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时尚 贴身校花2

手机搜狐

SOHU.COM

【话题】那些消失的职业

【话题】那些消失的职业

城市建设如火如荼

在高楼大厦崛起、火车地铁铺陈的时候

大连正变得熟悉又陌生

有些我们曾经熟悉的职业已经慢慢地消失了……

钟表维修师傅

拯救时光绝对是个技术活,钟表师傅拿着个小镊子将手表“分尸”,然后又神奇地装上。虽然修表师傅现在还会出现在一些小街小巷里,可惜的是,这一行当却逐渐衰落。

剃头匠

一把剪刀、推子、梳子、刮刀,在巷子里弄一张椅子就开起了发廊,剪头发只要几块钱。那个时候剪头发真的就只是剪头发,而现在的洗剪吹没有大几百还出不来。现在这一类的老式理发在一些小巷子还是可以找到的。

补锅师傅

补锅以前是街道手工作坊的一门职业,按锅的品种来决定工程的不同。有专门补铁锅的,有专门补搪瓷器皿的,也有专门补铝锅水壶的。

磨刀 、磨铰剪

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一把刀用到生锈就磨,当年磨刀这个行当的生意相当红火。如今,时过境迁,不行了?换换换!磨刀匠慢慢从我们的视线消失了,这种老行当也面临着失传的尴尬。

捏面人

在过去经常可以看到一些捏面人的手艺人,背着个小木箱,挑着挑担,现捏现卖。各色面泥、刮子、竹签、梳子、剪刀这就是老手艺人走江湖捏面人的全部家当。如今走街串巷捏面人的挑担已经很少见...

箍筒匠

箍桶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前的老行当,一张刨凳、一柄斧子、一个扒箍、一把锤子,在箍桶匠的手中把弄着,便成就了我们生活必需品。

打称匠

做秤是个精细活儿。在这“斤斤计较”之间,钉秤匠付出了他的青春与汗水。精工细作,毫厘必究,只为了手艺人的那份承诺。

打铁匠

“半间东倒西歪屋,一个千锤百炼人”,是旧时打铁匠的真实写照。一个铁砧,几杆铁锤,几把铁剪,外带风箱和火炉是打铁人的基本家当。

弹棉花

小时候家家户户要做被褥都会去找弹棉花的工匠,随着一声声弦响、一片片花飞,一堆棉花被压成一条整整齐齐的被褥,小时候有新被子盖也是很幸福的事!

修钢笔

旧时的人们崇尚节俭。钢笔坏了能修则修,修钢笔大都“立等可取”。当换完笔尖、笔杆和皮胆,一支被损坏的钢笔就获得“新生”了。如今计算机的普及和笔业的发达,钢笔逐渐被代替,修钢笔就自然地被社会淘汰了。

公车售票员

小时候觉得售票员阿姨撕票的动作很酷,现在自助买票也让公车上这一职业不复存在。

粮店店员

计划经济年代,每月每家每户按人头凭票购买油粮。家里偶然翻出一两张粮票会觉得捡到宝贝啦。

有坛子、脸盆、漱口杠子要补的吗?

以前谁家的铁锅坏了,拿出来,大连补锅匠支起小火炉,拉起风箱,化上铁水,片刻时间补好的锅就能烧菜了!

打米花啦!一块钱一炮啊!

“嘭”!一声脆响,米花四溅。小时候谁没见过,谁没吃过?如今老式的爆米花机已越来越难见到,要想吃到正宗的老式爆米花可不是那么容易了。

修伞咯,修布伞雨伞塑料伞咯!

现在家里有伞坏了,大多也只好扔了买新的。而从前,修伞匠在大连还是一个挺热门的行当。只是现在却开始慢慢消失,大连少有的修伞师傅,也感叹这门手艺怕是要失传了。

收废品咯

一听到有收废品的吆喝声,各家就会透过窗户喊我家有废品,这个时候一般小朋友们最积极,因为收废品的钱一般都作为零花钱啦!

在你的记忆里,有哪些职业曾伴随你成长,

而今却已经慢慢消失?

欢迎下方留言分享你的美好回忆~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