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手机搜狐
SOHU.COM

山东墨龙辩解“减持+变脸” 子公司成“无底洞”?

第一财经
2017-02-17
+关注

对于山东墨龙(002490.SZ)而言,新年未有新气象。这家已经面临经营困局的油服企业,在春节后开盘即向市场丢出“业绩大变脸”和“违规减持”地雷,并因此陷入四面八方的质疑。

“主要是解决上市公司的资金困难,支持上市公司的运营发展,不是为了个人利益。”在2月16日晚间回复交易所的问询函中,山东墨龙这样解释实际控制人违规减持的动机和目的,并否认张恩荣和张云三父子提前知悉公司业绩将巨亏。不过,在此前接受《第一财经日报》独家采访中,山东墨龙方面对违规减持作出的辩解是大股东对“规则理解不透彻”。

第一财经记者发现,在回复函中,山东墨龙披露,张恩荣减持套现2.78亿元的日期,与山东墨龙初步确定业绩数据的时间仅差两日。且在这份长篇回复中,公司解释业绩变脸原因为,2016年计提的各类资产减值对净利润的影响金额多达2亿元,但对于为何短时间减值准备出现巨额差异,推翻业绩预测并未作出解释。记者试图就此向山东墨龙方面作出求证,对方以需要面谈为由未能作出回应。

值得注意的是,在对存货、应收款项、商誉等的减值准备中,最大笔的单项减值来自山东墨龙全资子公司——寿光懋隆新材料技术开发有限公司(下称“懋隆新材料”)的商誉减值,金额达4764万元。接近山东墨龙的相关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这家连亏三年的子公司或是导致山东墨龙接连亏损的重要原因之一。山东墨龙于2007年9月以3.05亿元收购懋隆新材料,彼时其有多达1.43亿元的商誉,但在连年亏损之后,该公司仅剩下约2000万的商誉净值。此外,自2013年圈地1700亩,投入超十亿元建设新材料项目后,山东墨龙持续不断向该公司输血,此次张云三减持套现后就向其借款6000万元。

展开剩余75%

“懋隆新材料已经成为一个无底洞。”接近山东墨龙的该人士还向记者反映,由于资金链吃紧,山东墨龙近年来还存在克扣员工薪水,拖欠供应商货款的状况。不过对此山东墨龙董秘赵洪峰则回应称仅为"个别现象"。

减值突增2亿 控制人套现日期可疑

从去年三季报预告全年扭亏盈到,最修正业绩为将巨亏逾4.8亿元。山东墨龙此前的解释除了行业原因带来的产品价格大幅下跌外,对存货、应收款项等相关资的产计提减值准备成为最重要的“罪魁祸首”。

在2月16日的回复函中,山东墨龙披露,2016年公司计提的各类资产减值对净利润的影响金额约为2亿元。其中,应收款项计提7323.37万元,存货计提4742.80元,固定资产计提3500.00万元,商誉计提4764.00万元。

在应收账款的计提中,第一财经记者注意到,在2016年中报的同类计提中,山东墨龙对账龄一年以上的进行了相关坏账计提,其中胜利油田、美国 SBI 公司、文莱金龙投资因有两年或者三年以上账龄收回可能性较小,进行了最大幅度计提,但在最新的回复函中并未提及,是否收回外界不得而知。此外,在回复函中最新披露的,东阿县联兴金属制品有限公司逾期两年的1340万元被100%计提,在中报中并未出现。

此前,有专业会计人士告诉第一财经,按照相关会计准则,上市公司在每个季度都应会对存货、应收款项、商誉等相关资产计提做出相应减值准备的预计,而非等到年底一次性提出。预计和最终计提出现较大差异可能性较小。对于计提的前后差异,第一财经记者试图采访山东墨龙,但截至发稿未能得到有效回应。

