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法医秦明

手机搜狐

SOHU.COM

揭秘: 毛泽东关注过的六个土匪都是谁

土匪现象是旧中国的国情之一,乡下的土匪多如牛毛。毛泽东长期从事农民运动,在我党第一代领导集体中,也许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农村,更了解土匪了。

毛泽东

在新中国成立初期的剿匪斗争中,我军共剿灭土匪260余万。对毛泽东来说,这260余万绝非只是一个抽象的数字,而是相当具象的人。从他关注过的6个土匪身上,集中体现了剿匪斗争中党对各类不同土匪的不同政策。

先从藏族匪首项谦说起。为让这个桀骜不驯的头人归顺,青海省委、西北局和中共中央之间的来往电报达20多份。时任西北局第二书记、西北军区政委的习仲勋自始至终指挥对项谦的劝降工作。毛泽东曾当面对他说:“仲勋,你真厉害,诸葛亮是七擒孟获,你是九擒项谦啊!”

实际上,对项谦的劝降是17次,加上进剿后的1次,共18次。

项谦是昂拉(青海尖扎县一藏族部落名)第十二代千户(世袭官职,金设,元袭,明废,唯封少数民族头人)。1949年9月,我1军进军青海,军管会明确宣布承认其千户地位,一切照旧,项谦表示愿意合作。但在见到“青马”(马步芳)残余送来的金银和枪支后,他见利忘义,被匪特委任为“西北反共救国军”第2军军长,发动叛乱,四处劫掠,攻打我区、乡政府,杀我干部和解放军官兵。项谦的背信弃义激起一片喊打之声。

“不能打!”打项谦的计划被习仲勋断然否定。不谋全局者不可谋一域。1950年夏天,18军将要进军西藏,敌特正大造解放军要杀藏族的谣言,如果在青海对项谦兴师动武,正中其下怀。他打电话给青海省委书记张仲良反复叮嘱:“对项谦,要采取十分慎重的和平方式解决,政策应该更为宽大。万万不可擅自兴兵,只有在政治瓦解无效以后,才能考虑军事进剿,但也必须请示中央批准后始可行动。”

从1950年9月到1951年8月,青海省委、政府先后6次派人劝降项谦,不仅毫无效果,其气焰反而更加嚣张,居然进攻我驻军,很多人因此沉不住气了,要求出兵。习仲勋答复:“千万不要打。要请喜饶嘉措大师做工作。”

喜饶嘉措在佛学界享有极高声望,达赖、班禅均尊之为师,蒋介石、杨森等无不待为上宾。第七次劝降由他亲自出马,可项谦竟将他晾在一边,置之不理。9月1日,藏传佛教领袖班禅的代表和塔尔寺代表一行10人,手持班禅等人的联名信,前往昂拉进行第八次劝降。劝降代表愿对其吃咒具结,项谦竟以辱骂作答,罚劝降代表在太阳底下晒了3个小时,且派人持枪埋伏在路上,企图谋害劝降代表,因密泄未遂。

项谦的大逆不道,引起正在西宁参加青海省各族各界代表会议的各千、百户,盟、旗长及宗教首领的公愤,强烈要求政府出兵剿灭项谦。省委书记张仲良也坚决主张打,报告西北局,要求出兵,并言已做好出兵准备。 9月11日凌晨,习仲勋以西北局名义复电青海省委并告张宗逊(西北军区主持工作的第一副司令)并报中央,强调“未得中央复示前,万不可擅自兴兵。”“对少数民族特别是藏族部落开头一枪是很难决定的。”“即使打了胜仗也伤民族感情。”批评青海“对昂拉问题早做宣传是不策略的”,“会陷自己于被动”。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