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大秦帝国》令人失望:精彩的伊阙之战糊弄过去了

千古名将英雄梦
2017-02-17
+关注

央视热播的历史正剧《大秦帝国之崛起》中的战争场面是很多人期待的,正是由于天才军事家白起一生杀敌一百六十余万,将六国的有生力量消耗殆尽,才有了大秦帝国的崛起,才有了秦始皇的秋风扫落叶一统六合。然而这一部在屏幕上多年未见的历史剧还是让人失望了。大秦帝国崛起的揭幕战,这么精彩的伊阙之战,就扣屏两分钟《裂变》里的战争场面,再加几句旁白,然后就糊弄过去了?

伊阙之战,是战神白起军事生涯的第一个高潮,此战,白起以十万秦军,斩首韩魏联军二十四万;威震天下,至此韩魏精锐尽丧,再无挑战秦国权威之能,韩国更是几乎沦为秦国属国。其中白起用兵也是精妙无比,有用间,有出奇,可称得上我国历史上是以少胜多活用兵法的经典战例,绝对值得上《崛起》花一两集的时间好好描绘一下

展开剩余92%

六国的噩梦——大秦武安君白起(2)

好吧,战争开始了

战争时间:公元前293年

战争地点:伊阙,今河南洛阳龙门石窟一带

魏韩联军选手:魏帅公孙喜,韩帅暴鸢(好酷的名字)

魏韩联军兵力:共24万,其中魏军16万,韩军8万

秦军选手:左更白起

秦军总兵力:10万左右

战争意义:魏韩的复仇之战,白起名定天下之战

战争结果:魏韩倒了八辈子霉了

这一仗,除了宣太后、魏冉,天下没有人看好白起。因为很明显,秦军哪一点也比不过魏韩联军。

首先从指挥官来看:秦将白起,似乎有点本事儿,然而太年轻,打点小仗还可以,碰上这样的大战,恐怕是玩不转地。而魏将公孙喜和韩将暴鸢,那可是成名已久的沙场老将,这俩老家伙曾多次合作,攻入楚国的方城,在垂沙(今河南唐河西南)打的楚国痛不欲生,差点提前亡国,可见其厉害。

其次从兵力来看:秦军十万,且非精锐;魏韩联军24万,均为参加过垂沙之役的绝对主力。魏之“武卒”,前面我们也提到过,全部都是身披重甲耐力惊人的重步兵,能负重几十公斤健步如飞,简直就是变态之强。韩之“材士”,则全都是武装到牙齿的弓弩剑兵,所谓"被坚甲,跖劲弩,带利剑,一人当百,不足言也”“超足而射,百发不暇止,远者达胸,近者掩心。”

(《战国策 韩策》)厉害!而且韩军的装备也很精良,所谓“强弓劲弩皆在韩出”,“天下之宝剑韩为众”,韩都城新郑、宜阳等地冶铸工业发达,出产良剑,如邓师、宛冯、龙渊、太阿等绝世韩剑,都能够陆断马牛,水击鹄雁,当敌即斩。厉害!!如此魏韩二军,一个防御力惊人,一个攻击力惊人,秦军想要占得上风,恐怕并不是那么简单。

新郑出土之韩国青铜宝剑,两千年后依然锋利

最后从地理来看:伊阙这个地方,为韩、魏门户,两山对峙,伊水流经其间,望之若阙,地势险要。韩魏联军占住了伊阙要塞,就等于将自己置于不败之地。如果不出大的战略失误,秦军想要突破此关,难于登天。

伊阕

伊水在上古时代并没有流入黄河,而是在洛邑以南,遇到了龙门山的阻挡,形成了一个湖泊。当雨水充足的时候,这个湖的水就蔓延到整个洛阳盆地,给农耕文明带来毁灭性的打击。

因此,在上古时代,洛阳盆地并不适合人类居住,直到大禹治水,在龙门山挖出一个巨大的缺口,修筑一条人工河道,将伊水之水引向母亲河黄河。

缺口在古代叫阙,因此伊水这个有缺口的地方,就叫伊阙。

那么白起该怎么办,简单,四个字,各个击破!

