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只要秦国战神白起出马,韩楚魏三国无人敢接帅印

千古名将英雄梦
2017-02-17
+关注

六国的噩梦——大秦武安君白起(4)

按理说,韩魏两军虽败,真要摆脱被全歼的命运还是不难的,可惜老天爷仿似非要成就白起的辉煌一般,偏偏就不给他们这个机会,大雨越下越大,大到河水暴涨,生生拦住了魏韩小兔子们的生路。

小兔子们无处可逃,只好回身接受死神的审判,然而死神白起是不需要俘虏的,一个字,杀!!

奔流的伊水今夜不再静美,它在暴雨的掩盖下变成了死神的炼狱,二十四万韩魏士兵就这么全部被杀死在伊水河畔,他们的头颅被砍去,尸身被抛入湍急的流水之中,浮浮沉沉,飘往冥河。

二十四万,二十四万鲜活的生命,就在这短短一夜之间,全部消逝的无影无踪,仿佛,他们从来没有来到过这个世界一般。

展开剩余85%

终于,雨停了,雨后的青山,象泪洗过的良心,地上的鲜血,也早被雨水冲刷干净了,整个世界,轻轻爽爽的,仿佛昨夜的屠杀,从来没有发生一般,大雨冲走了一切罪恶。

太阳出来了,白起和他的将士们优哉游哉的在河边饮马休息晒衣服,另外一个角落里,坐着垂头丧气的公孙喜,他的手下全死光了,他也被活捉了,暴鸢的运气比他好一些,凭其出色的水性游走了,算是捡走一条小命。

白起走到公孙喜的面前,满脸微笑,瞧着他:“将军放心,吾非但不会杀汝,还要将汝恭恭敬敬送回魏国。”

公孙喜愣愣的看着他,满脸不解。

白起一声长笑:“因为本帅还要借汝之口,宣我大秦奋击锐士之赫赫威名!”

“哈哈哈,光杆司令,吃土吧你!”秦军之中爆发出一阵大笑,公孙喜低下头,无地自容。

“好,歇够了,出发!”白起一声令下,秦国的十万雄师全体开拔,如暴风骤雨般,一路攻下魏韩五座城池,天下为之震惊。

至此伊阙一战,白起全歼魏韩精锐主力二十四万,两国超过三分之一的兵力化作微尘,五座军事要地为秦所占,从此门户大开,其被秦国步步蚕食,只是时间长短问题了。

如此大功,秦旷古未有,就连对白起抱怀疑态度的秦昭襄王,也不得不竖起大拇指,喊出一个“服”字来!

没得说,白起官升N级,封为“国尉”。“国尉”这个官,相当于后世的“太尉”,也就是国防部长了,白起实际上已经成为了秦军的最高统帅。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普通士兵,在短短十几年内坐到如此高位,这在整个战国时代是前所未有的。事实上也只有秦国这样的军功爵牛制度,才能生的出像白起这样的牛人来。

白起终于在秦军之中获得了至高无上的威望,如今天下再也没有人敢小瞧他了,而秦昭襄王更决定放手白起,让他大干一场!

数月后,秦国尉白起渡过黄河,攻取了大片韩魏土地。昭襄王继续给他加官进爵,封他为“大良造”,这已经是秦军功爵二十级中的第十六级了。此爵可以享受赐邑三百家,赐税三百家,离魏冉所拥有的侯爵之位,只有一步之遥。

当然,像白起这样的人,是不会舒舒服服的躺在成绩单上睡大觉的。第二年(公元前292年),白起率兵大举攻魏,一口气攻下魏国蒲阪(今山西永济县蒲州镇)等河东大小城池六十一座(夸张啊),第三年(公元前291年),白起又攻取了魏国的垣地(今山西垣曲东南)和楚国的宛地(当年吴起在楚国实习的地方)。第四年(公元前290年),白起又派左更司马错(从前的秦国第一名将司马错现在要改称第二了)攻取了魏国的轵地(今河南济源东南)和韩国的邓地(今河南孟县西)。短短三年的时间,魏国丢了六十几座城,韩国与楚国丢了则宛和邓这两个工商业命脉,可谓损失惨重。

白起这一系列组合拳把韩魏楚彻底打懵了,发展到后来,只要是白起一出马,三国竟无人敢接帅印,一个个装病得装病,退休的退休,谁都怕死啊!

三国的国君们郁闷哪,最后没办法,不等白起来,他们自动投降!公元前290年,秦与韩魏签订不平等条约,韩割让武遂(今山西垣曲东南黄河以北地区)二百里地给秦,魏亦不弱人后,也割让河东(今山西东南部)四百里地给秦。

吴起若是死而有知,恐怕又要再气昏一次了,当年他辛辛苦苦为魏国打下的河西之地没有了也就算了,现在就连命根子河东也丢了,大魏文侯的后代好丢人哪!

公元前285年,楚顷襄王又与秦昭襄王在宛友好相会,议和结亲,宣布彻底忘记楚怀王的不快事件,“一笑泯恩仇”。楚遂正式投入秦之怀抱,乖乖做了秦昭襄王的小弟。

仗打到这个份上,魏韩楚三国已经彻底没脾气了,收拾他们就跟吃饭喝水一般简单,这样一点挑战没有的事儿白起都不爱干,他跟昭襄王商量了一下,决定让左更司马错负责东边的战事,自己则跑到秦国北境,想办法对付秦国最可怕的对手——赵国。

赵国我们前面提过了,那可不是一般的强,要不是中途赵武灵王因为内乱英年早逝,如今天下谁是老大还说不定呢!现如今赵武灵王是死了,可是虎死余威在,当今天下,论国力,秦国第一,齐国第二,赵国排不上名次;然而论军事实力,秦赵只在伯仲之间,其余五国不足论。

十年前(公元前299年),赵武灵王孤身入秦,伟岸的身姿历历在目,他所创建的赵国铁骑可谓天下无敌,此等强劲的敌人,正是白起梦寐以求的对手。

作为为战争而生的一类人,名将最爱的其实是一个好对手啊,如果对手不厉害,又怎能彰显他们的强大呢?

读者须知

孫郎谈古之浅谈王审知与闽南文化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