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无法拥抱你

手机搜狐

SOHU.COM

话题 | 咨询行业正面临的巨变

最近看了几篇谈及咨询业未来的文章。包括《澳洲金融评论》的“淘宝模式挑战麦肯锡”、《哈佛商业评论》的“颠覆中的咨询业”、“把产品融入服务”和Forrester的报告“咨询业2020-数字化如何改变业务模式、服务以及咨询公司的战略”。这几篇文章中都提及了许多咨询业发展趋势的内容,结合这个时代的特点,有几点颇为值得关注。

1

平台型咨询公司——咨询公司还是交易平台

滴滴的出现匹配了出行的需求和车辆的供给。现在一些平台型咨询公司也纷纷出现,匹配企业的需求和能够提供咨询服务的个体。

澳洲的InternalConsulting Group(ICG)就是其中之一。ICG成立于2012年,创始人是博思艾伦(BoozAllan Hamilton)前合伙人David Moloney。David此前还担任过奥纬咨询(OliverWyman)的主管合伙人。

ICG为咨询师和业务需求之间搭建了一个桥梁,独立的咨询顾问可以在这个平台上组建自己的“战队”来响应客户的需求,或通过ICG的交易平台销售自己拥有知识产权的“产品”。许多ICG的会员将其当做自己直销渠道的补充。目前,ICG对达成的交易收取10%的佣金。

另外一家平台型公司叫做Expert360。这个公司更偏重采用“算法”来匹配客户的需求和咨询师。与ICG组建战队和人工匹配不同的是,Exerpt360的匹配主要依靠数据和计算机自动完成。Expert360收取15%的佣金。

这些平台型公司是否对麦肯锡、波士顿、贝恩或“四大”构成挑战?在采访中,波士顿咨询澳洲和新西兰老板Andrew Clark否认这是对传统咨询模式的挑战,他认为这些平台公司仅仅是“一群独立顾问的聚合”。麦肯锡澳洲老板John Lydon虽然没有直接评价,但提及了自己McKinsey Solutions。毕马威全球战略负责人MargaretCowle也认为这些平台公司“不过是一种人员派遣,而不是解决方案”。德勤首席战略官John Meacock也称,客户会使用这些平台公司解决一些持续性、简单的问题。“要是有大而复杂的难题,客户还是会来找我们”。

在零售和运输等传统行业,技术变革成就了京东、阿里和滴滴这样的大平台,将供需用一种更优化的方式进行资源配置。在知识密集型的咨询领域,平台的一方是具有专业能力的人,一方是对专业服务有需求的企业,人的能力千差万别,而专业服务的类型也纷繁多样,匹配不难,但对于平台而言,进入的门槛并不高,做强做优做大并不容易。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