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手机搜狐
SOHU.COM

五粮液、老窖、郎酒、剑南春共赴“茅台会议”

水晶球财经网
2017-02-17
+关注

川酒做客茅台,信息量很大。

2月16日,在四川省经信委、四川中国白酒金三角酒业协会的带领下,五粮液、泸州老窖、郎酒、剑南春“结伴”造访茅台,袁仁国、李保芳、刘中国、张良、刘淼、汪俊林、杨冬云等企业主要领导在今天将举行座谈交流。

在白酒行业分化发展的特殊时期,这五大巨头酒企相约“茅台会议”,他们意图何在?

2017,茅台开门迎客

谈笑侯鸿儒,往来无白丁

春节之后,茅台先是迎来福建烟草、贵州中烟的登门拜访,此次又在自家门口与川酒四大企业进行交流。

去年,以袁仁国、李保芳为代表的茅台高管频繁赴市场一线调研,并多次现身其他酒企考察交流,在古井、宋河等名酒企业都留下了足迹。茅台2016年半年营销工作会上,李保芳一句“向洋河学习”更是引发行业轰动。这次四家川酒企业主动登门,对于“爱学习”的茅台自然是件好事,其可以从“客人”身上汲取诸多经验,例如五粮液的系列酒打造、泸州老窖的营销变革、郎酒的群狼战术等等,这些经验都很符合茅台目前的实际“需求”,能对各方面工作起到促进和推动作用。

展开剩余84%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联系之前李保芳受邀到烟草系统分享经验,1919杨陵江要带领会员赴茅台参观体验,这些情况都说明,“茅台经验”得到越来越多的重视和认可,茅台形象在业内外的含金量越来越高。

由学习到分享,甚至代表酒业做跨界“教学”,茅台通过这些方式和途径,将带领行业向前发展,这才是真正的“老大”担当。

未来,茅台可能也不会放弃“串门”模式,其拜访对象或是同行酒企,或是国内外其他领域的卓越企业。要实现“2020年破千亿,超越帝亚吉欧”这一目标,茅台与名企互动的模式都是大有用途的。

五粮液“主动”上门,

心态有点复杂?

2016年茅台全国经销商联谊会期间,李保芳曾表示,2017年春季第一个要拜访的企业就是五粮液。然而,李保芳还没来得及出发,五粮液就已经主动上门。

对于五粮液来讲,与其坐等茅台,不如先走一步,这既是企业谦虚、自信的表现,又是近距离观摩茅台、了解茅台经验与战略的机会。日前五粮液再次调整价格体系,“控量保价”策略不断深入,但依然面临价格倒挂和经销商动力不足等困难,而茅台酒的“逆市顺价”与“稳定价格”或许正是五粮液急需的“良药”。另外,茅台对五粮液提价有何反应,茅台价格会否做出调整,这些都是五粮液极其关心的问题,正好借此机会探探虚实。

应当说五粮液对茅台的“心态”有点复杂。行业弱复苏以来,五粮液一直保持对茅台的“贴身紧跟”,但这面临着巨大的风险,以茅台现有优势,五粮液短期内很难追及,反而极易造成市场副作用,甚至被“虎视眈眈”的洋河所超越。,那么与茅台“结盟”又将如何呢?毕竟老大与老二联手压制其他企业的案例,在很多行业领域都是屡见不鲜的。

对抗还是结盟?五粮液的“心气儿”非常关键,毕竟五粮液作为当年老大的霸气犹在,一直希望夺回第一宝座,其即使与茅台结盟,也不会甘于跟随地位。

泸州老窖:看看茅台系列酒在干啥?

在现阶段,泸州老窖的主要竞争对手并非茅台,那么其上门目的又是什么呢?

