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宫主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军统一枝花:戴笠最宠爱的美人到底有多美

军统特务头子戴笠的好色很有名,他一生中所染指的女人不计其数。军统中不乏美女,戴笠作为军统的“一把手”自然是左右逢源,如鱼得水,风流艳事举不胜举。他最宠爱的是被他称为“华妹”的陈华。这个陈华,是当年军统中的“一枝花”,不仅貌若天仙,而且很有头脑,帮戴笠办过不少大事,戴笠有一次与陈华春风一度过后,不禁感慨万千地说“华妹,我的天下,有一半是你替我打出来的”。

出身寒微的陈华,迫于生活的压力,13岁时就沦为了雏妓。在16岁那一年,被双手沾满共产党人鲜血的上海警备局司令杨虎一眼看中,随后成为了他的情人。陈华从此脱离了青楼妓院的火坑。

1932年,一次偶然的机会,陈华邂逅了从浙江江山走出来花花公子戴笠。当时戴笠正在组建军统的前身“复兴社特务处”,急需各方面的人才。而陈华也看出了戴笠的前途远在杨虎之上,于是便投奔到戴笠的麾下,成为了一位闻名遐迩的复兴社美人。

陈华不仅年轻漂亮,而且工作能力很强。她在为戴笠网络人才方面贡献甚大,如她巧妙地说服刘戈青、李福让等9人为戴笠所用,受到戴笠赏识。这9人后来都成为了军统的铁血杀手,尤其是刘戈青上任军统上海站行动组长之后,为刺杀汪伪汉奸中的重要头目立下汗马功劳,这让戴笠对陈华这位军统美人更为刮目相看。

对年轻美貌且头脑精明的陈华,戴笠十分喜欢。为了得到这位非同一般的军统美人,戴笠可谓是耍尽了手段,费尽了心机。但他的种种示爱,都遭到陈华的拒绝。戴笠为此很是惆怅与忧伤。后来陈华得知戴笠身世也很坎坷,尤其是戴笠改名的故事感动了她:1926年,穷困潦倒的戴笠报考黄埔军校时,所带的钱花光了,那天正下大雨,有人随手送了一个斗笠给他,并帮他付了旅馆欠费。这个人就是后来军统高层徐亮。为纪念这段友情,他便改名为“戴笠”。

两人同病相怜,共同的坎坷经历,拉近了他们彼此之间的距离,他们二人很快就成为同床共枕、出双入对的一对情侣。后来,陈华从此成为戴笠一生中唯一全始全终的红粉知己,以至于戴笠认为监视汪精卫、孙科这样最重要的间谍任务都要交给陈华。当然,陈华凭借自己过人聪慧和非凡的能力,也从来不辱使命,戴笠自然对她更是宠爱有加。

抗战时期,陈华在上海间谍战立下汗马功劳,受戴笠之邀飞到重庆,住戴笠曾家岩寓所里。戴笠为陈华摆下的庆功宴,竟然是四菜一汤,而且色香味俱无,弄得陈华哭笑不得。

不仅如此,戴笠见陈华身穿貂皮大衣、长统皮鞋全是舶来品,外国货,而抗战时重庆物质十分缺乏,竟然要陈华将这套行头留下来,以作送礼之用。就这样,陈华只得裹着一床棉被飞到香港的家中。连情人的东西也不放过,戴笠的大肆搜刮财物的毒辣手段由此可见一斑。

抗战胜利后,戴笠从蒋介石对他的态度中,渐渐感觉到蒋介石对他有所戒备的猜忌,不由得产生“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的感慨,便曾将自己的堪忧前景告诉了陈华。1946年3月初,戴笠前往北平之前,在陈华住处过夜,这是陈华与戴笠最后一次见面,也是最后一次上床。

第二天一早,戴笠便离开陈华前往北平。戴笠走后,陈华一直处于忐忑不安之中。3月17日,军统香港特别区少将区长、上海市统一委员会秘书长王新衡打电话告诉陈华,戴笠从青岛正在飞往上海,中午一起在家中为戴笠接风。陈华在王新衡家等了很久,到机场接机的王新衡回来告诉她说:“飞机没接到。”陈华脱口而出:“飞机摔掉了!”在场的人大吃一惊,而陈华不免露出一丝难言的苦笑,勉强支撑走出了王家大门,乘车绝尘而去。

戴笠乘坐的飞机爆炸后,军统局的调查人员拿出13张遗留的残骸照片要陈华辨认。她一眼就认出了戴笠,除了她熟悉的那几颗金牙以外,那高高举着的右手,右拳呈捏着的状态,她可以想象到戴笠临死前的情形,那是他开枪射击后的习惯,子弹发出后,总是挺帅气地将手往上一扬……以至于她始终认为戴笠是自杀求死的。他开枪打死了驾驶员,导致飞机失控,撞山爆炸。

陈华后来移居香港,开了一家理发店谋生。40多年以后,82岁的陈华出了一本回忆录讲述这段往事,她依然坚持戴笠自杀求死的说法。这个回忆录名为《陈华女士回忆录》,分上下两册,1988年1月由台湾独家出版社出版,为读者提供了不少鲜为人知的民国旧事。不久后,饱经人间风雨的陈华病逝于香港,昔日名噪一时的军统“一枝花”香消玉殒,归于尘土。

最后,

悦读文摘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