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手机搜狐
SOHU.COM

概率论下的股神真相!

海汇观潮
2017-02-17
+关注

如上,一道”简单”的选择题。你选择红色按钮?还是绿色?

乍一看,这只是个简单的选择题,但可能远比你想象中有趣,试着往下读:

1、根据期望值理论,绿色按钮价值5千万;

2、但很多人仍然愿意选拿到确认的100万,因为他们无法忍受50%几率的什么都拿不到;

3、换言之,假如一个人无法承受“什么都没有”,那么右边的选择就相当于“你有50%概率得到一个亿,有50%概率死掉”。你当然无法承受死,何况高达50%几率;

4、开放地想,假如你拥有这个选择的权利,你可将右侧价值五千万的选择权卖给一个有承受力的人,例如一千万(甚至更高)卖给他;

5、继续优化上一条,考虑到增加“找到愿意购买你该选择权利的人”的可能性,你可以只用100万(低首付)卖掉这个权利,但要求购买者中得一个亿时和你分成;

展开剩余86%

6、再进一步,你可以把这个选择权做成彩票公开发行,将选择权切碎了零售,两块钱一张,印两亿张。头奖一个亿。对比5,风险更低,收益更大;

7、鉴于6的成功商业模式,开始募集下一笔一个亿作为头奖,令其成为一项生意。

8、按照P/E估值,募集20亿,公开上市,市值100亿!

此时,你可能惊呆了,从100万到100亿好像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难,然而每一步都要求反人性。

1、反人性的“每一步都按照整体最优概率做决策”,是传统意义上成功人士的第一秘密;

2、穷人将自己的“概率权”廉价卖给了富人,概率权其实是更隐蔽、更大笔的剩余价值剥削;

3、当下热门的人工智能,就是依靠每一步都独立、冷血的计算最优概率,从而战胜人类,例如阿尔法狗;

4、然而,非理性,冲动,是人类难以克服的最大障碍。

试着了解下面的真相:

根据经济学上的期望值理论,100%几率得到5000万,和50%几率得到一个亿,其实是同一回事情,但我们往往更倾向于前者。

(说明:用亏损的概率乘以可能亏损的金额,再用盈利概率乘以可能盈利的金额,最后用后者减去前者。这就是我们一直试图做的方法。这种算法并不完美,但事情就这么简单——巴菲特)

举例:

(来自高盛前CEO鲁宾的传记)“在两家公司宣布合并后,乌尼维斯的股票交易价为30.5美元(合并宣布前为24.5美元)。这意味着如果合并事宜谈妥的话,来自套利交易的股价上涨可能3美元,因为乌尼维斯公司每股股票将会值33.5美元(0.6075×贝迪公司每股股票的价格)。

如果合并没有成功,乌尼维斯公司的股票有可能回落到每股大约24.5美元。我们购进的股票有可能下跌6美元左右。我们把合并成功的可能性定为大约85%,失败的可能性为15%。

在预期价值的基础上,股价可能上涨的幅度是3美元乘以85%,而下跌的风险是6美元乘以15%。3美元×85%=(可能上涨)2.55美元-6美元×15%=(可能下跌)-0.9美元,所以,预期价值=1.65美元 ,这1.65美元就是我们希望通过把公司30.50美元资本搁置三个月所得到的收益。

这就算出了可能的回报率为5.5%,或者以年度计算的话为22%。比这样的回报率再低一些就是我们的底线。我们认为不值得为了低于20%的年回报率而支付我们公司的资本。 “鲁宾特别解释道,这就是他每天要做的事情,看起来似乎是赌博,而且的确也经常会输掉。但他要确保的,是大多数时候赚钱。

如芒格所言,巴菲特每天做的,都是算这个简单数学问题。与其说是一种数学能力,不如说是一种思维模式。知道容易,做到极难。

被放弃的概率权

1、贫富差距的关键决策点上,“穷人”放弃了自己的概率权益;

2、所谓赢家的秘密就是,坚持按照优势概率行事,哪怕屡屡受挫也不更改人生下注的原则;

3、买彩票是最为昂贵的关于概率选择权的自暴自弃,所以被称为收智商税。小概率的事情看起来很美妙,2元博1亿,但很难实现;大概率的事情看起来没啥意思,但实现的可能要大得多,选择舒适的小概率,其实是在用自己本来就微薄的资源,去补贴“成功者”。 最后时间会告诉你谁才是真正的赢家!

正如我们前面说的2块钱一张印制两亿张的那个生意,最终的奖池达到4亿元,多出的三亿全部来自于彩票购买者。

当然,社会财富的基数,认知等极大程度上决定了人们选择去按红色或绿色按钮,但也有例外。

扎克伯格不过是中产家庭出身。但他仍能在公司成立两年的困难阶段,拒绝了雅虎的10亿美元收购。 就像snapchat数年后拒绝了扎克伯格的30亿美元收购要约那样。这便是硅谷的精神之一,仅靠发财梦,很难驱动太大的事业。财富观、雄心壮志、年轻,让他们按下了成功概率远低于50%的绿色按钮。

为何书香门第或者财富世家会一出一大串牛人,除了基因,资源,可能还有以下原因:1、有足够高的参照点,不会被小利益勾走,更能承受风险(其实是低概率的),从而捕获高回报;2、身边一群人的示范效应;3、被点燃的内心激励。他们比平常人更不容易“廉价”甩卖自己的概率权。

为什么聪明人也无法赢得赌局?

假如人生是一场概率游戏,假如我们的一连串选择决策决定了最终结局,那么,聪明人貌似该有“先天优势”。而事实并非如此。

帕斯卡和费马对赌博奇特结果的兴趣,引发他们提出了一些概率论的原理,从而创立了概率论。以赌场玩家“不输”概率最高的21点为例,赚钱的秘密是:

1、选一个“友好”的赌场(相当于选对行业);

2、对玩儿法基本功滚瓜烂熟;

3、如电影《决胜21点》般数牌;

4、在优势概率下,加大下注;

5、不管结果如何,始终如一地执行以上策略,情绪不波动。

那些所谓的聪明人能够做好1-4,这已经比大部分人厉害了。

但是对于“反人性”的5,仍是这类聪明人无法逾越的鸿沟。

谷歌技术团队与职业棋手,联合研究了阿尔法狗对李世石的棋谱,从中能看到“人工智能”在进行这项人类最难智力游戏时,到底是如何思考的。

阿尔法狗几乎会在每一手棋时,都计算自己的赢棋概率。即:对它而言,每一个决策点都是独立的,阿尔法狗都会冷静的寻找“当下”的最大获胜概率。

如本文前面所提及的鲁宾、巴菲特,他们差不多都是一个人肉阿尔法狗,坚持按照概率行事,经常看起来是“反直觉、反人性”的。绝大多数聪明人,还没有这种智慧。

对于“选择权”的决策思想与行动模式,决定了最终谁是财富食物链上的真正强者。

案例详解:作业成本法的运用及对企业的影响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