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小济公2

手机搜狐

SOHU.COM

刘士余:“资本大鳄”“天价壳”“炒概念”逃不掉

2月10日,刘士余在2017年全国证券期货监管工作会议上强调要有计划的把一批资本大鳄“逮回来”,表示资本市场不允许资本大鳄“呼风唤雨”,对散户“扒皮吸血”。

新华社16日发文称,中国资本市场进入“严监管时代”。从去年的“妖精”、“害人精”到现在的“资本大鳄”,刘主席态度不可谓不坚决。让小编带大家看看财经人士对此如何评论:

“资本大鳄”至少应该包括以下四类大机构或大资金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

这里的“资本大鳄”至少应该包括以下四类大机构或大资金:第一类是介入股权并购的产业资本;第二类是以股权投资为目的的保险资金;第三类是以股权投资为目的的私募基金;第四类是偏好炒股、或任性增发的上市公司。

但对于资本大鳄好坏的区分,至少有四个监管点或识别区:第一,并购交易资金来源是否合规合法?比方,是否来自自有资金或长期资金?是否过度加杠杆?第二,并购标的估值是否存在人为操纵?比方,并购方与被并购方之间是否存在关联交易?是否存在“对赌协议”?并购双边是否会联手对赌散户?第三,大股东减持与增发股抛售是否存在股价操纵或内幕交易?比方,上市公司是否同步推出了资本公积金大比例转增方案(如每10股送20股以上),以配合大股东减持或增发股抛售?第四,跨界并购及炒壳重组是否应该严厉限制?很显然,我们鼓励并支持实体经济“主业”做大做强的并购重组,但我们反对脱实向虚、不务正业的跨界并购,并同时反对保护“僵尸企业”的保壳重组或炒壳重组。

严厉监管资本大鳄,有利于保护中小投资者,净化并壮大机构投资者队伍,引导培育价值投资与长期投资的市场理念,这将是资本市场健康稳定发展的重要基石。

刘主席认为,资本市场的核心功能是融资,“股指稳定与融资力度不能对立”,这句话释放出了十分重要的政策信号。第一,IPO节奏将与股指波动脱钩,证监会不会再因为市场波动而暂停IPO,更不会随意关闭一级市场。第二,目前的IPO节奏将常态化,我们必须“咬住牙关,保证质量好的公司能够及时上市,用2~3年的时间解决IPO堰塞湖。”第三,IPO加速扩容,既能服务实体经济,又能有效打击炒壳游戏,让垃圾股价格回归地板。

中国还有一种现象就是上市公司的“天价壳”

“秦朔朋友圈”创始人秦朔

中国还有一种现象就是上市公司的“天价壳”,几十亿乃至上百亿的一个壳。中国的上市公司总体估值水平很高,可以利用高估值去收购那些未上市公司的低估值的资产,再注入上市公司获得高估值,一进一出,资产就会膨胀很多,带动整个总市值扶摇直上。这些壳在资本玩家手里可以变出更大的魔术,做出更大的市值,赚到更大的财富。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