以秦军现在的实力,单独跟魏军或韩军打都不吃亏,怕就怕他们两个一齐上,所以白起必须想办法分化他们,瓦解他们,也就是所谓的离间之计。

白起先给魏将公孙喜写了一封信,卑词假意与其言好,希望魏军能保持中立,表示秦军要与人数较少的韩军决战,在取得胜利后,与魏平分战利品。

公孙喜看了信后大笑:“白起小儿太天真,唇亡齿寒此简单之理我岂能不知?哼,竟使出如此幼稚之离间计,真笑死人也!”说完随手把信放在一旁。

看来白起的离间计失败了?错!他还有后手。

白起又给公孙喜写了第二封信,说感谢他的配合,秦军明天就进攻韩军,到时候等着分好处就是。

奇怪了,公孙喜不是明确表示拒绝了吗?白起还这么写是什么意思?

嘿嘿,其实这封信不是写给公孙喜的,而是给韩将暴鸢的——秦军的信使故意让韩军的斥候抓住,结果密信被搜了出来,送到了暴鸢的面前。

暴鸢暴鸢,自然是个爆脾气,他一看这信就火了,好你个公孙喜,明着说来帮忙,竟然暗地里摆我一道,太黑了你!

没办法,既然魏军靠不住,暴鸢只有靠自己,他吩咐所有弓弩手全面戒备,死死守住伊阙这个门户要地,因为他明白,一旦这里被突破,后面就是一马平川,韩国危矣。

第二天,秦军果然在韩军的营寨下面大量集结起来,剑拔弩张,大战一触即发。

暴鸢的神经立马绷紧了,他提心吊胆,等待秦军总攻的一刻。

然而,一整天,秦军只发动了几次小规模的攻击,且稍一接触便立即退去,搞的韩军风声鹤唳,惶惶不可终日。

不过暴鸢可不敢掉以轻心,白起小子如奸似鬼,他现在一定是在迷惑自己,等自己晚上一放松警惕,就会趁夜发动全面进攻,一定是这样的,对,一定是这样,换作自己,也会这么干!

没错,白起是在等晚上再进攻,面对占据地利且有强弓劲弩的韩军,夜袭的确是最好的办法。不过他真正要夜袭的竟不是韩军,而是魏军!!

事实上,在韩军营前的这个表面上阵仗颇大的秦军部队,只不过是一支不到万人的疑兵而已,他们的任务,只是牵制住胆小如鼠的韩军。而真正的秦军主力,早已在白起的率领下,趁着夜色的掩护,偷偷的绕到了魏军的侧背。

这个时候公孙喜,正在密切关注另外一边韩军的情况,他准备等双方打得差不多的时候,冲上去大捡便宜。

——嘿嘿,等到韩军把秦军耗到差不多的时候,我再以一个救世主的姿态闪亮登场,哈哈,这真是太酷了,想想就兴奋。

他怎么也想不到,白起会将一支不到万人的部队置于最危险的境地,而将大批人马偷偷拉过来攻打兵力实力都明显强过韩军的自己。

是啊,先弱后强,这是打仗的基本法则,懂一点儿军事的地球人都知道。可是白起偏偏就不按牌理出牌,去先找更强的魏军下手,打的就是一个出其不意!

因为白起不是一个地球人,他是一个接近于神的异类,他的彪悍与变态,从来不需要解释。

夜好深,好冷,白起手中的长剑是冷的,血也是冷的,心,还是冷的。

风起了,好冷,他在夜风之中冷笑。

雨来了,暴雨,冷风卷着雨滴,打的人生疼生疼。

“哈哈哈哈,真是天助我也!”白起在狂风中大笑。

——就让这一场暴雨,奏响我白起血洗韩魏的绝美乐章吧!

他冷冷的注视着脚下灯火通明的魏军营寨,一挥手:“全体长矛手,正面进攻!全体弩士,后卫掩护!全体轻骑兵,侧翼迂回!”

秦阵最前方的长矛方阵开始缓缓超前移动,长矛手们紧紧握住近七米的长矛,内心兴奋若狂,他们强压住从喉咙狂涌而出的杀声,跨着整齐的步伐,鸦雀无声的超前步步推进。

三百米,两百米,一百米,到了!骑着马奔驰在各方阵之间的传令兵高声呼道:“准备——冲锋!!”

