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时尚 无心法师2

手机搜狐

SOHU.COM

南京美立方好不好@分答爆火,但它会是好生意吗?

知识付费的风,又随着一条朋友圈吹起来了。裹挟着广告味儿十足的知识焦虑,不断刺激着内容创业者敏感又脆弱的神经。当然,这其中也包括相当一部分正在码字,试图让文字变现的媒体朋友们。

前几日,著名IT评论人洪波在朋友圈发表一篇《我为什么现在开始出来卖以及这个公众号还会更新吗?》的文章,称自己将开设付费专栏。随后,腾讯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对此评论,“应该等微信公众号付费阅读啊”,同时回应了关于“测试太久”的疑问,称“已经反馈了,争取加快”。

投资界从中获悉,腾讯将推出微信公众号付费阅读功能的消息经过确认,这款小马哥亲自“监工”的产品,面世的日子不远了。

实际上,从去年开始,内容付费功能在邀请个别公众号测试的消息就频繁传出,微信官方对此回应“付费阅读等新功能将采用‘邀请制’进行内测,暂不对外开放申请。”而到目前为止,微信公众号的变现方式主要还是靠广告和原创打赏。

这一次,微信的步伐确实慢了些。

你会为“知识”买单吗?

2010年之前,知识分享社区和平台出现,互联网内容以免费为主;2010-2014年,付费模式出现,通过打赏开始培养用户对于优质内容的付费意识;到了2015年,知识付费形式更加丰富,已经初具规模。曾经的互联网世界,免费被认为理所应当。但当听一首歌需要收费、电影电视剧成为会员才能收看,百度文库需要下载券和财富值,很多人的想法也许是“大不了不看了”。

但如今的互联网上,一个有趣的现象正在发生。身边类似“为知识付费是合理的”、“我愿意为优质内容买单”这样的言论和呼声此起彼伏,“知识网红”一出道就备受拥趸。

可能很多人都有这样的经历:微信上关注了大把公众号,每天大把推送来不及看;得到上订阅的专栏不断地提示更新却没时间点阅……当必读书单越列越长,收藏的微信公号文章越来越多,这种“买书如山倒,读书如抽丝”的心理状态其实来源于我们在信息大爆炸时代的深层知识焦虑。

而在“知识付费”时代,这种焦虑也许能在某种程度上化解。相关数据显示,年青一代、白领和中产阶层正成为知识付费最核心的用户群体,近八成以上是大学以上学历,“知识消费”击中了他们焦虑和迷茫的痛点,人们开始不愿意为泛滥的信息付钱,而愿意为有效率、有价值的知识买单。

企鹅智酷在一项调查统计中发现,55.3%的网民曾有过知识付费行为。在有过知识付费行为的人中,订阅付费资讯/付费下载资料的人占比最高,为50.3%;付费参加线下课程/培训/讲座渗透率为46.7%,其次是占比为36.9%的为线上课程/培训/讲座付费。26.4%的付费用户有过打赏,而其中86%的打赏者又是因为受益匪浅的知识/经验/见解而做出这种行为。

在有过知识付费行为的消费者中,有38%表示体验满意,还会尝试;49.7%表示一般;12.3%表示不满意,对于付费得到的内容自己本可以找到免费的途径来获取。

易观公布的《2016中国知识付费行业发展白皮书》中也提到,用户对于“内容”和“知识”的付费意愿和消费观正在发生转变,从不愿付费变得对于显著高质量、服务更好的类似产品愿意付费;用户信息获取的方式也在发生变化,从漫无目的地接受信息变为主动获取知识,信息的选择行为更为成熟。

谁能说,“知识付费”不是一门好生意? 互联网时代,知识并非从无到有,但无论是多个产品或平台的兴起,还是用户付费习惯的养成,知识经济都顺应着互联网的发展展现出了不一样的姿态。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