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小济公2

手机搜狐

SOHU.COM

法国总统选举制度可以避免“特朗普”当选

随着法国总统竞选升温,其戏剧性也引起不少人注意。最让人关心的是,4月23日第一轮、5月7第二轮选举之后,有“法国特朗普”之称的马丽娜·勒庞会不会异军突起,当上总统?从目前情况看,答案是否定的。原因有二:一,法国总统选举制度的设计,能有效防止非主流的激进势力赢得总统宝座。二,法国目前民意可能也不像有些报道所说的那么极端。

戴高乐制定的制度

选举制度设计,说来还亏了当年的戴高乐总统。1958年9月,因为法兰西第四共和国(1946年成立)政局动荡、政府更迭频繁,隐居的戴高乐复出,法国制定新宪法,成立第五共和国。第五共和国政治制度中一个重要特点,就是几乎所有选举都实行两轮选举,议会选举和总统选举也不例外。两轮选举大概情况是,第一轮选举可以有多个候选人代表多个政党参选,几乎无人能获得过半数的选票,其中得票最多的两个人进入第二轮选举,胜者最终赢得选举。

这个制度为何能防止非主流极端政党?

不少研究者认为,这种制度下,选民在第一轮选举中,可以完全根据意识形态来投票,也被称为用“心”投票,用感情投票,因此极端者往往可以获得一定选票。不过进入第二轮后,只剩两名候选人,这给选民一个“再评估”的机会。因此第二轮选举中,选民多数是根据现实投票,选择安全的候选人,也被称为用“脑子”投票,用理性投票。在这种情况下,在第一轮中分散投票的支持主流的选民,在第二轮可以联合起来选择比较符合主流的候选人。

一般说来,比较富足稳定的社会来说,真正拥护激进、极端候选人的选民毕竟是少数,要不这些候选人怎么被称为激进或极端,而不是主流呢?此外,在议员选举中,第一轮选票如果没有达到12.5%,还进入不了下一轮。这更将少数极端思想挡在门外。

以法国今年选举为例。法国主流是以社会党和共和国人党主导的左翼联盟和右翼联盟,勒庞的国民阵线是极右翼,以排斥移民和反对全球化为竞选口号。根据目前民调和预测,在第一轮投票中,勒庞大概能获得百分之二十几的选票,极可能进入第二轮。但一旦到了第二轮,左翼和右翼的主流就会合流,夹击极右翼,从目前看,极可能是伊曼纽尔·马克龙在第二轮击溃勒庞。马克龙虽是独立候选人,但他出身社会党,在政府供职,是主流人选。

和特朗普情况不同

当然,美国选举中,两党也是先初选,再由两党提名的候选人对决,类似两轮投票。但为什么没有阻止特朗普当选?这里有两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是,美国两党初选时,只是本党支持者投票,而非全民投票,不少中间选民都不参与。这个阶段的候选人,主要是争取党内铁杆支持者的选票,极端一点也没事。比如特朗普能赢得提名,桑德斯一度势头也不错。等到两党提名出来后,两大党各有一个候选人,在初选中未参与的中间选民、温和选民也没有更多选择,只能选择其中一个。也就是说,法国的两轮投票,是全部选民参与的两轮;而美国的初选,只是分别在党内,大选时才是真正相当于法国的第一轮。

第二个问题是,即便如此,特朗普在选举中,获得的选民票数也比希拉里少大概三百万张。不过美国独特的“选举人票”制度下,特朗普赢。(这个制度牵涉到美国政治制度中对州权的重视,本文不再细述。)也就是说,美国的特朗普现象,在法国总统选举中不会出现。主要原因就在于法国的二轮投票制度。因此有反对极右翼的人饮水思源,说“戴高乐将军这次又拯救了法国”。

当然即便没有这个制度设计,勒庞也很难获得成功。法国民调结果和一些媒体分析都认为,勒庞的极右翼势力影响被夸大了。不少人认为,特朗普当选和英国脱欧引发了民粹主义的风潮,但另一方面也引起人们的警觉。比如法国选民就因此更加警惕民粹。有预测甚至认为,英国脱欧给法国一个机会,也许法国在这次总统选举中,会出现“反民粹”的现象。选举结束后的法国政府和社会,也许更加自由化,支持全球化。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