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拜见宫主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张锋:特朗普的外交变革与中国周边外交抉择

文|张锋

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国际关系学系研究员

美国新总统特朗普在1月20日就职前曾威胁要与中国打贸易战、重新谈判作为两岸关系与中美关系基石的“一个中国”原则、批评中国在南沙的岛礁建设并要求中国就朝鲜核武计划向平壤施压。从其就任后两周的表现来看,特朗普在这四个方面推出强硬对华政策的可能性不低。

从放弃奥巴马时期达成的《跨太平洋贸易伙伴协定》(TPP)到下令建造美国与墨西哥的边境墙再到宣布移民禁令,特朗普正在一一兑现其选战诺言。他主导下的美国外交将对中美关系和中国外交造成什么样的冲击和挑战?挑战的背后有没有机遇?

特朗普外交的历史性变革

思考特朗普时期的中美关系,需要跳出中美双边关系本身,而从更广泛与深刻的美国外交传统以及地区与全球秩序变迁的历史大势中去审时度势。特氏外交在美国外交史上是革命性的,是对美国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外交传统的颠覆。

美国外交自二战时期的罗斯福总统以来,一直强调美国需要领导一个“开放、自由的国际秩序”,因为美国精英认为这样一个国际秩序符合美国利益。这一秩序有三大核心的机制与意识形态支柱:遍布全球的军事同盟体系,自由开放的国际贸易制度,以及建立在“美国例外论”之上的推广美式人权与民主政治制度的冲动。

特朗普外交的历史性变革,在于他想否定这已运行了70年的国际秩序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因此,他对美国军事同盟体系的价值表示怀疑。在欧洲,他批评北约已经过时;在亚洲,他嫌日韩等盟友承担的义务不够。他更是公开藐视基于自由贸易原则之上的多边贸易协定,不排除会让美国退出世界贸易组织。他对在海外保护人权和推广民主没有兴趣。他信奉的教条不是基于所谓“山巅之城”的美国例外论,而是从多年从商经验中总结出的谈判与交易的谋略。

特氏外交的一大特点是美国民族主义与单边主义的结合。这导致他的单边主义与发动伊拉克战争的小布什政府的单边主义有一个根本区别:在新保守主义的鼓吹下,小布什不仅要维护美国的世界领导权,还不惜通过军事手段加强这一领导权;特朗普对领导权这一抽象概念提不起兴趣,他所在意的只是如何从每一笔交易中获得实实在在的好处。从目前的迹象看,特氏外交的核心可以概括为“重交易、轻秩序、缺原则”。

交易式外交只有策略,没有战略。特朗普的外交团队,除了国防部长马蒂斯,基本上没有深邃的外交与国家安全战略思维。这是一个典型的美式商业公司行政总裁组成的团队。他们善于商场环境下的谈判与交易,但缺乏长远的、全局性的战略眼光。这一“总裁团队”的优点是政策执行力强,缺点是政策的合理性与可持续性弱。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