茅台系列酒或许是泸州老窖所关注的一个重点。2017年,茅台提出大力打造系列酒,要实现43亿元的销售目标,而茅台系列酒与泸州老窖主力产品在价位方面有较大的重合部分,很可能对泸州老窖市场造成冲击。因此了解茅台的系列酒发展情况和市场策略,对泸州老窖此行是个很“务实”的任务。而对于掌控泸州老窖集团业务的张良来讲,茅台集团近年来在金融、保险、财务等多个领域的成功拓展,同样值得观摩交流一番。

另外,为了聚焦打造战略产品,泸州老窖频繁采取停货、控货、提价、砍品牌等营销手段,在收到积极效果的同时,也造成经销商的“怨声载道”。在这方面,茅台与经销商彼此之间频频“秀恩爱”,厂商关系建设取得了突出成效,泸州老窖或许可以有所借鉴。

郎酒:合伙做大酱香

四家川酒企业中,郎酒前不久已与茅台“座谈”过一次,据传“座谈成果颇丰”,彼此达成了建立固定交流制度的初步想法,并就做大酱酒产业达成共识。此番回访颇有增进感情、巩固成果的意味。

对于郎酒来讲,与茅台同属酱香型白酒企业,但茅台更像是个“超品类”的存在,郎酒发展与酱酒市场扩容之间的因果联系更强,或者说做大酱香型白酒,郎酒的受益最大。“于公于私”,郎酒都愿意与茅台“合伙”做大酱香,进而合力占据酱香型白酒的市场话语权。

此外,郎酒与茅台“鸡犬相闻”,赤水河是两家企业的共同命脉,因此保护赤水河也就成了他们的“共同使命”。坐下来谈谈如何保护赤水河,对郎酒和茅台都是个有价值的话题。

郎酒与茅台有合作,也必然有竞争。当前,茅台酒市场站位较高,不会与郎酒产生直接的高强度竞争,反而是茅台系列酒在定位上与郎酒有关产品重合,因此保持两家企业有关产品的“微妙关系”也十分重要。在这一背景下,与泸州老窖相同,郎酒也会希望了解茅台系列酒的有关情况。

剑南春:先看看也不错

相比五粮液、泸州老窖、郎酒派出的“代表团”,剑南春的“参会规格”相对弱一些,这也符合其一贯的低调、谨慎形象。

当前,剑南春在销售规模上,已经与茅台、五粮液等有较大差距,从一线企业滑落到二线企业,主销产品也多以次高端为主,与茅台的“瓜葛”不大。但我们注意到,最近一段时间剑南春在产品、管理、市场等方面动作频繁,无论核心产品水晶剑南春提价,还是全资控股文君酒,包括“登陆世界十字路口”纽约时代广场,这些迹象背后,很可能是剑南春发力的前兆。

当行业复苏形势逐渐明朗,曾经跻身“茅五剑”之列的剑南春完全有理由期待强势回归呢?如果是这样,不妨先来看看两位“老朋友”。

1500亿的“川贵百亿俱乐部”呼之欲出

需要指出的是,在这次巨头峰会背后,川贵两省政府发挥了重要的推动作用。

2009年,川贵两省就针对酒类产业发展达成合作构想。2015年双方又签署了《川贵两省白酒产业合作会议备忘录》,此次川贵骨干酒企之间的集体会面,或许预示着两省合作将进入落地实施阶段。

此次互动交流的目的是贯彻川贵两省签订的社会经济发展及白酒产业合作相关协议要求,促进两省酒类行业协会和白酒产业生产、营销、品牌文化建设等方面的合作,共同探讨区域品牌做大做强的有效途径。

据了解,在今天下午的座谈中,原四川省委常委、四川中国白酒金三角酒业协会理事长王少雄,四川省经信委主任陈新有以及茅台、五粮液、泸州老窖、郎酒、剑南春等酒企负责人将共同探讨白酒行业发展面临的困难和问题,交流产业区域内品牌保护、生态治理及绿色发展的具体措施,共商建立协会及企业间合作机制,探索搭建川贵两省产业创新发展合作平台。

如果这种情况发生,参与本次会面的5家酒企或将组成“新百亿俱乐部”。从规模来看,茅台、五粮液、泸州老窖、郎酒、剑南春五家酒业巨头的销售收入已经接近1500亿,而随着茅台、五粮液“千亿”目标,泸州老窖、郎酒“百亿”目标的推进,这一数字未来将再次被突破。如此巨大体量的一个“联盟体”必将对行业竞争局势产生强震。

之前的“百亿俱乐部”主要是指销售收入超过百亿的白酒企业,但其相互之间的实质性合作较少。而“新百亿俱乐部”能否在标准化、国际化、信息化、生态化等方面有所作为,共同解决一些行业性问题,推动中国白酒的发展进步,这是令人倍感期待的。

来源:云酒头条

做知人善任的教练式管理者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