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欢乐颂2

手机搜狐

SOHU.COM

外刊扫描|反清复明、天父地母?中国的秘密会社

整理:徐添

《东方历史评论》微信公号:ohistory

许多历史记忆未必是真实的历史存在,然而,因为它们符合当前的社会情境,便被人们引为信史。在中国近现代史上,天地会就是这样一种历史记忆。熟知中国近代史的人们与那些熟读武侠小说的人们一样,对这个秘密会社深信不疑。人们可以在近代史上举出许多例证,证明天地会的存在:太平天国时期的小刀会,孙中山曾加入的洪门,同盟会成员在萍浏醴地区发动起义时所借助的哥老会等等。这些人相信,小刀会、洪门和哥老会这样的会社组织不但真实存在于历史,并且因具有类似的创会神话、入会仪式、创立宗旨和组织原则,是天地会的分支或变体。

然而,真的有一个“反清复明”的天地会吗?如果有,这个秘密的会社为何在历史上如此的神秘?我们遍寻史料,却无法准确找到它的起源;可以注意到它的分支,却不清楚分部与总部之间的联系;它以“反清复明”为口号,却似乎只对中下层民众有吸引力,那些懂得“华夷之辨”道理的士大夫们竟从来都不知道有这样一种组织,就连作为打击对象之一的乾隆皇帝也是在台湾林爽文以“天地会”为名起义后,才知道“天地会”的存在。自古以来恐怕从未有组织能做到如此神秘:它隐藏在迷雾之中,像一个徘徊在神州大地上的幽灵,遥控普天下的会众,不时对当局统治者制造颠覆、恐慌和破坏。

天地会是什么?它在哪里?它的组织形态是怎样的?这些曾困扰着满人君王、帝国官僚以及殖民地官员的问题,如今徘徊在学者的脑中,成为一个悬而未决的谜题。本期外刊扫描所选取的两篇文章借助历史学与人类学的分析方法,将秘密会社放回到产生它的社会情境中,回答以上问题。在读完本文之后,或许你会发现,那个“反清复明”的天地会,离我们的生活可能并不遥远。

杜琪峰导演电影《黑社会》海报,电影中的“和联胜”隐喻洪门。

1

符咒与信仰:作为民间信仰的天地会

整理自:The Heaven and Earth Society as Popular Religion, The Journal of Asian Studies, Vol. 54, No. 4 (Nov., 1995), pp. 1023-1046

作者:David Ownby (王大为)

无论是在清朝还是民国时代,也无论是在中国本土还是海外殖民地,天地会都因长期从事反当局的暴力、犯罪活动而被认为是犯罪组织。学者与官员们在很长一段那时间内关注于天地会的暴力活动,他们试图为这些活动寻找动机与理论依据,然而却忽视了早期天地会最重要的要素——宗教。这种关注点上的缺失,致使他们对底层群众参与天地会的动机解释不足。贫苦而卑微的底层人民为何甘冒生命危险参加反政府的天地会?在一个识字率不高的年代,他们真的了解什么叫做“反清复明”吗?这些曾被认为是理所应当的问题,如今又有了重新检讨的必要。加拿大麦吉尔大学教授王大为(David Ownby)从宗教的角度出发,以江西东部、福建西部地区的早期天地会活动为例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在《作为民间信仰的天地会》(The Heaven and Earth Society as Popular Religion)一文中,他认为:天地会应被当做民间信仰看待,它对底层边缘人群的吸引力与其说是一种“反清复明”的信念,不如说是一种可以操控超自然力量的保证。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