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欢乐颂2

手机搜狐

SOHU.COM

黄埔军校最牛的其实是第五期,蒋介石如果知道后果得哭死

来源:网络

提起黄埔军校,大家都知道这是蒋介石的地盘,也是蒋介石最看重的军事、政治资本,黄埔学生叫他一声校长,比叫他总统都开心。

不过,在黄埔军校的历史上,也同样出了不少共产党一方的名将,比如林彪、徐向前、陈赓、罗瑞卿、许光达、左权、蒋先云、黄公略等等。而且,其中有一期,几乎就是为共产党专门举办的,那些知名的名将,几乎都是共产党一方的。

这非常独特的一期,就是第五期。

第五期学生于1926年11月正式入校,分成了两个分校,一个在南京,一个在武汉。请注意,在1927年毕业季时,中国发生了一件大事,即“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宣告了国共两党正式分裂,同时,武汉政府与南京政府也正式决裂。也许正是这件事,导致了蒋介石对这期学生的歧视,在国民党军中,这期学生普遍成就不高,受不到重用。

不过,在我党方面,这期学生中却人才济济,比如后来官拜大将的许光达

许光达的一生高风亮节,1955年授衔时,身为新中国首任装甲兵司令的许光达被授予大将军衔,但他却三次请求降衔,连毛主席都感慨地说:“500年前,大将徐达,二度平西,智勇冠中州;500年后,大将许光达,几番让衔,英名天下扬。”并对朱老总等人说:“这是一面明镜,共产党人自身革命的明镜。”

最后,降衔的要求没有得到毛主席的同意,但许光达又继续上书,请求降级别。这次毛主席同意了,在十位开国大将中,许光达也成为唯一一位没有享受大将级别待遇的人。

接下来,还有三位上将:张宗逊、宋时轮、杨至成,和一位中将:谭希林

张宗逊在57位上将中排名第三,但其实以他的资历,授予大将也是应该的。在解放战争时期,张宗逊是第一野战军的第一副司令,地位仅次于彭德怀,许光达还是他的部下。而且,在大将中,除了粟裕跟他一样都担任野战军第一副司令外,其余的像陈赓、王树声、黄克诚、谭政、萧劲光等人,在野战军中的地位都没有张宗逊高。

宋时轮,所谓“排炮不动,必是十纵”,说的就是宋时轮的三野十纵。宋时轮是许世友最好的酒友,在三野时,两人一见面必定喝得天昏地暗,解放济南时,两人约好了等城破后再痛饮,8天后,两人一人一瓶茅台,不用劝,也不用让,酒喝完后,赞一声“好酒”!接着回去睡觉。

杨至成则是红军第一任“大管家”,在我军的后勤工作上开创了好几个“第一”:制作出了红军第一套正规军服,开辟了红军第一条邮政通道,建设了红军第一个电讯系统,提出了红军第一部后勤供给标准,创办了第一所军事后勤学校……

毛主席对杨至成最为信任,在送他去苏联治病时,专门把在苏联的两个儿子毛岸英、毛岸青托付给他。杨至成在苏联呆了8年,也照顾了毛家兄弟8年。

中将谭希林,参加秋收起义的老红军,曾任中央军委警卫团团长,足见毛泽东、朱德对他的信任。解放战争时期,谭希林任胶东军区代司令,“代”的是许世友。建国后,又担任山东军区第一副司令,正司令还是许世友。后来,周恩来又亲自点将,把他调到外交部,成为驻捷克斯洛伐克大使。

除了名将,第五期还出了一位杰出的政治家:陶铸。陶铸从黄埔毕业后就从事了政治工作,年仅21岁就担任中共福建省委秘书长,抗战时期,又担任中央军委秘书长、宣传部长等职。建国后,担任过广东省委书记、中南局第一书记、国务院副总理、宣传部长等职。

另外,这一期还有两位我党非常成功的间谍:郭汝瑰、廖运周

郭汝瑰,绝对是我党插在国民党心脏的一把利器,在解放战争时期,最高做到了国防部作战厅厅长、陆军总司令部参谋长,蒋介石几乎所有的作战计划,都被他源源不断地送到了毛主席的书桌上,这还让蒋介石怎么赢?

廖运周,同样是一位非常出色的间谍,在解放战争时期任国民党军110师师长,淮海战役的伟大胜利,就有他不可替代的功劳。1955年,廖运周被授予少将军衔。

当然,国民党方面也不是一个名将都没有,能叫得上名字的还是有两个的:郑庭笈、邱行湘

这两人都堪称抗战名将,在抗战中都立过不小的战功,解放战争时期,郑庭笈担任国民党军第49军军长,邱行湘则是整编第206师师长,但最后都成了我军的俘虏。被特设后,两人也都是黄埔同学会的重要成员,为两岸的和平奔走甚多。

最后,

悦读文摘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