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画心师

手机搜狐

SOHU.COM

刘伯承因何事全军前自我检讨

1958年春天,中国大地上开始了狂热的“大跃进”浪潮。5月25日,中共八届五中全会补选解放后养病多年,此时忽显露峥嵘的林彪为党中央副主席。紧接着,北京召开了军委扩大会议,对军队工作中所谓“教条主义”、“资产阶级军事路线”展开所谓“两条军事路线”的斗争。

林彪在大会上讲话。他含沙射影,毫无根据地不指名攻击主管军事教育、训练的刘帅和叶帅,说什么“有人一提起学习就想到外国,专学外国的东西,以为只有外国的东西才是好的。这就是迷信,一定要打破迷信观点。”他还耸人听闻地说:“有的单位不把毛主席军事著作作为军事基本教材,只作为参考教材,是不对的。有的单位连参考也没有列上,就更不应该。”林彪指责的这些问题,事实上,解放军所有军事院校包括刘帅主持的南京军事学院都不存在。林彪道听途说,信口雌黄,有意煽动参加会议不明真相的一些高级将领对刘帅的不满。

战争年代的刘伯承(左三)

当然,也有极少数了解刘帅的高层领导挺身而出,为无辜的刘帅辩护。在小组会上,多年和刘帅共事,当时任党中央总书记的邓小平同志为刘帅辩解:“伯承同志工作一贯积极认真,对组织是尊重的。”

陈毅元帅也发言想保护刘帅:“刘帅一向将自己的责任看得很重,组织性强。现在又病了,眼压高。他今年已六十六岁了,又有病,不要搞得太紧张嘛。”

虽然有这样两位重量级人物发言为刘帅缓颊,但绝对尊重和服从党中央命令的刘帅,虽在上海治病、疗养,一接到电话,立即进京。他根本不知道一场“大批判”正等着他。他连秘书也没有带。一下火车,才知道要他检讨“在军事学院教学工作中不重视学习毛主席军事著作,而专门去学古今中外的军事著作和战史……”等等的“错误”。他不禁大吃一惊,血压马上升高,头昏眼花,眼压又过高,不得不住进北京医院。他一面治疗,一面打电话让他的主要秘书火速赶到北京。由他口述,让秘书帮他整理“检讨”材料。

战争年代的刘伯承与邓小平(影视形象)

虽然毛主席也表示“刘年纪大了,又有病,可以不出席大会作检讨”。但在当时那种“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政治气氛中,组织纪律性很强的刘帅,怎能不抱病出席全体会议呢?

解放后经历过多次政治运动的中国许多党员、干部应该清楚,检讨有小组会、中层会和全体会几种规格。大会检讨是最高规格,说明当事人即被批判者的错误很严重。

试想,从“八一起义”便担任参谋长的刘伯承同志,从1927年到1949年这22年革命战争中,许多高级将领包括林彪都曾是他的部下。刘帅以他军事战略家的杰出战功和崇高品德,赢得全党、全军对他的衷心爱戴。如今,刘帅却要抱着病弱之躯,在一千多位高级将领面前检讨自己犯了“教条主义”和“资产阶级军事路线”的“错误”。这样的屈辱,刘帅怎能经受得起?强压委屈的刘帅没有想到,当他颤巍巍地踏进中南海怀仁堂时,十分奇怪,难以想象的一幕出现了。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