“杀……”全体士兵齐声大吼,像一阵风般卷入魏军的营寨。公孙喜正在营中抱怨天气,听到杀声吓得全身一个机灵,赶忙披甲出来迎战。

可是晚了,一切都晚了,秦军阵势已成,魏军匆忙迎敌,很快陷入浴血苦战之中,如林的长矛巨浪汹涌,向一个又一个魏军营寨席卷而来。魏军士兵们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坚硬的铠甲被长矛刺穿,鲜血从胸口狂涌而出,然后颈项一凉,一把锋利的长铍(装上长柄的短剑)划过自己的咽喉,整个世界在眼前幻灭。

长铍(秦俑坑出土)

狂喜的秦兵冲上来,拣起地下的头颅挂在腰间,那是他们的进身之钥,摆脱低下士兵的身份就全靠它了。

我们都知道,秦军士兵在战国后期,被天下称为“锐士”。荀子曰:“齐之技击不可以遇魏氏之武卒,魏氏之武卒不可以遇秦之锐士。遇之者,若焦熬投石焉!”身披重甲的魏国武卒在吴起时打惯了顺风仗,后来国力日衰,士气颓丧,重甲也就成了累赘,碰上只着简单轻甲而奋击如风的的秦军“锐士”,那也只有挨宰的命了!

以“秦兵马俑”所复原的秦兵彩图

大势去矣!公孙喜一声长叹,带着残兵朝韩军营寨方向败退。

另外一边的韩将暴鸢,也正龟缩在营寨之中抱怨天气,雨下的太大了,魏军方面的情况他根本无从确知。后来终于发现魏军被白起偷袭了,他还是不敢贸然出兵

——正面秦军的数量也不知道有多少,万一他们趁机攻上来就糟糕了,这么大的雨,这么大的风,咱老韩家引以为傲的强弓劲弩可发挥不了半点作用。

所以公孙喜,你就自求多福吧。我倒要看看,你和白起到底谁更厉害些!

可暴鸢幸灾乐祸了没多久,就傻眼了。

原来,公孙喜的败军如潮水般向韩军阵地涌来,韩军根本无法阻止溃败友军的涌入,追击魏军的秦军随即与韩军发生激战。先前留在与韩军正面对峙的秦军营寨中的秦军也全部出击,雷速杀向韩军而来。一切都乱透了。

“子何败其速也?”暴鸢拦住公孙喜,大喊。

“莫提了,白起小儿厉害,吾等宜速退!”

俩活宝顾不上再吵嘴,赶紧带着打剩下的十几万老本朝偃师方向败退。

白起当然不会就这么算了,这场战争远没结束呢,区区几万头颅可满足不了他的铁胃,把韩魏这二十四万大军一口气全给吞下肚子,那才叫爽!

于是白起命令,所有秦军脱去铠甲,轻装上路,光着膀子追!

这下子可好看了,只见十万秦国汉子赤膊上身,腰间挂满头颅,睁着杀红的大眼,在滂沱大雨中奋足裸奔,乌压压的追在韩魏溃军屁股后面,见人就杀,宛如一帮魔兽下凡。

而韩魏溃军可惨了,他们的犀牛皮甲早被大雨淋的湿透透,奇重无比,聊是跑惯了马拉松的魏国武卒,在大雨倾盆的无边暗夜中,也个个变成了惊恐万状的小兔子,双脚稍一发软,脑袋就没了。

吴起若是死而有知,得晓他创办的魏武卒用平常的马拉松训练成果来逃命,非得气的从坟冢里爬出来不可!

眼看着性命不保,韩、魏人终于觉悟了!他们扔掉笨重的战车,脱下身上的重甲,也开始亡命裸奔:你们秦国人不穿衣服!我们也不穿了!大家统统丢盔弃甲,看谁跑的过谁!!

这真是一个疯狂的夜晚,战争最后竟演变成了跑步比赛,浩浩荡荡几十万人恢复了生命之初的模样,随着伊水追逐风,追逐雨,追逐夜色——残酷携浪漫起舞,死亡充满诗意,这样的情境,似乎不可能发生在现实生活中,而只应该在诗人的梦中出现。

读者须知

4-职业能力梳理/大学生职业生涯规划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