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法医秦明

手机搜狐

SOHU.COM

国有企业改革无奈空转

●作者:全军/立尔咨询首席顾问

注:本文为作者原创,转载须注名作者名称与职位,否则追究其法律责任;欢迎转发朋友圈

提起国企改革,估计好多人恨不得找个砖家踢两脚,呵呵,哥建议您踢郎咸平教授,他2004在复旦大学的演讲《在国退民进的饕餮大餐中狂欢》,给李荣融的国资委施加空前压力,夭折了上轮国企改革,让我们今天不得不从头再来。刘欢说的。

哥从本科工业管理专业开始就与国企改革这事扯了半辈子。从党委负责制到厂长负责制,从承包经营责任制到“砸三铁”,直到15年前开始的“国退民进”和今天的“国进民退”。红了郎咸平、苦了顾雏军、害了老职工。一批研究管理学的砖家被骂成了饭桶。哥只想说,真不是我们无能,也不是鬼子强大,是人性太贪婪!

从国资委不停换帅,到不久前吴敬琏老爷子再次善意的提示警惕国企改革在空转。这事耗尽了几代总理的白发。空转的意思是上面不停发文件,下面不停学文件,各级人员不停编文件,最后制造出一个空转的改革方案。众人皆晕。

这一轮国企改革的主基调是混合改革,简称“混改”。可不是混蛋改革。本意是试图在狼窝里引入另一头狼,让两个狼一个盯住另一个,美其名曰实现监督和制衡,减少“内部人控制”,防止权力寻租(Rent-seeking)。问题是,如果引入的狼是母狼,两个恋爱了怎么办?送红包吗?

哥非常不愿意但却肯定的判定,这次国企的混改也是一场无奈的空转!!!哥知道这么说很多人会肝上火,因为你们确实付出了艰辛的探索和研究,不想空蹉跎。无奈约束边界太多,龙颜深不可测,相爷的胡须也不敢摸,如何才能不辱使命,实在难、难、难。哥只能说理解、理解、理解。

哥在中外著名企业混过,世界上好的商学院从亚洲到欧洲到北美都领教过,最后膜拜了哈佛商学院,所以哥其实也苦。要说对管理学不熟悉,您小看哥了。 重要的是,哥还有位卑未敢忘忧国的情怀,这可不是王石同学教的,是哥抄的,呵呵!哥说的都是良心话,虽然又重又痛,忍辱负重吧,吃的就是这碗面呀!

1

大多数目前的国企改革措施都是被历史证明难持久的

当前的混改措施重点是引入大股东,实现权力制衡,并在董事会决策前加入了党委把关的程序。 哥很遗憾的说,在1990年前后的管理学教课书上充满了党委负责制还是厂长负责制的讨论,两者都退出了舞台。效果有,小!历史不会撒谎。

今天的国企垄断的影响力大大超过了计划经济。对这些巨兽的改革不是简单引入一个大股东能解决的。他们能吞噬降服任何一个外来的力量。看看所谓“华润系”、“中信系”。。。他们已经不是简单的经济体,而是经济、金融、政治和社会关系的集合体。单一力量已经不能抗衡。一旦他们变成市场的搅局者,会翻江倒海,无数中产变贫民。所以,哥认为不管我们混还是不混,都要认真研讨,严密推演、仔细定夺。不能避重就轻,隔靴挠痒。更不能为了政治正确犯经济错误。企业不赚钱,好大一场空!

精选