餐的照片链接,他期待猎人们一直将红杉放在心上并感谢他们成为红杉家族中的一员。

作者:ROLFE WINKLER

翻译:兰彻 kosir

(兰彻来自于天使湾创投,专注于人工智能与机器人领域投资,曾在日本学习工作十年,深研AI机器人业务,爱好黑科技,欢迎各类AI和机器人领域创业者勾搭,邮箱:zhg@tisiwi.com

案例详解:作业成本法的运用及对企业的影响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