除了减值准备的突击式增长,山东墨龙实际控制人的减持目的和日期也难以让人信服。

“公司实际控制人张恩荣及其一致行动人张云三减持公司股份的目的主要是解决上市公司的资金困难,支持上市公司的运营发展,不是为了个人利益。”山东墨龙辩解称,公司面临资金紧张时,为解决公司的困难,张恩荣与张云三做出减持股份筹集资金以支持公司发展的决定。

这一说法和此前赵洪峰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所说前后不一。“减持是股东的个人行为。按照规定来说,大股东减持超5%需要提前预告,(未及时披露)可能是由于股东对规则理解不透彻。”赵洪峰当时称。

山东墨龙一并否认,实际控制人在减持公司股份前知悉公司2016年度预计净利润将出现亏损,但在时间节点上却十分“巧合”,被市场认为存内幕交易之嫌。从减持时间上来看,张恩荣在2017年1月13日减持股份。而山东墨龙于两天后即初步确定2016年度业绩数据以及波动区间。对此,山东墨龙则辩称,张恩荣减持时,公司2016年度决算资料正在准备中,大量数据整理、归类工作正在进行,还未形成初步意见。

新账还旧账 子公司成“无底洞”?

在此前调查采访中,《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发现,山东墨龙资金链捉襟见肘,面临债务高企、筹资单一等多重重压,减持“回血”成为一条险路,甚至存在借新账还旧账的迹象。

从财报披露来看,山东墨龙总负债从2012年开始跃至20亿元级别,并于2013年起一直维持30亿元以上的,且逐年递增,截至2016年第三季度,负债合计37.8亿元。

在最新的回复函中,山东墨龙披露,2016年11月份公司在归还某2家股份制银行合计资金15,000万元后,2家股份制银行一直未对上述贷款进行续贷。而同时公司面临2017年1月多家银行共计需要偿还银行贷款及承兑差额约26,000万元

“公司当时账面资金余额很少,加之原料储备,运营资金极度紧张,外部获取资金难度大,时间长.”山东墨龙称,出于保证公司正常生产经营,及维护在金融系统和社会的信誉等原因张恩荣进行了减持。

在资金链吃紧之下,懋隆新材料却连年亏损,大笔计提影响业绩的同时,也仍然是经营投入上的“无底洞”。

在对存货、应收款项、商誉等的减值准备中,最大笔的单项减值就来自懋隆新材料,金额达4764万元。接近山东墨龙的相关人士还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这家连亏三年的子公司或是导致山东墨龙接连亏损的重要原因之一。

山东墨龙于2007年9月以3.05亿元收购懋隆新材料,彼时其有多达1.43亿元的商誉,但在连年亏损之后,该公司仅剩下2084.34万元的商誉净值。此外,自2013年在寿光当地圈地1700亩,投入超十亿元从澳洲力拓引进设备,建设新材料项目后,山东墨龙仍在持续不断向该公司输血,此次张云三减持套现后就向其借款6000万元。

“懋隆新材料的项目在策略上存在失误,当初澳洲力拓投了上百亿元没做出东西,墨龙为了扩展产业链,买了力拓的旧设备投入了十几个亿。”接近山东墨龙的该人士还向记者反映,自2015年国家要求行业去产能,懋隆新材料的这一项目更陷入尴尬。

记者此前实地走访该项目发现,投入建设四年来,懋隆新材料的项目用地多半处于荒废状态,试运营的厂区目前仅有100—200的工人。赵洪峰也表示,由于属于重资产行业,懋隆新材料项目投产进入较慢,目前仅处于试运行之中。

因资金链和经营问题,上述人士还向记者透露,山东墨龙对员工和供应商出现失信窘境。存在克扣员工薪水,以及拖欠供应商货款的状况。

“缺钱,14年的年终奖拖到了15年7月才发,15年年终奖拖到了16年年底,如果在发奖金之前离职就拿不到钱。“该人士透露。对于这一情况是否属实,具体实情为何,第一财经于2月16日致电赵洪峰试图获得相关回应,但赵洪峰在表示“这仅是个别现象,员工工资当期正常发放”外并未作出更多回应。

案例详解:作业成本法的运用及对企业的影响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