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小济公2

手机搜狐

SOHU.COM

一半是烟花,一半是海水,中粮实质性进入战略迷茫期

海水之上的烟花是这样美丽。2016年,中国进入经济新常态,全球粮油市场低迷。作为中国粮油行业的龙头企业,中粮集团逆市增长,实现利润总额61.5亿元,同比增长79%,超额完成50.5亿元的预算,集团整体管理水平及盈利能力大幅提升、全年预算指标超额完成,实现了“十三五”的良好开局。

烟花之下海水沉默。曾经的央企改革标杆公司中粮集团已经进入战略迷茫期。前任董事长宁高宁布局在商业品牌大潮的弄潮儿,或调离、或下沉,正逐渐一批批搁浅在沙滩上。

显而易见的是去年中粮入股的蒙牛乳业总裁孙伊萍离职,主因是宁高宁离职而去了另外一个央企,孙作为宁系高管,离职是一种可以理解的选择。在她那个岗位上,没有开明人士的支持,所能调动的资源就少,做事束手束脚,最终会一事无成。另外,中粮集团品牌运作一些人员,感受到无所事事,有些已经请求下到分公司具体业务部门。

中粮官方表述如下,2016年,中粮集团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试点改革总体方案出台,目标是改组成为国有资本投资公司,管理模式从管资本、资产向管资本转型,生产运营商业模式向专业化公司转型,企业定位向承担国家粮食和食品安全的功能转型,发展模式向内涵式提质增效转型,将中粮集团打造成国际大粮商。

按照“集团总部资本层-专业化公司资产层-生产单位执行层”三级架构,中粮集团瘦身健体,压缩管理层级,构建“小总部、大产业”体系。依据精简高效原则,中粮集团将职能部门从13个压缩到7个,人员从610人调整至240人之内。依据业务聚焦原则,中粮集团以核心产品为主线推进整合组建了18个专业化公司,并将用人权、资产配置权、生产和研发创新权、考核评价权及薪酬分配权5大类关键权力全部下放,使其真正成为依法自主经营、自负盈亏、自担风险的市场主体。

冰山一角,都指向一件大趋势。在当前“不做事才能不犯错”的官方主流思维模式之下,前任董事长宁高宁耗费十年推行的全产业链战略之最重要的消费终端环节,正在风化、枯萎,失去来自最上层的洪荒之力,也没了底层的过去活力。甚至于在超市,都可以明显感受到中粮食用油的促销。中粮的另一个电商“我买网”,无论好坏,都没有了消息。这个行业,没有消息是最坏消息。

显然,开明的做事积极分子,成遍成遍地随着宁氏而起,那是一个野花盛开的年代。2016年之后,又将随着宁氏离职而调零。这些都是被掩藏的海水之下的东西。

几乎与此同时,世界变化洪流在汹涌咆哮,仿佛要将中粮吞噬。过去,宁高宁的宏伟目标是前端有消费品牌拉动,后端有全球范围米面油、肉蛋奶的控制力、资源调配能力,最终产业上下游协调发力,实现品牌溢价,资产增值。打造成央企中粮。不管成不成,这条思路是宏阔的,商业上是可以讲通的。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