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欢乐颂2

手机搜狐

SOHU.COM

成晓河:一通电话惹祸端 特朗普挥泪斩弗林

文|成晓河

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

美国总统安全顾问迈克尔·弗林终于下台了。处境不佳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禁行令”遇阻后,又痛失一员可以倚重的大将,真可谓祸不单行。这在特朗普政府仍然残缺不全,大量职务虚位以待的情况下,特朗普政府士气必将遭受打击,他本人信誉也必然蒙受损失。

有关弗林在去年12月29日与俄罗斯驻美大使谢尔盖·基斯利亚克(Sergey Kislyak)通电话的传闻(电话门事件)已把华盛顿特区闹得沸沸扬扬。最先揭开盖子的是《华盛顿邮报》专栏记者戴维·伊格纳提斯。他在1月12日发表了一篇题为《为什么奥巴马在俄罗斯黑客问题上磨洋工》(Why did Obama dawdle on Russia’s Hacking?)的文章,质疑弗林在电话中所说是否削弱了美国对俄罗斯的制裁,是否违反了1798年的“洛根法案”(Logan Act)。曾被特朗普罢免的美国司法部前代理总检察长萨莉·耶茨在上个月就曾知会特朗普,表示她相信弗林在与俄罗斯大使通话问题上误导了政府官员,弗林本人对俄罗斯人的讹诈有潜在的脆弱性,但从副总统彭斯到白宫新闻秘书斯派塞众口一词,在不同的时间和不同的场合公开否认弗林与基斯利亚克讨论过过美国对俄罗斯制裁问题。然而,这两天,弗林电话门事件剧情反转。据悉,美国联邦调查局截获了弗林与俄大使的电话内容,证实弗林确实谈到了制裁问题。2月13日,美国众议院民主党领袖南希·佩洛西公开要求特朗普解雇弗林。14日,重压之下,特朗普挥泪斩“弗林”,接受了他的辞呈。

从闪亮登场到黯然离去,弗林在国家安全顾问的岗位上工作了二十五天,成为美国历史上最短命的国家安全顾问。基辛格在这个位置上曾坐了大约六年,呼风唤雨,风光无限;里根政府时期,尽管国家安全顾问走马灯式地更换,但每个顾问都会干一年左右;弗林下台前,艾森海威尔治下的威廉姆·杰克逊曾是最短命的国家安全顾问,但他任职也有四个月之多。

弗林与俄罗斯有染已不是秘密。他自己曾开过一个咨询公司,为俄罗斯和土耳其等国提供咨询服务。2006年弗林参加了俄罗斯电视台英文台(RT)成立十周年的庆典活动,他不仅发表了有偿演说,而且还在宴会上与俄罗斯总统同处一桌。在美俄两国尖锐对立的情况下,弗林为俄罗斯电视台(RT)仗义执言,认为这个电视台与美国有线新闻网(CNN)以及微软全国广播公司频道(MSNBC)一样,没有区别。2016年11月15日,弗林在接受德国《明镜》周刊专访时表示,美国应当加强同俄罗斯的合作”,“普京将是美国在某些事上的可靠伙伴”。11月18日,当选总统特朗普提名弗林为国家安全顾问的当天,有媒体就公开批评候任国家安全顾问弗林开始接受绝密的国家安全简报的同时还在运营他的个人的咨询公司并向外国客户提供全方位的情报支持。显然,这些怀疑和指控还无法撼动弗林的地位,但他在电话门中触犯了三个大忌,葬送了自己的职业生涯:第一、在奥巴马政府以俄罗斯干涉美国大选为由追加新的制裁俄罗斯措施之际,候任国家安全顾问的弗林未经奥巴马政府授权的情况下私自与制裁对象国的大使谈论制裁问题确有不当。洛根法案禁止美国公民在无政府授权的情况下与外国政府通信或交际,影响外国政府、官员或代理人在与美国有争议问题上的政策或行为。虽然在过去二百多年没有人据此遭到起诉,但弗林之举违反了法案的精神。如果打电话前弗林接受过奥巴马政府官员在制裁问题上的通报,他可能还涉嫌泄密。第二、作为前国防情报局局长的三星将军弗林断然不会忘记自己与俄大使如此重要的电话谈话内容,但他向包括副总统彭斯在内的政府高官隐瞒实情,自己在公开的场合也多次断然否认,这就危及到了弗林的人品和诚信。人品和信誉如果打折扣,国家安全顾问的可靠性和领导力就荡然无存了。第三、弗林是干情报出身,应该熟稔情报与反间事务,但他却肆无忌惮通过电话与反间机构严密监控的俄驻美大使进行敏感的电话交流。 弗林所作所为缺乏基本的专业常识。阴沟翻船也不令人意外。如果联邦调查局没有掌握电话交流的铁证,即使弗林犯了前两个大忌,在特朗普的关照之下,他也可以安全着陆。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