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法医秦明

手机搜狐

SOHU.COM

肖耿:人民币如何应对特朗普冲击?

本文发表于ProjectSyndicate

肖耿,经论国际经济研究院研究总监及资深研究员

在刚刚结束的瑞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有力地为全球化辩护,重申了中国的“开放”政策,承诺不会挑起贸易战,也不会企图从货币贬值中获利。之后不久,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在其就职演说中做出了实质上的相反的承诺:他使用了七次“保护”一词,确认了他的“美国第一”的思想就是保护主义的意思。

特朗普将美国说成是处于衰落中、必须复兴的经济体。但现实是美国经济在过去两年中表现十分抢眼。其经济复苏速度超过了其他发达经济体; 创造的就业令人印象深刻;美元也保持强势。

在过去几个月中,特朗普承诺的增加政府支出、降低企业税收、削减监管约束等新政吸引了全球避险投资流向美国寻求高质量资产,导致美元猛烈升值。相反,人民币经历了大幅贬值——从2014年年底的6.2元兑1美元下跌到去年年底的6.95元兑1美元——主要原因,除美元升值外,是中国的投资和出口减缓。

特朗普指责中国为了提振出口竞争力故意贬值人民币。但真相正好相反:面临强烈的人民币贬值压力,中国一直在试图让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保持相对稳定,并因此而消耗了1万多亿美元的官方外汇储备。

与特朗普一样,中国绝不希望人民币贬值 。但影响汇率变化的原因多样而复杂,所有国家都无法完全控制它的汇率。从技术发展的影响到地缘政治对峙的冲击,再到主要贸易伙伴国内宏观形势的变化,都会影响人民币的贬值,以及由于贬值而导致的汇率政策的变化。

影响汇率的其中一个因素是迅速变化的全球供应链。不断演化的消费模式、监管制度和数字技术刺激了更多的本地生产基地。在美国,机器人和3D打印等技术提振了本地制造业的效益,支持了经济复苏,而并没有增加来自亚洲的进口。

与此同时,中国已经从贸易推动的增长模式转变为依靠更高的国内消费的模式,因此强势人民币可能更有利于中国经济。2016年,中国的经常项目盈余下降到只有GDP的2.1%,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测,随着出口的继续下降,中国的经常项目盈余还将进一步减少。

但经常项目不是影响汇率唯一重要的因素。考虑到资本流动对汇率的重要影响,国际清算银行经济学家克劳迪奥·伯利奥(Claudio Borio )认为也需要关注记录一个国家对外资产与负债的金融账户。在这方面,人民币贬值并不利于中国的金融账户的健康,因为贬值会导致由金融账户调整而触发的资本外逃。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