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小济公2

手机搜狐

SOHU.COM

专家:美国欲离间中俄 中俄应加强军事合作

随着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弗林因与俄驻美大使的“电话门”而辞职,特朗普政府与俄罗斯“改善关系”的走向也陡然发生“急转弯”。为了抵消“心腹通俄”的负面效应,白宫发言人斯派塞称,特朗普总统要求俄罗斯将克里米亚归还给乌克兰,并减少与乌克兰冲突。而且,特朗普对俄罗斯的态度是“难以置信的强硬”。从更深层次看,这为外界进一步分析中美俄“战略大三角”关系又带来新的变量。

离间中俄关系是华盛顿的策略追求

在特朗普上台前后,由于他及他背后的政策团队与俄罗斯的一系列超出以往的互动,使得不少中外学者对中国在“战略大三角”中的地位及利益产生悲观看法,认为美俄走近,最大的失意者是中国。笔者一直不赞同这种看法。

笔者始终认为,美俄关系的改善将是很有限度的。做出这一判断的依据是:其一,美俄矛盾是结构性矛盾,关系到各自的根本理念、根本利益,妥协余地非常有限;其二,俄美战略利益的碰撞点甚多,双方都难以从既有立场上大幅退让;其三,特朗普对俄政策受到国内国外多方面的牵制,运作空间非常有限。其四,普京及其团队对于美国的霸权本性有着深刻的认识,对两国关系的改善并未抱持太大的期望。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美俄关系从破冰到融冰,绝非一日之功。

而从中美俄大三角来看,中俄、中美、俄美关系依然具有相互牵动能力。美国对外战略的调整,不可能不引起中俄美之间的大国互动。中俄联手应对美国的霸权围堵及其所主导的霸权秩序,无疑是对美国全球霸权的挑战。美国战略界普遍认为“把中俄逼到一起是奥巴马的战略性失误”,离间中俄关系、拉俄制华很可能成为特朗普及其团队的重要追求。美国早已将中国定位为“主要战略对手”,“亚太再平衡”战略的重点即是围堵中国。

从俄罗斯方面看,俄美关系如能走出危机状态,俄的战略回旋空间将会增大,很难排除中国在俄战略全局中分量下降的可能性。俄精英层普遍有着“本国利益最大化”的战略思维,不能绝对排除其在“大三角”关系中采取某些利己损华行为的可能性。尽管亲西方势力在俄的社会基础已被大大压缩,但是仍然拥有某些能量。乌克兰危机爆发前,针对美国实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俄战略界就曾经出现“做聪明的猴子”的主张。更不用说“中国威胁论”在俄至今仍很有市场。换言之,中俄关系中的不和谐情况今后一段时间可能有所增多。

中俄战略关系的稳定性

但我们必须同时认识到,中俄关系具有战略性、稳定性、内生性,两国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不可能发生严重的倒退。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